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九真九阳 > 第三十五章 时来运转,成了马夫?

第三十五章 时来运转,成了马夫?

    混元圣镜太奇怪了,得到它到现在都无法感应。
  
      可这紫芒却时时刻刻在吸收能量,如今还可直接从灵石之中,偷偷吸收灵气,帮助他塑造灵根,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事。
  
      结果就这样落在他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心里美滋滋的,继续佯装修炼灵根,实则一直在用右手吸收灵石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“连师兄他们回来了!!!”
  
      听力达到耳闻蚁穴地步的苏方,忽听外面有了动静。
  
      连战?
  
      他也好奇离开阵法,莫不是连战抓到了坤地魔?
  
      刚来到外面空间,便见到所有人围在周围,打量连战、乎卢奇、陆丰三人,在连战后面还站着二十多人,他们看样子很疲惫,来到这修行殿才逐渐恢复正常。
  
      “诸位,这次又给坤地魔跑了,不过我们抓到了‘地甲妖兽’!”
  
      连战三人走向中央阵法,立即进入一座专门禁锢凶怪野兽的阵法。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众人见他在腰间一拍,从那黑色布袋之中飞出一道妖光。
  
      “乾坤袋…”盯着那黑色布袋,苏方多想拥有那么一个袋子。
  
      看似普通,但这却是一件法宝,还是最常用的宝物,是修士用来存储物品的法宝,名为乾坤袋,只有教承秋冷姬才拥有。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妖光跃出,一头长满灰色鳞甲、两丈多长的巨怪轰然砸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地甲妖兽!
  
      这妖兽鳞甲很是锋利,且爪子也如同枪刃无比锋利,它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嘴巴,嘴巴细长如同鸭嘴差不多。
  
      它被一条金色绳子所缠住,这条金绳对苏方也并不陌生,当初罗中云镇压炎火双尾鬃时施展过,似乎专门用来禁锢妖兽。
  
      连战转身看向所有人:“教承大人这次也是下了决心要抓住坤地魔,给了我们这么多法宝,但还是让那坤地魔给跑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地甲妖兽如何处理?”乎卢奇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得看教承大人如何安排,我们修行殿用来修行的妖兽数量也不少!”连战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教承大人!”
  
      哪知一道银甲人影闪现而来,令一部分苗子惊慌失措。
  
      果然是秋冷姬!
  
      众人立马行礼:“拜见教承大人!”
  
      秋冷姬依旧如同苏方第一次见到那般孤傲冷艳,那一身银甲也不知道是何等法宝,必然是超过了仙棘甲,秋冷姬本来就艳美丽人,加上这一身银甲铠甲,令她身上又多了一份男子才有的霸气。
  
      既美艳又实力强大,这种女子人人见到都会心生惧意。
  
      她凝视连战:“有没有掌握坤地魔的踪迹?”
  
      连战当即抱拳:“我们只与坤地魔遭遇了一回,这家伙太会遁地了,等我们翻个底朝天,结果揪出这头地甲妖兽!”
  
      “下次本座要亲自出马,不然坤地魔这样闹腾下去,不知有多少人惨死!”
  
      秋冷姬说完独自沉默了一刻,在这段时间里,所有人都低着头,秋冷姬忽然看向站在人群边沿的苏方:“你过来!”
  
      “我?”
  
      这令苏方诧然,为何秋冷姬会找上自己?
  
      “还有上一次去兽灵洞的弟子!”秋冷姬又是一喝。
  
      张狂与另外八个弟子急忙站出来,都瑟瑟发抖,看来极为不安,他们猜不透为何秋冷姬还会在乎这些小事。
  
      就连陆丰、乎卢奇、连战也觉得阵阵意外。
  
      其他苗子站在周围再也不敢随便动一下,像韩立、李素青、张瑜这些肉胎境高手,也都弓着身。
  
      秋冷姬目光透着谁也摸不透的深邃:“刚才本座得到从兽灵殿传来的消息,说是这次我飞羽部将兽灵洞打扫的额外干净,又将每一头坐骑洗的干干净净,喂得身强力壮,因此本座觉得应该表扬你们!”
  
      哗!
  
      众人一听,顿时眉飞色。
  
      秋冷姬目光落在几人身上:“你们为我飞羽部争了口气,赏赐自然不会少,本座准备赏赐你们一人一颗达到肉胎一重品质的活络丹,但本座又听说,你们之中有人偷懒?”
  
      一名弟子顿时指着苏方:“大人,是苏方偷懒,我们辛辛苦苦打扫一座座洞府,可他整天睡大觉,最后一天我们都回来了,他却慢吞吞睡了大懒觉回来!”
  
      “那十天我们个个都很认真,就他心不在焉,也不听指挥,说是去打扫洞府,却是在偷懒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都努力完成工作,苏方偷奸耍滑,结果回来还被责罚了!”
  
      张狂等人趁机纷纷指责苏方,而他们一个个显得理直气壮。
  
      苏方却并未站出来辩解,一张嘴怎么说的过这么多张嘴?
  
      再者他已受过责罚,至于奖励就算了,只要别再受罚,那这个闷亏他只能硬是吞进肚子里。
  
      “苏方,莫非因你是本座领来的,你就偷懒?难道你也不为自己辩解?”所有目光唰唰落在苏方身上,秋冷姬也淡淡地问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苏方施礼:“弟子已受过责罚,以后弟子会更加用心修行!”
  
