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九真九阳 > 第四十六章 冷风坛主

第四十六章 冷风坛主

    到了约定时间,苏方一大早就牵着一头头坐骑,来到飞沙堡正门广场等待。
  
      秋冷姬与尤钧柯领着十几名强者稍后也来到广场,众人驾驭坐骑立即向天空飞去。
  
      从高空看向斗星沙原依旧看不到尽头,前方天空漫天黄沙,时不时有风沙龙卷,似陀螺卷过沙漠。
  
      沙漠深处还有一些未被风蚀的山头,有的地方还能见到城池遗址,看来在某个时代,这里似乎也拥有人类在此生存。
  
      一头头坐骑随着紫铃独角驹开始低空飞行,同时躲避风沙陀螺龙卷,独角驹的确是不凡坐骑,尤其是头上那根独角,恐怕不亚于法宝硬度。
  
      哗哗哗!
  
      大约半个时候,一头头坐骑倏然落地。
  
      这里是一片石头林,以前应该是山脉,逐渐被沙漠覆盖,风蚀成一个个光秃秃的独立岩石。
  
      周围可以明显见到战斗所留下的痕迹,地上还有血迹,以及不少废墟痕迹。
  
      秋冷姬带着众人进入石林深处,只见一些山石之中居然有几个洞口,看来之前是隐藏得十分隐秘,可惜被飞羽军找到洞口,现在就这样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  
      秋冷姬喝道:“三人一组,寻找巢穴内部有没有暗门,藏着珍宝!”
  
      “苏方,跟我走!”
  
      尤钧柯与一名黑甲壮汉点名苏方,三人向左侧一个洞口走去。
  
      洞口刚好容得一人进去,苏方走在最前方,尤钧柯令他在前方探路,发现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告诉他。
  
      探路?是探路不假,他总算明白为何秋冷姬要老远带他来这里,其实就让他当个替死鬼,为她麾下强者开道罢了。
  
      此时才胆战心惊已没有丝毫用处,苏方脑海里出现神秘女子所说的修者之心,以及大道争锋的经文,既然已置身逆境之中,那他只有靠自己找出一条生路来。
  
      暗暗撇了一眼后方的尤钧柯:“果然没好事等着我,如此的话,不但没有奇遇,反而有遇到陷阱的可能!”
  
      深入数十丈之后,暗道越来越宽敞,直到一个椭圆形地下地宫出现在面前,说是地宫其实这是一个天然洞穴,还比较宽阔,可见到处处都是血迹,里面到处是碎木,或是一些破碎的玉石,也有一些宝石碎片,正因如此,洞穴视线还算开阔。
  
      尤钧柯与壮汉静下来感应周围动静,当然苏方也在释放大圆满者的超凡听力,却一点发现也没有。
  
      壮汉道:“我们三人分开行动,仔细寻到每个角落,一旦有发现,立即相互通知,注意会遇到其他小组兄弟,别相互错杀!”
  
      苏方孤身一人向右前方一个暗门走去,暗门本来有玄关,可惜早被人破坏,由此可见这沙匪巢穴,之前就被攻入这里的飞羽军,已经大肆寻找过一番,如果这暗门内有宝物,必然已被之前的飞羽军取走。
  
      也没抱着其他心思,现在只想着不要催动机关才好,否则以他修为难以活下来。
  
      深入一会儿,就见到几具沙匪尸体,本想看有没有宝物,结果这些沙匪衣服都给脱的差不多了,身体已开始尸肿,哪会留下什么宝物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真遇到宝物,我才不会上缴,我又不是傻子,白白替外人卖命!”
  
      但他还是怀着好奇,翻了翻尸体,依旧没有发现,他的右手也一直没有动静。
  
      如果真有可能发现宝物,必然只有苏方有最大可能,因为他有神奇的右手,遇到法宝便会有反应。
  
      谁知途中又发现两条分叉暗道,我的天,这令苏方一阵犹豫,沙匪巢穴有这么多暗道,谁知道通向何处。
  
      他也留了个心眼,开始拿一些石子做下记号,至少不会迷路。
  
      “嗡!”
  
      进入第二条暗道,当经过一个普通洞穴,又深入暗道一会,右手突然有了动静,令苏方激动看向右侧,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盏油灯的灯槽。
  
      暗道有太多这样的灯槽,而除了灯槽就是岩石,他检查灯槽之后,没发现任何不同寻常之处,但右手又有反应。
  
      莫非暗道另一边有暗室?
  
      寻了寻并未发现有玄关,最后将注意力放在灯槽,用手左右转了转,可惜无法动一下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有根灯芯?”
  
      既然有暗室,苏方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,好好打量灯槽,不放过每个角落,终于在灯槽之内见到令他皱着眉头的不解之处。
  
      原来灯槽内部有一根横卧的灯芯,从未燃烧过,他好奇地接触灯芯,灯芯只向右可以移动,便加大力度。
  
      嘎吱!
  
      哪知墙壁突然向左移动,一个暗室豁然出现在面前,而暗室尽头竟闪烁着许多珠宝的光芒。
  
      “藏宝室!!!”
  
      苏方激动地踏入暗室,直接冲向宝物,但又转身将暗门关上,忍不住好奇,大步激动地向宝光奔去,右手反应越发厉害。
  
      咔!
  
      右手忽然催动半空什么东西,一下子挣断,似乎是一根银丝。
  
      嗤嗤!
  
      不好,触动了机关!
  
