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二十一章 曲谱

第二十一章 曲谱

“不好,是黑血神针,快避(武侠世界里的行者21章)!”丁勉叫道。
  
      却是王璟见情景不对,再不动手估计刘正风的家眷要被杀尽,于是在后边偷偷的打了个手势,躲在屋檐的曲洋是何等经验丰富之人,立马就是一大把黑血神针飞去。
  
      嵩山众人除了费彬、丁勉、陆柏等急忙躲开了,其余一众弟子倒了大霉,不少人中了毒针,倒在地上惨叫。
  
      曲洋跳下来,拉起刘正风就想走,刘正风楞了一下,喊道:“曲大哥,你、、、”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陆柏、丁勉立马反应过来,见众弟子惨叫,大怒。各自拍出两掌,攻向曲洋和刘正风。刘正风一时没反应过来,曲洋运劲与陆柏、丁勉对了四掌,曲洋本不擅长掌法,一时气血翻腾,吐出大半口血来,显然是受了内伤。
  
      “贤弟快走,再不走我就丧命于此了。”曲洋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可是、、、”
  
  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他们要是敢伤害你的家眷,我拼着违背誓言也要报复嵩山派。”曲洋急道。
  
      刘正风无奈,只得扶着曲洋,提起轻功往外跃去。后边费彬听到这话,心想:“你伤我嵩山弟子,还想要报复,留你们不得。”于是对陆柏和丁勉说道:“两位师弟,你们照看弟子,我追过去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见此情形,出来拱手道:“事已至此,两位师兄再拿住刘正风家眷已经没什么意义了。倒是万万不能让魔教贼子跑了。”
  
      陆柏和丁勉两人回道:“待料理好门下弟子,就去帮助费师兄,想来曲洋那魔头受了内伤,应该不是费师兄对手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拱手道:“师傅,大师兄受了重伤还在悦来客栈,这里就交由各位前辈处理了,我拿了恒山派的灵药,去给大师兄治伤。”岳不群点头后,王璟就出了刘府,往悦来客栈而去。
  
      却说曲洋、刘正风两人逃出刘府,一路往城外狂奔,费彬在后边追击,一时间闹的城区鸡飞狗跳。曲非烟听得声音,发现曲洋,就抛下令狐冲,追了过去。王璟到达悦来客栈的时候,只剩令狐冲在那里,听得令狐冲说曲非烟追过去了,大吃一惊,留下治伤灵药,也提起轻功,跟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追到城外,却见三人在大打出手,一个小姑娘站在边上,面色焦急,不是曲非烟又是谁。
  
      费彬不愧是嵩山十三太保之一,一手嵩山剑法气势雄伟,森严端庄,大嵩阳手掌力惊人,以一敌二,居然不落下风。也是曲洋受了内伤的缘故,使不上全力。二三十招过后,曲洋支撑不住,中了一记掌力,吐出大口鲜血,倒地不起。刘正风依仗衡山剑法变幻莫测,苦苦强撑,再过得十几招,费彬使出嵩山剑法“叠翠浮青”击中刘正风。
  
      曲非烟见二人都被打伤,倒在地上,连忙过去搀扶。
  
      费彬制服二人后,看了一眼王璟,问道:“你是岳不群的三弟子吧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王璟上前拱手见礼道:“正是,见过费师伯。家师担心魔教贼子诡计多端,特遣我来策应。”
  
      费彬回道:“你来的正好,这个小妖女也是魔教的,该当诛灭,倘若由我出手,未免显得以大欺小,你把她杀了吧。”说着伸手向曲非烟指了指。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费师伯说的是,今日我与费师伯一起除魔,将来也能成就一段佳话。”
  
      曲非烟听到此话,凶狠的盯着他。
  
      王璟提剑向他们走去,路过费彬旁边的时候。突然转手便刺,这一下出招快极,抑且如梦如幻,正是“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”中的绝招。费彬万万想不到王璟敢对他出手,而且用的还是衡山剑法。一时没来得及反应,胸口被利剑割出一长长的口子,衣衫尽裂,胸口肌肉也给割伤了。
  
