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九真九阳 > 第五十九章 决赛,苏方VS陆鸣

第五十九章 决赛,苏方VS陆鸣

    “师弟,你果然厉害,明天是精英赛,我们有一天休息时间!”
  
      李素青在阵法外迎接苏方胜利回来,两人有说有笑消失在人群。
  
      飞羽道场!
  
      苏方在洞府内继续盘坐凝气,明日就是精英赛,今日十余人获胜,明天又会淘汰一些人。
  
      抓住这一天休息时间,苏方继续凝气修行,而他对自己实力非常有信心,别说释放出肉身大圆满惊人力量,就是法术斗斗法,能量比能量,在这些普通层面上,他也有信心超越所有人。
  
      蓬!
  
      到了后半夜!
  
      洞府内突然传来一道气冲之音。
  
      只见苏方长发无风而动,正从皮肤层出现大量暗色颗粒,再看看他的劲气,居然达到了十层。
  
      肉胎十重!
  
      “本来我只是微微凝气,然后服用了一颗活络丹滋养大圆满肉身,刻意压制,却还是晋升肉胎十重!”
  
      苏方没有丝毫高兴,反而是惊讶。
  
      原计划是不想让秋冷姬见到他又在短时间突破,等争锋大赛过后,才开始冲击肉胎十重,哪知不知是服用了活络丹,还是凝气关系,就这么毫无征兆突破到了肉胎十重。
  
      灵力!
  
      苏方眼瞳出现了惊喜若狂,肉胎十重意味着是什么,灵力,人人都希望的灵力。
  
      一旦有了灵力,才可以真正凝结法术,成为密道境高手,而且只有拥有灵力,他才能修行来自混元圣镜之中的‘九阳九变’。
  
      杂质还在溢出皮肤,他就忍不住凝视身体情况,感应灵气。
  
      感应之中,气海渐渐的出现,变了,气海空间不是变得更加浩瀚,而是空间小了许多。
  
      再感觉灵气,忽然间有一种难以控制的味道,似乎灵气有了重量。
  
      这下苏方笑的更加灿烂,这必然是灵气在蜕变灵力。
  
      便安静下来等待杂质完全排除体外,而且突破之气势还在冲击肉身,一次接着一次,虽然不强烈,但肉身明显涌出更多杂质。
  
      “咕噜!”
  
      忽然,他听到了隔壁有一段距离,来自紫铃洞内部的声音,是紫铃独角驹在喝水。
  
      又将意识扩散,他听见了周围蜜蜂拍打翅膀的声音,很清晰,可以数清楚拍打次数,以及其他物体发出的各种声音。
  
      耳闻蚁穴!
  
      苏方现在的肉身能力,已超过远古炼体者所拥有的能力,听力更加清晰,而视力能将洞府内任何石壁上的石纹看的一览无余。
  
      这可不是肉胎境修士拥有的能力,当然了,比如韩立、李素青那种修士,也有一定超凡的感官能力,但不及苏方的十分之一,多出的大部分,就是来自炼体大圆满拥有的特殊能力。
  
      故此他在这方面就已超过了肉胎境,比如那个陆鸣,他可以凭听力防止任何人、妖兽偷袭,可以凭视力,看破敌人的攻击步伐、路线,然后轻易将敌人打败。
  
      “突破也好,以肉胎十重获得第一名,直接向洛暮雪索要晋升密道境的资源,尤其是法术,法宝,然后也可以得到秋冷姬直接提拔,进入飞羽军,成为天门府真正的弟子,加入飞羽军修行!”
  
      又等了数个时辰,苏方也想到了突破肉胎十重带来的影响。
  
      然后身体归于平静,眼看天就要大亮,他还要赶去骆驼峰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急忙催动气海,右掌摊开,旋即出现一股赤红如云的灵气,就是一团火烧云。
  
      不,这已不是灵气,而是灵力。
  
      来自混元阳气凝结而成的灵力,比起之前的灵气,显然有大部分,在之前灵气看上去只是很飘渺的气体状体,可现在变成了清晰的云雾状态,清晰可见,用手可以触摸的到,这就是人人渴望的灵力。
  
      “怪不得法术必须需要灵力,才能完美施展,灵气能量微弱,虚无,而灵力有质感,又厚实纯净,蕴含了更多来自自然之中的气息!”
  
  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我拥有的灵根,达到何等地步?灵根,我一直用混元阳气塑造灵根,最后会成为纯阳灵根,到底有多不凡?”
  
      收起火烧云般的灵力,苏方缓缓地调整呼吸,吞噬了一颗活络丹。
  
      重新换上了一件衣服,趁着黎明到来,急忙奔向骆驼峰。
  
      等来到骆驼峰,今日人少了一些,但处处也是人头涌动。
  
      “大人,弟子昨晚吞噬了一颗活络丹,无意突破了肉胎十重!”
  
      来到主席台后方,苏方与连战等人打过招呼之后,就首先来见秋冷姬。
  
      秋冷姬一听,旋即露出了意外之色:“本座果然没看错你,能在这种关头突破肉胎十重,这次第一名是你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弟子不会让大人失望的!”
  
      他又来到五组,见到了李素青,并也与陆鸣打过招呼,但此人今天感觉冷冰冰的,不认识苏方似的。
  
      陆鸣这是要强势得到第一名,故此展现了卓然的战斗**。
  
      此时,昨日执掌比赛的男子将众人聚在一起:“经过昨天淘汰赛,你们十六人获得参加精英赛资格,今天规则有些小变化,不再是一个对一个比武,而是直接将你们分成三组,每组五到六人,同时在擂台展开比武,最后只有一人可以获胜,你们可以选择合作,也可以选择各自为战,总之只有一人可以取胜,一共决出三人,也就是前三名,参加明日第一名争夺的决赛!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”
  
      规则突然变了!
  