      此话一出,张狂那些人都露出得意笑容,也松了口气,看来一个个也担心苏方不服气,把实情道出来。
  
      秋冷姬依旧如常地说:“但本座得到的说法可不一样,兽灵殿那些人说了,有很多坐骑都表明只有一个人尽心尽力为它们清洗粪便,打扫洞府,梳理毛发,而这个人为何却说就是你苏方?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”苏方听得心中更加毛毛不安,这秋冷姬到底究竟在打什么算盘?
  
      “本座喜欢老实干活的人,不喜欢那些耍小聪明的人,现在就给你们一个机会,本座不想冤枉人,更加不想将丹药赏给不该赏的小人!”
  
      此时秋冷姬的目光如同一道目光闪电,扫过张狂等人,唯有苏方依旧没有任何动容:“你们不交代,那本座只有请兽灵殿弟子过来当众说个明明白白,到时那就不是责罚,而是直接砍掉脑袋!”
  
      砰砰!
  
      此话太有威力,只见除了苏方,张狂等人同时吓得跪下,个个头冒冷汗,面色苍白,心跳如同闷雷在扑打。
  
      如同过街老鼠恨不得马上钻个洞钻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几人胆子也太大了,公然合起伙来冤枉苏方,令他在修行殿外跪了一个月,如今听说有赏赐了,又要强夺属于苏方的功劳,乎卢奇!”
  
      “在!”
  
      随着乎卢奇站出来,秋冷姬目光如电:“每个人掌嘴一百下,记得掌掌见血,这次不悔改,那下次就直接赶出天门府,或是砍头!”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只见乎卢奇右手一抓,一股灵纹顺势以右侧从张狂开始,同时轰在他们脸上,这一掌就令一个个喷出鲜血,但谁也不敢喊一个字。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这次乎卢奇从左侧开始,又一巴掌扇回来,结果打掉几颗牙齿。
  
      秋冷姬当众抓出一颗白乳色的仙丹:“苏方无怨无悔,把自己分内工作做好,将一头头坐骑养得肥肥胖胖,实在为我飞羽部争了口气,这颗活络丹就赏赐给你,还有从今天开始,你就专门负责照顾本座的紫铃独角驹!”
  
      “那不是成了马夫…”不但得到了仙丹,从此以后还专门为秋冷姬照顾坐骑,这简直如同做梦一样。
  
      给秋冷姬照顾坐骑意味着什么?从此以后就是时时刻刻跟随在她左右的人物,即便是个马夫,那谁还敢得罪他?
  
      乎卢奇来到苏方旁边:“还不接受大人的赏赐?”
  
      “多谢大人!”他连忙激动地将活络丹接下。
  
      陆丰扯着嗓子,大声呼道:“教承大人向来律法严明,希望大家以后别在有投机取巧的心思,好好成为我飞羽部的精英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收拾好东西就来飞羽殿!”
  
      秋冷姬满意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恭送教承大人!”
  
      众人急忙躬身。
  
      啪啪!
  
      而地上张狂等人,不知被扇了多少耳光,一个个肿得如猪头。
  
      “活该,这是你们自己作死,怪得了何人?”
  
      告别连战、乎卢奇与陆丰,苏方冷漠地离开了修行殿。
  
      回到洞府将东西收拾好,至于藏在附近的宝物也给取出来,立即上山峰登去,当快来到山巅之际,立即见到了一座比修行殿还大一倍,气势巍峨的金宫。
  
      苏方立即把宝物偷偷藏在附近,来到金宫,便见到飞羽殿三个字在悬崖绝壁上闪烁耀眼的光芒。
  
      “想不到那些坐骑还为我说话…大概可能是鹤仙子白灵,她莫非在暗中帮助我?”
  
      疾步来到飞羽殿,苏方心中却想着到底兽灵殿那些弟子,是如何知道洞府是他一个人清理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想了想,他只想到一个解释,那就是鹤仙子。
  
      嗖!
  
      此时一道冷风从苏方后方卷过。
  
      他转身就吓得后退一步,居然一头长着翅膀的独角白马正盯着自己,这头白马近一丈高,比苏方高出太多了。
  
      不但长的高,而且也十分壮硕,白马的独角是紫色的,在脖子上系着一个紫色铃铛。
  
      如果不是他来到天门府,修行了一段时间,突兀见到这么一头长翅膀的庞然怪物,不吓晕过去就是厉害了。
  
      更令苏方惊得牙关打颤的是那怪物说话了,而且昂着头:“看什么看?卑微的小厮!”
  
      “小厮?我真是马夫了?”哭笑不得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马夫?”
  
      怪物发出少年般,雄壮有力的声音:“我是紫铃独角驹,乃是教承的坐骑,也是天门府为数不多,达到妖级的坐骑,虽是坐骑,但也只有在天门府立过功劳,或是高层才能拥有,所以你在本座面前就是小厮,以后把驹爷伺候好,会让你有好日过,不然不等教承出手,驹爷便能收拾你!”
  
      “畜生还翻天了!”
  
      紫铃独角驹太狂了。
  
      不就是一头畜生?
  
      再厉害的妖,在人类面前就是畜生。
  
      “欺负我?这畜生还不好收拾它,长着一张嘴巴,会告诉教承…难道我运气这么背?先被张狂等人欺负,现在还被一只畜生踩在头上?”
  
      还以为有好日过,结果真成了一个马夫。
  
      还是一个被畜生反过来欺负的马夫。
  
      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