      苏方见到两截银丝闪过,便知道给自己招来了大麻烦。
  
      一阵怪异声音随之爆发,他感觉大腿两侧传来似针扎一样的麻痛感,急忙一看,十几根细针扎在腿上,且开始发热发痛。
  
      “毒针,是毒针!”
  
      感觉到异常痛苦,脸上已满是冷汗,急忙盘坐,催动体内三只蛊虫趴下大腿两侧,且用手小心翼翼将一根根毒针拔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伤口已开始发黑,发暗,还厉害的剧毒。
  
      “师父,你又救了我一次!”
  
      蛊虫发挥出了奇效,就在剧毒蔓延的同时,突然阵痛在消失,灼热也褪去,蛊虫大口吸收着剧毒部位所有毒血。
  
      因此感觉渐渐消失,蛊虫真是好宝贝,人类惧怕剧毒,但是蛊虫偏偏喜欢剧毒,也多亏了三只蛊虫,否则当年他无法顺利登上天门。
  
      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杨一真那飘渺的身影,令苏方感觉到阵阵欣慰,而恐惧也立即消失,脑海只有刚猛精进、勇往直前的决心。
  
      等了半个时辰,他便站起来毅然向前方走去,已看见大量的黄金、宝石,这次他很小心,细细观察有没有机关,果然又发现了几根隐藏在半空的银线,绕过银线终于来到密室中央,大量宝物堆满了一地。
  
      而密室两侧还有两条暗道,不知道通往何处。
  
      “珍珠、宝石、黄金、玉石…这些宝物我拿了也带不走,没有实用之地,如果我有自己的空空袋,倒是可以拿回去给伯父,这可是一笔惊人的财富!”
  
      苏方摇摇头一叹,看着金银珍宝,无奈地放弃,然后以右手继续感应,前方一个墙面,忽然令右手反应越来越惊人。
  
      墙面有一副怪异的凶兽壁画,而壁画后面应该有宝物,就如当年在吴家宝库内部的画像后面,他就发现了宝物。
  
      找了找终于发现凶兽笔画上的额头有一颗红点,仔细摸了摸是一颗珠子,就珍珠这么大,微微地用力将指甲按下去。
  
      咔咔!
  
      壁画突然向外退开,如有人在内面推门,豁然就打开了,果然一个小小的纵向正方形暗格出现了,里面没有什么盒子,只有一个…空空袋。
  
      右手遇到空空袋就发出强烈反应,空空袋就是法宝,右手自然会有感应。
  
      小心拿出空空袋,发现袋子非常软,品质比他腰间的空空袋高出不止一个档次:“竟是一个空空袋,这里面不知道是空的,还是有宝物…藏的如此缜密,不可能是空的!”
  
      有种预感,他今天会有重大收获。
  
      “要打开空空袋并不容易,等回去找白灵帮忙,现在都把空空袋藏好,赶紧离开这个密室,当做没发现这暗室!”
  
      心机一动,他开始想到如何脱身。
  
      就是把空空袋藏好,摸了摸这袋子如此丝滑,便脱掉鞋子,将空空袋铺在鞋垫子下面,然后再穿上,虽然有点紧,不过这样藏起来,至少不会让人发现。
  
      “嗡!”
  
      哪知刚想离开密室,忽然从左侧一个暗道方向,令右手有了微微的反应。
  
      莫非这暗道内部也有宝物?
  
      那他今天运气不是太好了?
  
      唔!
  
      当他刚来到口子,忽然听见了呼吸声,就是面前弯弯曲曲暗道之中传来,眉头一皱,立即向进入右侧暗道,且也发现了几根银线,看来这个密室三方暗道,都精心布置下了机关。
  
      啊!
  
      苏方刚藏在右侧暗道,就听见了从左侧暗道传来了惨叫声,这是有人触发了机关,身中了毒针。
  
      “希望不是秋冷姬与尤钧柯,就是他们中了剧毒,也不可能活下来…”从黑暗阴影之中探出一只眼睛。
  
      此时,一道颤抖、绝望的男子声音响起:“坛、坛主…救、救我们!”
  
      “救你们?”
  
      另一个麻木的声音出现在暗室,然后一个黑衣人中年人出现珍宝旁边,此人身材并不壮硕,如同一个普通人,可他步伐未弄出一点动静,这是一位高手。
  
      且他见到各种宝物并不感到惊讶,似乎他就是这暗室的主人。
  
      苏方偷偷打量灰衣人:“好浓烈的杀气,此人皮肤发黑,看来是沙匪,怎么可能?这巢穴不是被飞羽军给拔掉了吗?”
  
      他冷冷地打量一侧:“本座这次丟了这处分坛,不可能还能活着回去见到老大,既然如此,本座还回去作甚?这些宝物是本座多年收集的,卷走之后离开这斗星沙原,改名易姓,随便投靠哪方大领主,都能谋个好差事!”
  
      又一个虚弱声音传来:“冷风坛主,你敢背叛老大?你找死!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老大?我冷风坛主从未当自己是个小角色,生来我就是干大事的命,我知道你们是来监视我的,然后取回‘七星追命飞剑’献给老大,所以我早就在此设下陷阱,这乃是我研制的特殊剧毒,你们化解不了!”
  
      ‘冷风坛主’说完,就向壁画方向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糟了,他所说的七星追命飞剑,应该就藏在之前我得到的空空袋里面…”想到这里,苏方急忙转身向暗道另一端逃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