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二十七章 衡山武当之行

第二十七章 衡山武当之行

待到第二日天明,王璟、令狐冲、劳德诺三人告别岳不群,各自往衡山、恒山、泰山而去(武侠世界里的行者27章)。
  
      正午时分,王璟出得西安府,遥望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小酒馆。正是饥肠辘辘,便走了进去,找了一个桌子,点了几个小菜,一壶酒,吃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正是饭点,小酒馆生意甚是火爆。店老板夫妇是一对年轻夫妇,都是乡下简朴打扮,老板娘倒是颇有几分姿色。
  
      一众酒客不时高声喊道:“老板娘,上酒!”王璟心道:“看来漂亮的在哪里都吃香,连带着生意都比别的地方好。”
  
      不一会儿,外边传来一阵马蹄声。待得近了,只见一个高大汉子,满脸络腮胡子,身穿武将官服,一手持佩刀,一手拿着包裹,下得马来,喊道:“他奶奶的,饿死老子了。店家,把我的马拴好,快点上酒菜。”声音甚是粗犷。
  
      店老板连忙走出来,躬身道:“是,是,官爷请!”说完把马牵去拴好,将那武官迎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店家找一个靠窗的位子,又擦了一擦凳子,请那武官坐下。问道:“官爷要点什么?”那武官回道:“先来十斤牛肉,两斤好酒。他奶奶的,这鸟地方。”“好咧”,那店家回道。
  
      店家喊道:“三娘,上酒来。”那小娘子打了一壶酒,款款送来。
  
      那武官看直了眼,伸手接过酒壶,又去拉那个小娘子陪酒。小娘子手被外人拉住,一时挣脱不得,涨红了脸,往那年轻店家望去。店家跪下来,拉住那武官的手,苦苦哀求。
  
      那武官发火道:“他奶奶的,老子是福州参将吴天德,叫你娘子陪酒是看得起你,你还敢推三阻四的。”
  
      那店家只是不依,拉住不放,那武官见状一脚踢开那店家,正在吃饭的众人纷纷散去,唯恐被殃及池鱼。王璟却是没有动静,自顾吃菜。
  
      吴天德见众人散去,哈哈大笑,很是自得。众人纷纷出去后,又见到王璟待在那里不动,问道:“兀那小子,你为什么不走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我为何要走?”
  
      吴天德见王璟身材单薄的很,旁边却放着一把剑,只当是佩剑玩赏的,便不放在心里。只是他正想拉那小娘子喝酒,又怕王璟打扰,便喝到:“小子,没事学人拿着一把剑,想英雄救美啊?官爷一巴掌就能拍死你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官爷千万别误会,我绝无插手的意思,你请自便。我只是想吃饱喝足,再顺便看看官爷是怎么欺负良家妇女的,好长一长见识,也顺便宣传一下官爷的威名!”
  
      店家夫妇看见王璟不走,原以为有救,现在听到此话,面如死灰。
  
      吴天德笑道:“算你小子识相!”转念一想:“不对啊,宣扬我的威名,我有什么威名,今天这事若是被他抖了出去,我还能有好果子吃?”
  
      想通后半句话,吴天德大怒:“好小子,竟然拿官爷开刷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笑道:“你也不算太笨,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吴天德听得此言,怒火中烧,骂骂咧咧:“他奶奶的,老子要教训教训你,比官爷还狂!”骂完,放开那小娘子,大步走向王璟,举起拳头打去。
  
      这种不入流的武将,如何能是王璟的对手,拳头刚打过来,便被王璟抓住,使劲一拧,顺势一脚,将吴天德踢了几米远,砸碎了几张桌子。吴天德跌倒在地,手按着肚子,哀嚎不已。
  
      王璟走过去,剥了吴天德的官服,又将他绑了起来,骂道:“叫你装逼,叫你欺负良家妇女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绑完吴天德,又拿起吴天德的包裹,发现里边有一个官印,一些衣物,还有一百多两银子。便拿出五十两银子给店家夫妇,吩咐道:“你们拿了银子回乡下吧,这里不能再待了。”店家战战栗栗的接了银子,告谢而去。
  
