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九真九阳 > 第六十六章 抓住赤燕山的奸细

第六十六章 抓住赤燕山的奸细

    凝结阳脉并不容易,他寻得丹田上方一条经脉,通过九阳九变功法,将九阳真气涌入其中,且一次次地冲击这条经脉。
  
      可惜他修为太弱,无法完全掌控、控制、感应这条经脉,所以修行起来十分困难,想一想,还是凝结更多九阳真气为上策,等境界一步步提升,再凝结阳脉也不迟。
  
      九阳九变还有另一个大好处,可以让苏方吸收天地阳气,在体内凝结更多的九阳真气,时时刻刻,他的能量都在提升。
  
      “嗡!”
  
      守了好几天!
  
      忽然腰间令牌有了嗡鸣,这道动静,令苏方立即停下修行,探出头看向茫茫风沙世界。
  
      嗖嗖!
  
      过了数息,忽然一片黑影卷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苏方凝聚视力看去,居然是两把飞剑,飞剑之上各有五人,一共十名沙匪正向这方沙漠飞来。
  
      “脚踏飞剑,这可是沙匪之中的高手,只有尤钧柯与秋冷姬才能用飞剑压制,我们几人根本阻挡不了他们!”
  
      既然发动了法令,苏方咬牙也要做好准备,等待发动袭击。
  
      沙匪越来越近,看来是人太多的缘故,飞剑不断距地面很近,速度也不是很快,沙匪一个个用纱布裹着脸与脖子,看似没有一个是食气境,都是肉胎境与密道境。
  
      “嗡!”
  
      还差千米!
  
      突然从半空直插两道剑锋。
  
      剑锋透着可怕的剑芒,里面乃是两柄飞剑。
  
      轰轰!
  
      沙匪显得手忙脚乱,其中两人驾驭飞剑,立即与半空突袭而来的飞剑交手,当空发出铛铛的撞击声。
  
      嗖!
  
      半空,两头妖兽扑向沙匪,秋冷姬与尤钧柯杀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苏方一跃而起,大步冲向乱成一锅粥的沙匪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陆丰、连战、李素青三人,也从另外三方沙漠之中闪出,催动法术向逃窜的沙匪形成围杀之势。
  
      “飞蝎!”
  
      苏方突然跃起,前方两名沙匪不让苏方靠近,扬手一甩,从衣袖之中,飞出一支支黑色大蝎子。
  
      看来沙匪最常用的就是毒蝎。
  
      苏方施展云狮吼,嗷地一声,一道兽头气势轰出,张大嘴咬向了毒蝎,啪啪,云狮吼将毒蝎咬碎,又咬中其中一个沙匪。
  
      “倏!”
  
      另一沙匪一看就是亡命徒,抓出两轮弯刀,抛向苏方的脖子,以及下腹。
  
      嗖!
  
      右手大力拍在空空袋上,金色幻云绳席卷而出,如同金蛇,铛铛两声,就把两轮弯刀击碎。
  
      嗤!
  
      双手竖起二指,身法如猛虎扑了上去,两道剑气划破风沙之中,将那沙匪的头颅,以剑芒之势生生切开。
  
      剑心指衍生的剑气,长达一丈多长,凡是这段距离内的物质、敌人,都会被剑气所挥杀。
  
      加上苏方的灵力,乃是九阳真气,本就霸道十足,异常坚固,一般的沙匪哪能抵挡如此攻势。
  
      另一个受伤的沙匪,苏方将他穴位封住,看向前方,陆丰、连战、李素青围杀几个沙匪,杀的不可开交,而半空之上,两尊强大沙匪,正施展飞剑,与秋冷姬、尤钧柯斗的天昏地暗,到处都是剑气争鸣,剑光闪烁。
  
      这就是真正高手,驾驭飞剑的能力。
  
      连战突然高呼:“师弟,又有两个沙匪朝你奔来!”
  
      苏方立即锁定目光,果然有两个沙匪杀过来,这两个沙匪一高一矮,看不清模样,而高个子沙匪透着暴戾杀气,已释放出一道道剧毒箭矢,扬手开弓,毒气与灵力凝结的箭矢,咻咻地飞杀而至。
  
      哗哗!
  
      瞳孔陡然凝聚,感觉这一刻,世界都放慢了呼吸速度。
  
      苏方见到了三支箭矢飞行的速度与破空之势,速度在他眼中越来越慢,看准时机,右臂一震,掌心喷出一道云狮吼。
  
      云狮吼将三支剧毒箭矢咬碎,也卷向那高个头沙匪。
  
      这个沙匪看似修为要超过苏方,立即敏捷地带着那矮个头沙匪,闪过了云狮吼,又张口一喷,喷射一根细针。
  
      当!
  
      他以为如此暗器,可以出其不意,杀了苏方。
  
      苏方一早就做好准备,知道沙匪手段很多,向来喜欢偷袭,便不多想,剑气一刺,将飞针震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飞星蛇针!”
  
      高个头沙匪似乎也看出苏方不是个简单人物,手臂高展,将衣袖对着苏方,咻咻地发射出一片针雨。
  
      无处可躲,无处可藏,暗针攻击面积太大。
  
      苏方将自己精神提升到了巅峰,视力投射而出,竟然见到了数十根手指长的细针,以不同角度射向自己身体。
  
      双手同时凝结出剑心指,苏方做到了心无旁骛,此时他面对的沙匪,修为可能高出他不少,只有强势以实力将对方挡住。
  
      咻咻咻!
  
      苏方动了,感觉就是蛰伏之后的大蛇,突然晃动身体,眨眼间,剑气数次地凭空刺出,当当当,将一些细针准确地震开。
  
      那高个头沙匪又是一惊,释放这么多暗器,都没伤到苏方?
  
