书荒啦文学网 > 九真九阳 > 第三十三章 鹤仙子传法,踏入肉胎境

第三十三章 鹤仙子传法,踏入肉胎境

readx();    受了剧毒!
  
      害得主人受伤,又失去了法宝?
  
      白鹤也只有慢慢等死的份。
  
      苏方升起同情:“难道兽灵洞那些师兄,没想办法给你解毒?”
  
      “人类哪有这般好?”
  
      鹤仙子见苏方并未离开,依然开始准备给他梳理羽毛,似乎敌意也消失一些:“他们知道我犯了大错,再也得不到上位者照看,故让我在这里自生自灭,而且我中的毒来自另一头凶兽,要解毒必须抓到那凶兽,还要花精力配制配方,别说我一个在你们人类眼中的畜生,就是你们人类自己受了这种剧毒,也只有等死一个下场!”
  
      “我先帮你洗洗伤口!”
  
      “算了,沾上这种兽毒你也会死!”
  
      “是吗?”
  
      苏方吓得立即退后一步,沾上毒也要中毒?
  
      那他小命岂不是说没也就没了?怪不得没人搭理这只白鹤。
  
      白鹤见到苏方一步步退后,又怀着恨意,且失望地低下头,用翅膀把伤口遮盖。
  
      苏方来到洞口,忽然又止步了,不知为何,他见不得这白鹤死去,尤其它还是一个小孩子,就这么让她白白死去?
  
      “你回来作甚?”苏方箭步来到白鹤旁边,令鹤仙子冷冷喝道。
  
      苏方凝视腐烂伤口好一阵,压低声线:“我想我有办法给你解毒!”
  
      “你?一个食气十重的蝼蚁?别说食气境,就是肉胎境也对付不了这兽毒,你心意我领了,我不像你们人类那般冷漠绝情,不想看着你沾染兽毒,速速离去!”
  
      “我真有办法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有完没完?”
  
      鹤仙子不耐烦的使着性子,还真是一个小女孩该有的脾气。
  
      苏方目光无比真诚:“你就让我试试,且我也不会沾染兽毒,就算沾染上了,只算我自己倒霉,怎么样?你不是试试,那只能这样等死!”
  
      “随你便!”鹤仙子看来没多少力气,懒得再理会苏方。
  
      “嘶嘶!”
  
      将手掌放在鹤仙子腐烂伤口上时,两只蛊虫被一股灵气逼出,从掌心钻出,然后落在了鹤仙子伤口上。
  
      鹤仙子大惊:“这…蛊虫,你居然有蛊虫!!!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所有我有办法给你解毒,你现在信了吧?但你千万、千万别对外人提到蛊虫,否则我就有大麻烦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我当然不会说了,我虽然是小孩,却不是笨蛋啊!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放松,我释放灵气出来,进入你伤口之内,控制蛊虫来吸毒!”苏方准备开始控制蛊虫。
  
      “不!”
  
      鹤仙子一下子将翅膀移开,如同美女挥臂:“我自己可以控制蛊虫!”
  
      “难道你…你也拥有灵气?”苏方一怔。
  
      鹤仙子得意扬起头颅:“当然了,我可不是一般的兽类,我是从妖性蜕变而来的灵兽,你不要告诉外人,其实我跟随主人身边时,曾暗暗偷学许多功法,并在暗中修行一些适合我的功法,所以我体内拥有不比人类少的灵力!”
  
      这打破苏方对兽类的了解:“你还会修行啊?这有什么不能说的!”
  
  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在天门府,功法有多重要,你们这些可怜弟子都无法随意修行气功,那我一个坐骑,还能偷修气功吗?若是被人发现,我还不被给他们拔了羽毛,炖汤喝?”
  
      “也是,那你自己来,我将这洞府给你收拾下,好歹有个新环境!”
  
      既然鹤仙子可以自己控制蛊虫,苏方便放心地开始打量洞府,毕竟他任务还很重,还有好些洞府要搭理。
  
      他可不想有任何把柄落在外人手中。
  
  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苏方就将鹤仙子洞府打扫干净,见她还在运功解毒,便挑着东西离开,继续打扫下一个洞府。
  
      忙了整整一个白天,到了晚上苏方又清理出三处洞府。
  
      累得够呛,又没有壮骨丹服用,途中他还见到张狂等人,没事在山中晃悠,好不清闲。
  
      苏方又去兽灵殿拿来许多灵草,给每一头坐骑抱去一部分。
  
      直到半夜,他才忙完并抱着一捆灵草来到鹤仙子洞府。
  
      见鹤仙子释放一层灵光,包裹着伤口,苏方将她惊为天人,兽类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手段:“给你带的,吃点吧!”
  
      鹤仙子真饿坏了,一会功夫就将灵草吃光:“话说你一个啥都不是的普通弟子,为何能拥有大人物才能有的蛊虫?”
  
      苏方想到了杨一真,想到与他当空赏月的一幕:“这是我师傅留给我的,说是对我有大作用,果然帮过度过好几次大难!”
  
      鹤仙子又问:“那你师傅很厉害啊,可能拥有洞主的实力,那你为何不跟着他修行?跑来天门府低三下四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其实我也想跟着师父修行,但我爹在十几年前来到这天门府,再也没有消息,我要找到我爹,将他带回去,哪怕是找到骸骨要让他魂归故里,与我娘亲葬在一起…不是为了这个,我也不会在这里!”
  