      王璟出了小店,穿上官服,骑上吴天德的马,绝尘而去。嘴上念叨:“他奶奶的,一顿饭都没吃好。”
  
      吴天德被人抢了官服和官印,自然是没办法去上任了,半天后自己挣脱开,又不敢去报案,径自回老家去了。
  
      王璟装成吴天德的身份,骑马往衡山奔去,一路上凭着官身,住店,在驿站换马,均是方便无比。不到两日,便来到衡山城中,上次来过,倒是熟悉无比,径直往衡山而去。
  
      但见衡山七十二群峰,层峦叠嶂,气势磅礴。不多时,守山弟子将王璟迎上主峰回雁峰去。
  
      莫大先生此时不在山上,王璟只好住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衡山众弟子对这位武功高强的华山师兄倒是很是客气,将衡山七十二峰一一介绍,又带王璟游览衡山各处景点。闲暇时候,与王璟切磋剑法,王璟便顺手指点了他们一下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两天过后,仍不见莫大先生归来,也不见有人来袭击衡山派。想来左冷禅是以为衡山仅仅莫大一人,又经常不管事,不足为虑。于是告别衡山众人,准备回华山。
  
      经过湖北境地,想起武当派就在这里,王璟心道:“武当派的太极剑法,最是擅长防守,以慢打快,不若去让冲虚道长指点一番,也好博取众家之长,提高自己剑术水平。”
  
      于是打马又往武当而去,在山下请守山弟子前往通报。不多时,冲虚道长便请门下弟子带王璟上山。
  
      武当紫霄大殿中,王璟拱手道:“弟子王璟见过冲虚师伯!”
  
      冲虚道长回道:“不必多礼!岳兄真是收的好弟子!不知师侄前来所为何事?”他此时已经知道王璟大战田伯光,相救仪琳,又为令狐冲辩白,端的是武功,人品,智谋,无一不是上上之选。又想起自己门下,不胜唏嘘。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冲虚师伯,弟子听闻武当的太极剑法非常善于防守,特来请师伯指点。”
  
      冲虚心道:“我武当后继无人,不如结个善缘,盼得此人以后对武当多有照顾。”便答应了王璟。
  
      二人出了紫霄大殿,在殿外的广场上,各自持剑而立。
  
      冲虚道长挽了个剑花,身子缓缓右转,持剑向上提起,缓缓向前划出,成一弧形,一招未曾使完,剑招即转,渐渐的形成一个圆形。
  
      王璟使出华山剑法“有凤来仪”攻去,只见两剑相交,叮叮直响,却攻不进去圈内。再次换招,只见冲虚道长剑上所幻的圆圈越来越多,过不多时,他全身已隐在无数光圈之中,光圈一个未消,另一个再生,长剑虽使得极快,却听不到丝毫金刃劈风之声。
  
      王璟记得原著中说该剑法的破绽在圆圈中心,只要找准时机,从正中心攻入,便可破解。只是此时是冲虚道长展示太极剑法的奥妙,他并没有用独孤九剑破剑式来破解,而是观察太极剑法是如何防守的。
  
      王璟多次换招,均无法突破圆圈,便收剑而回,拱手言谢,说道:“多谢冲虚师伯赐教,太极剑法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  
      冲虚也收剑而回,提点道:“太极剑法原本也是剑意为重,至于如何防守,使用的人不同,方式也可以不同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心道:“不错,独孤九剑以攻为守,太极剑法却是以剑圈护住自身,果然都有独到之处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对冲虚说道:“弟子略有所得,多谢冲虚师伯今日之恩,必不敢忘。”冲虚抚须而笑。
  
      王璟就在武当,练习起剑法来,三日后告辞而去。
  
      冲虚叹道:“真是后生可畏,如此年纪,剑法已经不拘一格,攻守兼备,再过得几年,内力足够,足以跻身当今绝顶之列。”
  
      然而冲虚却不知道王璟还会独孤九剑这种万能剑法,破气式专门对付内功高手,真打起来,王璟仗着年轻,完全可以耗死老一辈的强者。当然,老一辈强者若是耗不过,一心逃跑,王璟也没办法。
  
  公告:免费小说app安卓,支持安卓,苹果,告别一切广告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