      “大鹏展翅!”
  
      沙匪也射出一些暗器,与此同时,他双臂向后一展,整个人如同欲扑向猎物的巨鹰,随着双臂扬动,卷出一股似风沙术的可怕强风。
  
      因为这道强风,使得暗器速度、轨迹发生了变化,随着强风席卷苏方,暗器也以不同方向,活了似的要把苏方吞并。
  
      呼吸间,苏方的神色出现了凝重,也冒出一滴滴冷汗。
  
      铛铛!
  
      一些暗器击中胸膛,结果被震开了,因为有仙棘甲护身。
  
      苏方爆发强大劲气,尽量击中暗器。
  
      嗤嗤!
  
      而还有两根暗针击中了他的左肩与大腿,而他没有后退,施展云狮吼,与那强风开始咬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“杀!”
  
      此时,连战与陆丰及时杀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三人一同联手,对付高个头沙匪,不是剑气就是云狮吼。
  
      几个呼吸之后,陆丰发出一道剑气,刺中了对方胸膛。
  
      而那个矮个头沙匪急忙逃走,却被苏方释放幻云绳,及时缠住她的身子,结果摔倒在了黄沙之中。
  
      连战看向苏方两处伤口发黑:“师弟,你中毒了!!!”
  
      “我还好,封印住了血脉,阻止血气流动,只要不再运气就不会有事!”苏方松了口气,就地盘坐休息。
  
      连战与陆丰抓住那矮个头沙匪,当取下纱巾露出一个身材火辣,且露着香肩与小蛇腹的女子。
  
      几人一怔,意外地打量女沙匪,不但身材香艳惹火,模样也是十分出众,骨子里透着令男人无法招架的媚气。
  
      “女沙匪?抓住再说!”
  
      连战急忙用纱布裹住女子身子,陆丰则去支援李素青,就剩一名沙匪还在挣扎。
  
      高空之上,秋冷姬控制飞剑,飞剑幻化出更多的剑气,像一轮剑形太阳,突然射向两尊强大的沙匪。
  
      尤钧柯实力不及秋冷姬,却也在一旁分散注意力,秋冷姬应该不是密道境高手,驾驭无数道剑气依旧从容,大片剑气将两尊沙匪高手逐渐压制,直到嗤嗤声不断席卷,剑气将两人活活挑死。
  
      这种级别的沙匪,如果没有绝对把握,是不能轻易活捉,最好是当场击杀,击杀如此高手,加上飞剑,也可以为银月队争取功劳。
  
      “啪啪!”
  
      两具尸体坠落而下,秋冷姬与尤钧柯也踩着飞剑看向四面八方,确定没有一个沙匪溜掉之后,才与众人在中央聚集。
  
      陆丰与李素青压着一个满脸横肉的沙匪,与之前被幻云绳缠住的女子,一同押过来:“抓住这俩活口,一男一女!”
  
      秋冷姬寒气透发:“窟鲁谷被我飞羽军击破,巢穴宝物在何处?”
  
      横肉沙匪急忙摇头:“不、不知道,我们被追杀至此,不知分坛情况!”
  
      那女沙匪娇滴滴,可怜巴巴的解释:“我不是沙匪,我是被他们强行抓入匪穴,供他们日夜玩乐的发泄工具!”
  
      秋冷姬反而关注女沙匪:“这么着急?我也没说你是沙匪!”
  
      “我真不是沙匪,他、他知道的!”女沙匪吓得瑟瑟发抖。
  
      “她、她的确不是沙匪,是、是女!”男沙匪也连连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一道剑光,随着秋冷姬屈指卷过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男沙匪的喉咙割破,鲜血咕咕往外冒。
  
      好厉害的女人!
  
      如此出其不意,就是周围几人也好一阵才缓过神来。
  
      “女?能在沙匪巢穴活下来的女,能有你这般临危不惧?且一大帮子沙匪逃命,还顾得上你一个女?”
  
      秋冷姬目光倏然落在女沙匪身上,仿佛要把女子秘密给看穿:“我秋冷姬修真时间也不短了,在这斗星沙原进进出出不下千回,什么样的沙匪没见过?之前那两个沙匪,修为超过了密道境,在窟鲁谷也算是大人物,比不上坛主,也相差不了多少,你随他们一道,你身上必然有不同寻常之处,我也不想与你拐弯抹角,你现在就坦白,你也就不用受苦!”
  
      “我、我真是女!”女沙匪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,眼泪也滚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而秋冷姬的双瞳,逐渐被杀气取代。
  
      “大人,她、她是个女子……”之前秋冷姬毫无征兆,就杀了一个沙匪,如今恐怕又会杀了这女子。
  
      连战不由得为女子求情。
  
      毕竟面对的是一个女人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哪知!
  
      秋冷姬又出手了,玄光一闪,嗤地一声,女沙匪的左臂,整条被挑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啊!”
  
      沙漠顿时回荡着女沙匪,肝肠寸断的痛苦呐喊。
  
      这声音放佛能牵动其他人的灵魂,除了秋冷姬,其他几人都有些看不下去,心中一阵阵寒颤。
  
      秋冷姬抓出一道剑气:“我再问一遍,你现在说还有机会,如果不说,那我就将你剩下的三肢给你卸下来,可怜你的小脸蛋,生得如此妖娆倾城,像我身边这些男弟子,都在被你骨子里这股媚气所吸引,我不是男人,我不懂怜香惜玉,只懂取了你的性命!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”
  
      女沙匪全身都是鲜血,脸色苍白,发丝与汗水贴在脸蛋上,咬着牙,露出绝望:“好,我说,我、我不是沙匪,但我是…赤燕山派来的使者之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