      众人一时间都无法接受,几个人一同比武?这是什么规矩?公平吗?
  
      而且今天直接决出前三名,明日就是决赛,争夺第一名,未免太突兀了。
  
  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显得手足无措。
  
      “柳飘然、岳成、苏方、赵海成、张卓,你们五人分为一组,进入擂台准备,其余人分成另外两组!”
  
      男子当即拿出一个个名字,竟有苏方,他没有疑惑地走向阵法,还有四位厉害高手。
  
      “这怎么比?”
  
      五人来到擂台之中,形成五角之势,一个个都有些不知道如何动手。
  
      而那男子这时在外看着,等待五人动手。
  
      大家愣了一会,这五人都是来自不同道场,比如张卓属于洪峰道场、赵海成属于紫竹道场、岳成又是大离道场!
  
      而且众人以前都未接触过,从不认识,如何联手?
  
      “咻咻!”
  
      哪知来自大离道场的岳成,以及紫竹道场的赵海成,突然释放出剑心指,而且是以灵力凝结而成,刹那间偷袭柳飘然与张卓。
  
      至于苏方,也许是名不经传,加上从不显山露水,没有成为两人偷袭的目标。
  
      “噗!”
  
      张卓与赵海成距离只有一丈远,结果他第一个倒霉,被剑心指刺中了大腿,当即就痛的失去战斗力,还被赵海成震飞。
  
      嗤!
  
      柳飘然也所料不及,被岳成剑气刺中胳膊,好在是闪躲了一下,不然剑气非要刺入他的胸膛不可。
  
      这哪是比武,简直就成了厮杀。
  
      柳飘然突然高呼:“苏师弟,你我联手对付张浩成与岳成!!!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苏方爽快地答应了,既然赵海成与岳成暗中同时偷袭,必然这两人之前就已认识,暗中结盟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一来,受了伤的柳飘然自然需要苏方帮忙,而苏方也不想太早就展现实力,还不如借柳飘然消耗两人战斗力。
  
      咻咻!
  
      岳成、赵海成主攻是柳飘然,依然在他们眼中,柳飘然是最大威胁,等收拾了柳飘然,苏方还不成了软柿子?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柳飘然陷入围攻,苏方立即催动剑心指,朝赵海成劈去。
  
      “小子,你来就是找死!”
  
      赵海成可不客气,冷瞪了苏方一眼,然后喷射气势,气势外放之外,二指剑气直接斩在苏方释放的剑气之上。
  
      “云狮吼!”
  
      哪知让人想不到的是,结果失去战斗力的张卓,似乎咽不下恶气,赵海成偷袭了他,他就要以牙还牙。
  
      突然释放所有力气,释放出云狮吼。
  
      赵海成正全力要除掉苏方,哪里料到张卓还会动手,那云狮吼咬在了他的后背。
  
      张卓累得蹲在地上,看向苏方:“苏师弟,送你一份大礼,不用谢我!”
  
      而苏方自然不会浪费如此机会,他也想不到张卓还会出手,乱,太乱了,这哪是什么比武,成了窝里斗。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轻易一掌,就拍中赵海成,他被云狮吼咬住,鲜血淋漓,哪能这么快缓过神来,而苏方出手也不轻,一掌击中他的脑门,直接将他震晕,这下他比张卓更快淘汰。
  
      “苏师弟,对付岳成!”
  
      柳飘然见到苏方解决掉了赵海成,立即向苏方求援。
  
      岳成实力很强大,连续催动剑心指,压得受了伤的柳飘然无法坚持,眼看就要落败。
  
      对于苏方而言,他也讨厌那种偷袭小人,便施展剑心指,从侧面一剑劈出,吓得岳成立即后退,躲避锋芒。
  
      “苏师弟,师兄要完全仰仗你了!”
  
      柳飘然脱困,一瘸一拐走向苏方。
  
      “好,你我联手解决他!”苏方看向岳成,担心此人又要偷袭。
  
      哪知,从一旁突然咻地一声,苏方耳根一动,左手急忙挥出。
  
      嗤!
  
      剑气顿时刺穿了苏方掌心,而他及时移开脖子,不然这一剑说不定要了他的性命。
  
      “柳飘然!”
  
      苏方麻木地看向左侧,只见柳飘然释放剑心指,居然不是对岳成出手,反而是他。
  
      “别怪我,有任何机会除掉威胁,我自然不会放过!”柳飘然阴森森的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嘭!”
  
      岳成突然一步踏来,剑气直指苏方。
  
      对于岳成来说,柳飘然、苏方都受了伤,除掉一个他的希望最大。
  
      啊!
  
      苏方左臂猛地一震,激发了肉身力量,不顾疼痛一抓,五指抓住剑气,用力一拉,巨力将柳飘然生生地给拽飞。
  
      后者失去平衡,随着他释放的剑气,不可置信地感受苏方体内传来的充沛神秘巨力。
  
      噗!
  
      刚好柳飘然挡在了面前,也挡住了岳成的剑气。
  
      岳成的剑气,凌厉地刺入柳飘然身体,苏方又扬脚一踹,将柳飘然踹出几丈之外,落地之后便不知死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