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九真九阳 > 第六十九章 诸国时代

第六十九章 诸国时代

    这些美女火辣,身材喷血,走来走去总是吸引着一个个沙匪的注意力。
  
      “第八路口,右转,再向前进三丈向左…”
  
      被两名沙匪押解的苏方,暗中却在记住从入口到经过暗道,每一处分叉路。
  
      这些暗道看来建立有很长一段时间了,似乎是沙匪在古城遗址之下,从古城现有密道的基础上,继续挖掘出更多复杂的暗道。
  
      “此人怎是个生面孔?”
  
      似乎终于到了暗道尽头,这是一个似暗牢一样的大密室。
  
      密室挂着各种刑具,两名壮硕的大汉,乐滋滋地看向苏方,不由得摩拳擦掌。
  
      两人将苏方带到铁架之下,并用锁链将苏方锁住,其中一人道:“刚刚在附近抓住的,自称来自窟鲁谷!”
  
      一个大汉,抓起一把如镰刀般的刑具,一步步走过来:“好你个奸细,窟鲁谷的兄弟都死绝了,连坛主也掉了脑袋,你一个密道一重,还能从飞羽军绞杀之下逃出来?”
  
      苏方连忙摇头解释:“没有啊,我明明看到还有几个兄弟也逃了出来,只是不知道被飞羽军追到没有!”
  
      大汉停下了脚步,那两颗大眼珠子,上下一动:“是吗?”
  
      苏方点头:“是、是的,绝、绝对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活着逃出来!”
  
      “带上来!”
  
      另一个壮汉在墙面敲了敲。
  
      “走!”
  
      突地一声,墙面居然向两侧一动,几个沙匪拖着锁链,后面锁着三个血淋淋的血人。
  
      苏方心中又惊又喜,暗暗盯着其中两人:“连战、李素青…”
  
      原来第二、第三个血人正是连战、李素青,而最前方是个陌生面孔。
  
      大汉蹬脚喝道:“现在你们四人都是从窟鲁谷逃出来的,既然都在窟鲁谷,必然你们认识,快快看看是不是熟人!”
  
      苏方立即指向连战:“他,他有点熟悉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见过他,飞羽军杀入窟鲁谷时,他在他前面先一步逃出去!”李素青颤抖地指着苏方。
  
      一来二去,苏方、李素青、连战三人瞬间统一说辞。
  
      沙匪一双双凶残的眼神,立即瞪着第一个血人。
  
      这也是个密道境修士,在沙匪之中地位也算不是小喽喽,他一见到几人向他走来,急忙解释:“我没见过他们啊,也许、也许他们是才进来的兄弟,或是在其他密站巡逻的兄弟,那么多人,我没见过也很正常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宁可错杀,也不可放过一人,你这个奸细!”
  
      手持刑具的大汉,突然击中血人脖子,微微地一拉,嗤地一声,便把血人的喉管给拉出来,且生生割断。
  
  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”血人挣扎想说什么,却说不出第二字。
  
      连战、李素青、苏方似乎有过商量,同时吓得双腿颤抖,牙关打颤:“饶了我们,饶了我们,我们也不想死!”
  
      大汉舔了舔鲜血:“虽然上面让我们杀可疑的人物,却没有让我们杀自己的兄弟,再说你们已受过考验,乃是我们兄弟,还不放人?带三位兄弟好好休息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不用死?”
  
      三人还不敢相信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惊魂未定。
  
      直到解开锁链离开密室,才渐渐恢复安静。
  
      暗道之中,三人时不时暗中闪烁着目光,尤其是连战、李素青,他们先一步到达骷髅沙海,因此也受到沙匪折磨,幸好苏方来的及时,三人刚好串通一气,将真正沙匪置于死地,才能活下来。
  
      这次任务太凶险,才进入巢穴,三人已差点与死神见面。
  
      三人被带至一座地宫之中,这里有石床,且有水果、食物,处处可见各种弓弩,以及喂养毒蝎的毒物。
  
      四周无人之后,连战、李素青抹上一些药膏,连战沉声道:“接下来我们暗中行事,先将巢穴暗道绘出,然后再打听宝库下落,若是无法打听,我们就先将地图带出去!”
  
      “分开行动…”李素青与苏方也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苏方:“我已记住从入口到刑罚密室,再到这里的所有暗道!”
  
      连战一怔,想不到苏方记忆力如此吓人,还是在沙匪威胁的条件下:“那就以这些暗道为主线,向四周一步步深入!”
  
      休息一阵,三人开始找东西吃,动作、说话都与沙匪一样,拿起东西就吃,吃完一半就扔掉。
  
      到了第二天,苏方先被沙匪叫出去,原来是要给他布置任务,负责巡逻一处密站通道。
  
      刚好为苏方提供条件,他又以所记住的暗道开始在脑海绘画成一张巢穴地图,虽然暂时只有一条主线,但接下来络会越来越多。
  
      苏方每日下来,就这样悄悄记录一条条暗道,他还确定过几次,确定没有任何差池,才与连战、李素青见面,三人一同将各自绘画下来的地图,融合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半个月过去!
  
      “今天在聚义厅有会,大家该当值的当值,凡是有空的兄弟,都去聚义厅!”
  