      却原来是王璟上次与田伯光相斗后,结合辟邪剑谱,掌握了一定的快剑法门,再加上看过莫大一剑削断七个杯子的痕迹,记起在思过崖石刻看到的衡山剑法,觉得这一招用快剑刺出,用来偷袭最好不过。果然,费彬便中招了。
  
      感觉到胸口伤口的疼痛,费彬大怒,骂道:“原来你也与魔教勾结了!”立即还剑相刺,王璟招架了几招,被迫的不断后退。毕竟功力与费彬相差较大。缠斗十来招后,快抵抗不住时,王璟运转螺旋九影身法,退出站圈,高声喊道:“莫师伯,你师弟要被人杀了,还不快来帮忙!”
  
      费彬只以为王璟又在使诈,哈哈笑道:“臭小子,世人皆知莫大与刘正风不合,你喊救命喊错人了吧。”
  
      恰在这时,几下幽幽的胡琴声传来,琴声凄凉,似是叹息,又似哭泣,跟着琴声颤抖,发出瑟瑟瑟断续之音,如是一滴滴小雨落上树叶。
  
      费彬心头一震:“潇湘夜雨莫大先生到了。”但听胡琴声越来越凄苦,莫大先生却始终不从树后出来。费彬叫道:“莫大先生,怎地不现身相见?”
  
      琴声突然止歇,松树后一个瘦瘦的人影走了出来。只见他骨瘦如柴,双肩拱起,真如一个时时刻刻便会倒毙的痨病鬼,莫大先生左手握着胡琴,双手向费彬拱了拱,说道:“费师兄,左盟主好。”
  
      费彬见他出来,想起刚才王璟的话,回道:“多谢莫大先生,俺师哥好。贵派的刘正风和魔教妖人结交,意欲不利我五岳剑派。莫大先生,你说该当如何处置?”
  
      “自然是该杀!”莫大说完杀字,寒光陡闪,手中已多了一柄又薄又窄的长剑,直指费彬胸口,费彬却是早有防备,挥剑抵抗。但莫大是何等的剑法修为,一柄薄剑犹如灵蛇,颤动不绝,在费彬的剑光中穿来插去,只逼得费彬连连倒退,一点点鲜血从两柄长剑间溅了出来,费彬腾挪闪跃,竭力招架,始终脱不出莫大先生的剑光笼罩,十几剑之后,猛的听到费彬一声惨叫,跌倒在地,鲜血从胸口急喷而出。
  
      莫大先生退后两步,将长剑插入胡琴,转身便走,一曲“潇湘夜雨”在松树后响起,渐渐远去。
  
      曲洋、刘正风、曲非烟三人看的心惊神眩,王璟也是大长见识。刘正风叹道:“想不到莫师兄剑法精妙如斯,竟然赶来救我,枉我平时还对他颇有不敬,实在惭愧的很。”
  
      待到莫大走远,刘正风拱手道:“多谢贤侄相救,此番我几人才幸免于难。我跟曲大哥准备远离中土,继续待在中原,五岳剑派和日月神教都不会放过我们的。”
  
      曲洋向刘正风望了一眼,说道:“我和刘贤弟醉心音律,以数年之功,结合广陵散,创制了一曲《笑做江湖》自信此曲之奇,千古所未有。小兄弟是华山高徒,想必武功是不缺的。此番蒙小兄弟相救,无以为报,就以此曲谱相赠,希望小兄弟笑纳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到这里,从怀中摸出一本册子来,说道:“这是《笑做江湖曲》的琴谱箫谱,小兄弟若有兴趣可自行弹奏,若无兴趣传给他人也可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心道:“二人嗜好音律,自然当曲谱是最珍贵之物。我本没图什么报答,不过见识一下也好。”躬身从曲洋手中接过曲谱,放入怀中,说道:“多谢二位前辈,晚辈就此告辞。”又向曲非烟做了个鬼脸,转身离开。
  
      数日后,曲洋、刘正风以及其家眷消失不见。有人说在去扶桑的码头像是看到了曲洋、刘正风一行人。费彬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江湖中人只以为费彬被曲洋、刘正风所杀。左冷禅自然将这笔账记在衡山派头上,准备五岳并派之时用来要挟莫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