      “原来你还是个孝子,在这修士世界,你真是个特殊的人类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伤好点没?”
  
      “兽毒吸收了十分之一,好在是阻止兽毒向体内继续蔓延,估计还得花一个月才能将兽毒化解!”
  
      “哦,这是好消息,看来蛊虫的确大有用处!”
  
      得知鹤仙子情况,苏方也露出了笑容,来到一旁躺下,看着洞外的美景与星光,终于能安静一会。
  
      鹤仙子问道:“我叫‘白灵’,你叫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白灵。
  
      这个名字真是为鹤仙子量身而定。
  
      苏方微笑道:“苏方,飞羽部弟子,正在想办法掌握灵纹,然后踏入肉胎境,再一步步强大,我就可以去名录殿寻找关于我爹的线索!”
  
      白灵又道:“你也是个人才,你要掌握灵纹,我可以帮你!”
  
      “你可以帮我?”苏方一屁股坐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我不是告诉过你吗?我以前偷学了不少气功,灵纹只是小菜一碟,你听好了我将心法口诀传给你!”
  
      夜色下,苏方勾着脑袋,而鹤仙子悄悄在旁白说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我得好好谢谢你,这可是我的仙缘,让我可以在短时间踏入肉胎境!!!”
  
      半柱香后,只见苏方满心激动,恨不得把鹤仙子抱在怀里。
  
      “因你的蛊虫,等于救了我的性命,而我刚好能帮上你,以后啊,等你掌握了灵力,我再偷偷找你,传授你一些粗浅法术,但蛊虫你得暂时借我一个月时间!”
  
      “没问题,我也没想在你兽毒未解时取走蛊虫!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们可得保密,以后在这天门府,你我就是朋友,谁也不能出卖谁,否则都没有好下场!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这般谨慎?”
  
      白灵声线立即刺耳:“哪能不谨慎,你对天门府,对修士世界根本不了解,像你这种食气境、肉胎境弟子,都是炮灰,天门府培养你们,收你们为弟子,是将你们培养成天门府士兵,为天门圣皇效力,一统这片疆土,如果你没有用处,天门府就会无情将你赶出去,而弟子之间也是尔虞我诈,勾心斗角,多少修士是惨死在最信任的朋友手中,说这些你暂时也不会明白,你慢慢就会明白了,我的下场是你亲眼看到的,我为了主人当牛做马,可一个不小心,还不是被贬在这里等死!”
  
      此番话令苏方心中阵阵刮寒:“可我家族长辈没说过这些!”
  
      白灵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:“那些食气境都是凡人,对天门府来说不值一提,除非是你这种达到食气境巅峰的凡人,食气境修士只站在天门府最底层,哪知道天门府的事情,你别把天门府想的高大上,里面水很深,好在兽类比你们人类寿命长太多,让我对天门府大概都能知道一些!”
  
      苏方开始沉默,又躺在地上,看似发呆。
  
      其实是在仔细回味白灵这番话,重新看看他所认识的天门府。
  
      陌生!
  
      直到黎明到来,他最终只得出这两个字。
  
      苏方一大早又去打扫其他洞府,甘愿为那些同门弟子任劳任怨,他们从始至终也没有来主动过问过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,让他一个人将所有洞府给打扫干净。
  
      到了夜晚,他就陪着鹤仙子白灵,独自修行灵纹心法,而鹤仙子也成了他的导师,朋友,指点他方方面面的修行。
  
      一人一兽成了无话不说的挚友。
  
      眼看十天就要到了。
  
      最后一天晚上。
  
      “你脑子别一根筋啊!”
  
      苏方全身涌出不少灵气,他双手一阵阵抓出一圈灵光,灵光之中出现了一些线条灵光,而白灵在一旁担心的叫唤。
  
      呼呼!
  
      鹤仙子还真不客气,如同一个老大人喝斥苏方。
  
      忽然,双手间的灵气瞬时化为一道道灵纹,随着苏方不断释放,周围灵气也涌成一根根灵纹。
  
      而他释放的气势,形成了十层,代表着食气十重的修为。
  
      “你现在掌握了灵纹,就要在丹田凝结更多灵纹,并以灵纹方式运行,就会在你丹田形成一个灵气球,那就是气海了!”
  
      鹤仙子是个急性子,比苏方还着急。
  
      后者立即将灵纹吸入掌心,又运气来到丹田,在丹田之中凝结更多灵纹,然后惊奇一幕发生了,灵纹越多,灵纹就如同鲜血一样在他奇经八脉以周天方式运行。
  
      不是灵气,而是无数道灵纹。
  
      当圆形数个周天之后,丹田之中竟然主动形成一团灵纹能量。
  
      气海!
  
      这就是气海!
  
      灵纹仿佛有一种无形吸力,将所有灵纹吸入丹田,并将灵气吸入灵纹之中,交织而成气海。
  
      到了后半夜,苏方松了口气:“其实凝结气海并不难,难就难在没有掌握灵纹心法!”
  
      “天门府就是靠气功掌控所有修士,不然谁会愿意甘心为它效命?”鹤仙子娇蛮的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嘭!”
  
      这一刹那,在气海凝结的同时,苏方按照突破肉胎境的法门,如同修炼百窍血脉,立即释放体内全身能量。
  
      能量顿时冲击全身,令他皮肤又出现大量的暗血。
  
  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阅读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