      苏方正在暗道之中巡逻,手持弓弩,此时走来几个沙匪,向众人宣布今晚有聚会。
  
      这是苏方来到巢穴,第一次遇到沙匪举行聚会,定要去看看,关键是要确定沙匪巢穴有多少的沙匪。
  
      到了黄昏,苏方就赶到聚义厅,聚义厅很宽敞,似乎之前就是一座地下地宫,再被沙匪改造了一番,加上周围镶嵌各种宝石,令聚义厅充满了奢侈,完全想象不到,在荒废的古城之下,会有如此豪华地宫。
  
      来到旁边等了一会,连战也来了,沙匪越来越多,约有两百多人。
  
      前方出现一些厉害的沙匪头头,修为达到密道境,其他沙匪都是肉胎境与密道境之间,其中一人吆喝道:“先上热家伙!”
  
      顿时出现一个个酥胸半露的美女,她们端来一个个大碗,大碗里面居然是鲜血。
  
      沙匪头头振臂一呼,粗犷的捋了捋衣袖:“前天抓住几个来自天门府的细作,天门府数日来杀了我们不少兄弟,拿我们兄弟尸体作为军功,那我们也要喝他们的血,食他们的肉,大家别客气,干杯!”
  
      人血!
  
      还是天门府弟子的鲜血?
  
      苏方右手微微一颤,差点将大碗弄翻,如果真弄翻了大碗,那他人头也就没了。
  
      没办法,吆喝一声,壮着胆气与连战一口将小半碗鲜血喝光。
  
      此时,女又端来一盘盘肉,只是微微用油淋过,还能见到血丝的肉片,有的大腕里还有耳片。
  
      依然壮着胆,大口大口抓起肉片就狼吞虎咽,一边吃还一边随着沙匪头头吆喝,要杀光天门府每个弟子。
  
      苏方仔细留意这聚义厅,八方都有通道,如果不熟悉此地的地形,飞羽军杀入这里,沙匪会逃的无影无踪。
  
      “这几天你们的任务,便是把这座古老地宫打扫干净!”
  
      次日!
  
      一群沙匪聚集在一个塌了小部分的地宫,苏方也在其中。
  
      “将这座地宫清理干净,将在这里修建一条密道,给你们一个月时间!”一位修为高深,一脸虬须的沙匪,森森怒视众人。
  
      沙匪们赶紧行动,先把大块碎石搬走,而等几个看守离开,众人也开始偷懒,苏方在此期间一直在留意几条陌生暗道,暂时没去探路。
  
      他小心翼翼干活,一有时间就到处看看,沙匪其实也很有规矩,地下暗道每一条都有人负责,不是普通沙匪可以通过。
  
      忙碌了数天,地宫清理出三分之一面积,在废墟之下掩埋着一些金银珠宝,还有不少古书。
  
      有人吆喝:“快快将这些残书搬走,这地面似乎有一副地图,小心别破坏了!”
  
      “诸国神图!!”
  
      苏方正清理地上的残书,无意间见到地面雕刻的地图,名为诸国神图。
  
      说是神图,其实就是地壁刻画。
  
      一名看守见不少人,对诸国神图好奇,便走了上来:“看来这里也曾是斗星王朝的城池,诸国神图,在窟鲁谷那些分坛之中,也能见到这种壁画古图,你们看,这上面有黑土山脉、斗星沙原!”
  
      随着此人一指,果真见到了黑土山脉、斗星沙原,在诸国神图之中,两大疆土只是很微不足道的小版块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紫气山?也没有天宗城…”苏方发现地图没有他所熟知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不过大概位置他还是能寻到,而在天宗城所在的大概位置,只有一个地名,也不是地名,而是一个王朝!
  
      紫运国!
  
      “天宗城周围哪有什么紫运国,只有紫气山…”
  
      苏方好奇的很,记住了诸国神图,趁休息的空隙,没事就拿着大堆残书翻看。
  
      也有其他沙匪对斗星王朝感兴趣,闲下来也在讨论古书里面记录的方方面面。
  
      “斗星天全录!”
  
      无意间拿起一本古书,当翻开时,苏方顿时就被其中记录的一切所吸引,因为这本书记录了斗星沙原建立过程,也记录了除斗星沙原以外其他的疆土。
  
      刻意寻找紫运国,果然找到关于紫运国的记录,再与诸国神图一对比,苏方发现天宗城的确是在曾经紫运国的地界之中。
  
      “紫运国由‘紫运国主’苏运仙建立,建国已有三百余年,苏家不久成为天下最强大的家族之一…”
  
      阅读关于紫运国的一切,他发现紫运国的拥有者,是一个强大的家族,刚好与他一个姓,苏家。
  
      紫运国的国主苏运仙以强大实力建造了帝国,就在天宗城所在的那片浩瀚世界,但紫运国只存有五百年记录。
  
      五百年后,世界掀起了诸国战争,斗星王朝也卷入了这场战争,而后这本斗星天全录就没有再记录下去,可见记录者还想继续记录下去,可惜最终没有如愿。
  
      “诸国战争…怪不得曾经在紫气山接二连三发现法宝碎片,原来那里曾经爆发过战争,紫运国早不见了,定是在战争之中灭国…苏运仙,莫非我苏家与紫运国有关系?不可能这么巧都是同个姓氏!”
  
      “曾听爷爷说过,苏家建立很久了,在天宗城建立不久,从其他地方迁入城内,也没人说的清我苏家来自何处,极有可能是紫运国幸存下来的苏家遗脉!”
  
      苏方心中霍然一亮,忽然感觉他们苏家并不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