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二十六章 夜战

第二十六章 夜战

封不平一行人和陆柏一行人相继下山之后,众弟子齐聚一堂,甚是高兴,纷纷称赞王璟和令狐冲二人,岳不群也表扬了二人一番(武侠世界里的行者26章)。
  
      王璟说道:“师父,我来介绍一下,这六位是桃谷六仙,是恒山派不戒大师派来接大师兄的,说是有要事相商。还请师父准许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对六人拱手道:“六位远道而来,有失远迎。”
  
      六人既不理睬,也不回礼。王璟讪讪道:“师父见谅,他们脾气有点古怪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说道:“无妨。既然不戒大师有请,冲儿先去恒山,待回来再去思过崖面壁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又道:“弟子五年未归,甚为想念家人,请师父准许弟子回去探望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又点头同意了。
  
      此时晌午刚过不久,王璟、令狐冲和桃谷六仙告别华山众人,下得山去。临走之前,王璟暗暗给的岳不群使了个眼色,甚是隐蔽,众人皆没有发现。
  
      下山路上,桃谷六仙甚是活跃,六兄弟吵吵闹闹。
  
      令狐冲问道:“师弟,你怎么知道是不戒大师找我?他们六位并没有说?”
  
      桃谷六仙也是奇道:“是啊,是啊,你是怎么知道的?说给我们听听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有心拉这六个浑人作为助力,于是说道:“六位的名声早已流传到江湖上,都说六位是急公好义之辈,这次多亏六位相助,以后若还有什么需要的地方,希望六位不要推辞。”
  
      六人大大咧咧,并没有发现此言的不尽不实之处,听到有人恭维他们,反而高兴道:“你说的很对,很对我们的口味,我们就是这样的人,有什么事情我们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一行人约摸走了一个半时辰,此时已到申时,王璟突然停了下来,对着桃谷六仙道:“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,感觉华山会有大事发生,麻烦六位再跟我回去看看,若有事情,还请六位相助。”
  
      六人一路上被王璟恭维加忽悠,早乐得找不着北,自然满口答应。令狐冲听到王璟说有不好的预感,心里也是一惊,万一白天陆柏他们去而复返,众师弟师妹就危险了,也是急迫的想要回去。
  
      于是一行人加紧速度,又往华山赶去。待赶回华山,已经是日落时分,再过得一炷香功夫,夜幕就会降临。
  
      只见到师父岳不群领着众弟子,而正对面是十五个黑衣人,一个个头上戴了个黑布罩子,只露出一对眼睛,双方正在对峙。
  
      只听得中间领头的那个人说道:“岳先生,林平之既已经拜入你门下,想必辟邪剑谱也落在了你手里,不知可否借来一观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心道:“璟儿临走前跟我使了个眼色,想必是知道了什么。现在一定在赶回的路上,我且拖延一番。”便拱手回道:“不知众好汉是从何处得知的消息,说是岳某得到了辟邪剑谱,完全是捕风捉影。我华山自有武功,要辟邪剑谱何用。”
  
      领头的黑衣人说道:“既然岳先生说没有得到辟邪剑谱,想必剑谱还在林家,还请交出林平之,我等绝不与岳先生为难!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回道:“林平之既是我华山弟子,岂能交给诸位,传了出去,我华山颜面何存?”
  
      那头领阴测测的说道:“这么说来,岳先生是既不肯交出剑谱,也不肯交人了。如此,莫怪我们动粗了。”旁边一众黑衣人听到此话,齐刷刷亮起武器。
  
      岳夫人见此,低声道:“女弟子们站在一块,背靠着背,男弟子们,拔剑!”刷刷刷刷声响,众人都拔出了长剑。
  
      眼看大战一触即发,岳不群见王璟还没有回来,心道若是打了起来,他一人难以抵抗十几位好手,众弟子恐怕要损失惨重。便说道:“众位要辟邪剑谱,原也不难,只需众位告诉我是如何得知消息的,再发个毒誓,不与我华山为难,我便将剑谱交给诸位如何?”
  
