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二十五章 剑宗来人

第二十五章 剑宗来人

“咳咳,别乱说,我和大师兄好得很,怎么不好了,大友你可别咒我们(武侠世界里的行者25章)!”王璟回道。陆大友上得前来,连忙说道:“不是,我不是说你和大师兄。是,是有人前来拜山。”
  
      “拜山怎么了?”令狐冲问道。王璟心道:“应该是剑宗的人前来闹事。”于是回道:“可是有人前来寻找麻烦?都是些什么人?”
  
      陆大友回道:“一个人焦黄面皮,说是姓封,叫甚么封不平。还有一个是个道人,另一个则是矮子,都叫‘不’甚么的,倒真是‘不’字辈的人。还有嵩山、衡山、泰山三派中,都有人在内。我见他们与师父争执,见形势不对,就来通知两位师兄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心里了然,说道:“既如此,我们迅速赶过去帮忙。”三人从崖上往下飞奔。
  
      三人正奔之间,忽听得对面山道上有人叫道:“令狐冲,令狐冲,你在哪儿?”令狐冲道:“是谁叫我?”跟着几个声音齐声问道:“你是令狐冲?”令狐冲道:“不错!”
  
      王璟约摸这就是所谓的桃谷六仙了,于是停了下来,拉住令狐冲和陆大有。问道:“对面何人?”
  
      只见前边路口站着六个怪人,脸上都是凹凹凸凸,又满是皱纹,甚为可怖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是桃谷六仙,来找令狐冲去见小尼姑的”,六个声音回道。说完就想过来动手。
  
      王璟知道被这六个浑人搅住,就是令狐冲悲惨生活的开始。于是喝到:“你们别动!可是想抓人吗?不是一个大和尚叫你们来请的吗?”
  
      六人一楞,心想,是啊,要是大和尚怪罪,不承认就不好了。便停下来,叽叽喳喳道:“令狐冲,你快跟我们走!有人请你。”
  
      令狐冲疑惑道:“谁请我?”不待他发声,王璟说道:“这样吧,我师门现在有人捣乱,你们帮我大师兄解决麻烦,他就会乖乖的跟你们走了。”
  
      六人说道:“有道理,你可要说话算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!”王璟回道。
  
      于是一行人一起下得思过崖,王璟对令狐冲神神秘秘的说道:“师兄,待解决完前来闹事的,你就跟他们去吧!”
  
      约摸半柱香时间,九人来到华山的正气堂。一到正气堂外,便见劳德诺、梁发、施戴子、岳灵珊、林平之等数十名师弟、师妹都站在堂外,均是忧形于色,各人见到大师哥和三师兄到来,都是大为欣慰。
  
      劳德诺迎了上来,悄声道:“大师哥,三师弟,师父和师娘在里面见客。”王璟回头向桃谷六仙打个手势,叫他们站着不可作声,低声道:“这六位是我朋友,不必理会。我去瞧瞧。”走到客厅的窗缝中向内张望。本来岳不群、岳夫人见客,弟子决不会在外窥探,但此刻本门遇上重大危难,众弟子对王璟和令狐冲二人十分信服,令狐冲是大弟子,王璟武功高强,此举谁也不觉得有甚么不妥。
  
      两人向内瞧去,只见宾位上首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瘦削老者,右手执着五岳剑派令旗,正是嵩山派的仙鹤手陆柏。他下首坐着一个中年道人,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,从服色瞧来,分别属于泰山、衡山两派,更下手又坐着三人,都是五、六十岁年纪,腰间所佩长剑均是华山派的兵刃,第一人满脸戾气,一张黄焦焦的面皮,想必是陆大有所说的那个封不平。师父和师娘坐在主位相陪。桌上摆了清茶和点心。
  
      几人说了半天,争执不下,其中一个老者辩论不过,便骂岳不群是伪君子。令狐冲听到这话,当即发作,推门而入,大声叫到:“瞎眼乌鸦,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王璟也跟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喝到:“冲儿,不得无礼,你们还不过来见过几位师伯。”王璟和令狐冲二人只好上前见礼。
  