      那头领说道:“我怎知你拿出来的剑谱是真是假,倘若是假,我等不是功亏一篑?除非以你妻女为人质。”
  
      众华山弟子咬牙切齿,喊道:“痴心妄想!”
  
      头领大怒,说道:“看来岳掌门没什么诚意啊,弟兄们,动手!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只听得后边传来一阵掌声:“众位来我华山做客,如此咄咄逼人,未免有些不将我华山放在眼里啊。”
  
      华山众人见到王璟和令狐冲回返,均是大松一口气,何况还有六个怪人相助,人多势众,胜算大增。
  
      那头领旁边的一个黑衣人叫到:“不可能,你们不是下山去了吗?”王璟问道:“是谁告诉你的?”
  
      那黑衣人下意识的回道:“是、、、”,“是”字还没说完就被那头领阻止了,喝到:“老三,住嘴,他在套你的话。”
  
      那头领对着岳不群道:“岳先生,今日我们认栽,不知岳先生想要如何才肯放过我等?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回道:“好说,还是那个条件,你们说出是谁告诉你们消息的,再发个毒誓不与我华山为难,我便放你们离去,绝不阻拦。”
  
      那黑衣头领说道:“弟兄们,说出来一定会得罪那个人,也是死路一条,不如奋力一搏。”说完,众人拿起兵器,冲向华山众人。
  
      一场混战就此爆发,岳不群对上了那个黑衣头领,两人皆是武功高强之辈,但见剑光闪来闪去,撞击声砰砰不绝。一时半会是分不出胜负了。
  
      岳夫人则是对上了一个使刀的,那人明显功力不如岳夫人,在宁氏无双剑下节节败退。
  
      劳德诺也单独对上一个使斧头的,两人倒是半斤八两,不分胜负。
  
      王璟、令狐冲各自选了一个对手,两人的打法如出一辙,写意无比,独孤九剑之下,招招进攻,敌人无奈陷于防守,不多久便不敌被杀。
  
      华山一众功力底下的弟子,三五人抱团,围攻一个黑衣人,倒是没什么压力,防守有余,进攻不足。
  
      最显眼的要数桃谷六仙了,这六个浑人,轻功奇快无比,又擅长合击之术。冲进黑衣人之中,六人一起动手,各自拉住一个黑衣人的手脚,用劲一拉,黑衣人便四分五裂,端的暴力无比,众人何时见过如此残忍的手法,又惊又惧。六人如法炮制,瞬间又杀几人。
  
      不到一炷香功夫,黑衣人就损失殆尽,只余那个头领还在和岳不群缠斗,眼见众兄弟都死在华山派手里,心里愈发恼恨,出招没有先前沉着,岳不群找准时机,将其枭首。
  
      此时夜幕已经降临,岳不群命人点燃灯火,谢过桃谷六仙相助,又打扫战场,收敛了尸体。只有少数几个倒霉弟子受了轻伤,其他人都没事。众人聚在正气堂里,议论纷纷,喜气洋洋,经此一役,没有人员损失,又增长不少厮杀经验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问道:“璟儿,你是怎么知道会有人偷袭的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回师父,今天陆柏指使封不平他们夺位不成,想必不会甘心。我故意和大师兄离开华山,就是引得他们再次动手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叹道:“怪不得你走之前给我打眼色,原来却是如此。既然我们华山被袭击,想来其他几派也不安稳。冲儿你明早跟六位去恒山,助她们一臂之力。璟儿,你去衡山给莫大先生报信。德诺,你去泰山给天门师兄报信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、令狐冲、劳德诺自然点头答应。
  
      待吩咐完毕,众人散去。
  
      林平之经过今晚之事,越发觉得武功高强的重要,再加上报仇心切,听从了王璟的劝告,事先留下子嗣,自宫修炼辟邪剑谱去了。
  
      岳夫人发现女弟子功力普遍偏低,将九阴内功传授给岳灵珊和李雅兰,两人成为女弟子的楷模,人称华山双姝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自此修炼愈发勤奋,对众弟子越加严格。华山迎来了修炼狂潮,整体实力比原著不知道高了多少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