      那老者叫鲁连容,正式外号叫作“金眼雕”。但他多嘴多舌,惹人讨厌,武林中人背后都管他叫“金眼乌鸦”。
  
      被一个小辈当面骂出外号,怒不可遏,人吼一声,便向令狐冲扑去,令狐冲见他来势凶猛,向后跃开,突然间人影一闪,厅堂中飘出一个人来,银光闪烁,铮铮有声,已和鲁连荣斗在一起,正是岳夫人。她出厅,拔剑,挡架,还击,一气呵成,姿式又夏美妙之极,虽是极快,旁人瞧在眼中却不见其快,但见其美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上前劝架,抽出长剑,一递一翻,将鲁连荣和岳夫人两柄长剑压住。鲁连荣运劲于臂,向上力抬,不料竟然纹丝不动,脸上一红,又再运气。如此再三,挣脱不了,见封不平等人不来帮手,又羞又恼,剑也不要,一溜烟下山去了。
  
      王璟出来说道:“几位师叔气势汹汹而来,被人当做棋子而不自知,真是可悲!”
  
      封不平问道:“你这是何意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这位是封师叔吧,嵩山派会这么好心帮你们夺取掌门之位?若是成功,你们必然会受制于人,若是不成,引发我华山再一次火拼,试想是何人得利?我以为封师叔是明白人,想得到这一节。”
  
      封不平正待思索,成不忧却是急性子,说道:“你们师徒诸多借口,就是不想让出掌门之位,只好手底下见真章了。
  
      说完向岳不群连刺四剑,岳不群却没有还手。只见成不忧出招捷迅无伦,第一剑穿过岳不群左肩上衣衫,第二剑穿过他右肩衣衫,第三剑刺他左臂之旁的衣衫,第四剑刺他右胁旁衣衫。四剑均是前后一通而过,在他衣衫上刺了八个窟窿,剑刃都是从岳不群身旁贴肉掠过,相去不过半寸,却没伤到他丝毫肌肤。
  
      岳夫人道:“成兄,拙夫总是瞧着各位远来是客,一再容让。你已在他衣上刺了四剑,再不知趣,华山派再尊敬客人,总也有止境。”
  
      封不平见此,也觉得颇为不好意思,却又不甘心无功而返。
  
      王璟见到他纠结的表情,上前说道:“师父,几位师叔,再如此下去,未免叫外人看了笑话。不若师叔指点晚辈几招,若是晚辈接的下来,此事就此作罢如何?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知道王璟的武功胜过田伯光,接个几十招应该可以,便点头同意。封不平也觉得对付后辈弟子应该容易的很,也是点头答应。
  
      两人各自抽出佩剑,都在等对方先出手。封不平以大对小,不好意思先出手,王璟则是尊敬长辈。
  
      半柱香后,两人还是没有动静。封不平问道:“你为何不出手?”“师叔是长辈,先请!”王璟回道。
  
      封不平觉得再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,于是率先出手,正是刚才成不忧出手的四招,他要面皮,出刚才使过的招,想来先让王璟接几招,留点面子,毕竟长辈先出手就已经有损颜面。
  
      王璟却是后发先至,同样的四招使了出来。学会独孤九剑后,善于观察别人破绽,何况大家都用的华山剑法,封不平一出手,他就知道是什么招数,便同样使了出来。接连四招,二人都是同时而至,两剑相交。
  
      封不平不想王璟反应如此快,接连将华山基本剑法白云出岫,有凤来仪,天绅倒悬,白虹贯日,苍松迎客,金雁横空,无边落木,青山隐隐,古柏森森,一一使用出来,王璟一一以相同的招式回对。
  
      旁边众人看的目瞪口呆,如此打法真是见所未见,却原来是王璟记起《侠客行》中石破天应对丁不四的手段,只须用你同样的招式,叫人无可奈何。但这种要求甚高,必须眼疾手快,动作要快过对方才是。
  
      十几招后,封不平收剑而回。王璟见状,也收了佩剑,立于一旁。
  
      封不平拱手道:“贤侄真是好功夫,于本门剑法了如指掌,尚能后发先至,再打下去我也奈何不了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师叔承认!”王璟回道。
  
      封不平一脸的落寞,转头向岳不群说道:“岳师兄教导的好徒弟!我也没什么面目再争掌门之位了!”说完就带着成不忧径自下山去了。
  
      陆柏一行人也告辞下山去了。王璟因为今日的表现突出为陆柏所知,被嵩山派重点针对。
  
  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阅读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