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二十八章 任盈盈

第二十八章 任盈盈

王璟下得武当山来,心道:“既然来到笑傲江湖的世界,不去看看任盈盈未免可惜,正好打道河南洛阳,再回华山(武侠世界里的行者28章)。”
  
      于是拨马往洛阳而去。不日到达洛阳城,但见城墙高耸,上书“洛阳”两个大字,苍劲有力,城门处行人进进出出,进得城区,店铺,商贩形形色色,甚是热闹。便找了间客栈住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及至第二日,突然有小二前来敲门,王璟开门问道:“小二哥,有何事?”那小二回道:“客观,外边有人找。”王璟回道:“你去告诉他,我马上就来。”
  
      出得客栈,只见一个青衣小厮,那小厮见王璟出来,拱手:“可是华山王少侠?我家主人有请!”
  
      王璟问道:“你家主人是何人?”
  
      “绿竹翁。”那小厮回道。
  
      王璟暗道:“看来任盈盈也在找我。”便回道:“前边带路。”
  
      二人走到对面河街的尽头,只见一个竹筏停在那里,那青衣小厮跳上竹筏,示意王璟上来,便向下游划去。
  
      如今正是三月天气,岸两边遍是桃花,红红的花瓣随风飘落,洒落在水里,交相辉映,河里边不时有鸳鸯相戏。唐人韦庄诗云:“桃花春水渌,水上鸳鸯浴。”说的正是洛阳三月春光。
  
      阵阵花香袭人,令人心旷神怡。不多时,那青衣小厮就将竹筏靠岸,二人上得岸来。一条碎石小路直通前方,路两旁都是成片的斑竹林,翠绿欲滴。
  
      二人走了一炷香功夫,穿过小巷子,来到一座小山前,只见一个身穿绿衣的老者立在那里。那老者看到二人到来,拱手道:“王少侠请跟我来!”
  
      王璟跟在绿竹翁后边,只见绿竹翁步伐沉稳,协调一致,显然也是一位好手。上得小山,只见那里有一个古朴的亭子,亭子外边有几套石桌石椅,亭子里边却隔着一道帘子,一个女子坐在一架古琴之后,戴着面纱,虽看不清楚脸庞,身形却甚是婀娜。
  
      绿竹翁请王璟入座,又上了一杯清茶。王璟谢过,说道:“东坡居士曾说‘不可居无竹,无竹使人俗’,两位真是好雅兴。”
  
      那蒙面女子回道:“贵客前来,且听我抚琴一曲,以为助兴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一边喝茶,一边静下心来倾听。
  
      那女子素手拨动琴弦,“叮咚”如山涧清泉流过的琴音响起,空灵之极,似是远离尘嚣,让人心神备感清澈宁静。又过得一阵子,琴音渐渐急速欢快,似是清泉流入湖泊,颇有些欢呼雀跃。再过两个呼吸,琴音转为铿锵,充满肃杀悲鸣之意,其中还夹杂些柔情缱绻。
  
      一曲完毕,王璟叹道:“好一曲有所思,琴音空灵悦耳,在下佩服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少侠过奖,听说笑傲江湖曲谱在少侠手里,今日请少侠前来,不知可否给我?”那女子问道。
  
      王璟心知她就是任盈盈,却不能直接说出。便回到:“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又是如何得知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姓任,是我妹子曲非烟告诉我的,想必你认得她。”任盈盈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既是任姑娘相求,在下自不会拒绝。不过在下对琴艺也是颇为爱好,不知任姑娘能否教我?”
  
      任盈盈正想借王璟之力来相救他父亲任盈盈,一心想跟王璟打好关系,便点头同意。
  
      于是王璟便安心学起琴来,任盈盈讲到:“乐律十二律,是为黄钟、大吕、太簇、夹钟、姑洗、中吕、蕤宾、林钟、夷则、南吕、无射、应钟。此是自古已有,据说当年黄帝命伶伦为律,闻凤凰之鸣而制十二律。瑶琴七弦,具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五音,一弦为黄钟,三弦为宫调。五调为慢角、清商、宫调、慢宫、及蕤宾调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不懂,任盈盈便详细一一解释。王璟穿越之前是名牌大学毕业,何等聪明,一点便透。任盈盈很是高兴,毕竟谁也不喜欢教笨蛋不是,当即授以指法,教他试奏一曲极短的《碧霄吟》。
  
      王璟学得几遍,弹奏出来,虽有数音不准,指法生涩,却洋洋然颇有青天一碧、万里无云的空阔气象。一曲终了,任盈盈感叹道:“王少侠真是聪明,学习速度比我当年还要快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说道:“不知何时可以到弹奏笑傲江湖的水准?”
  
      任盈盈沉默半响:“倘若你能弹奏,自然是好,可惜曲长老不得不远走扶桑。”
  
      如此一连二十来日,王璟皆在跟任盈盈学琴,二人关系渐渐从开始的陌生到互相熟悉。绿竹翁每日准备饭菜,虽是青菜豆腐,却有好酒,王璟有佳人相伴,倒是觉得甚是舒坦。
  
      再过得十余日,王璟技艺日趋熟练,勉强能弹奏笑傲江湖了,便和任盈盈一起合奏了一曲。
  
      只见得一白衣少年坐在琴边,面容俊秀,表情端庄。正是王璟。任盈盈也早已摘下面纱,容貌秀丽绝伦,细细的腰肢,腰带上镶嵌着宝石,一只竹箫放在嘴边。绿竹翁心里暗道:“真是一对璧人。”
  
      不一会儿,琴声、箫声同时响起来,琴中发出锵锵之音,似有杀伐之意,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。过了一会,琴声也转柔和,两音忽高忽低,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,便如有七八具瑶琴、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。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,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,悦耳动心。
  
      再过一会儿,琴箫之声又是一变,箫声变了主调,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珰珰的伴奏,但箫声却愈来愈高。持续两个呼吸的时间,铮的一声急响,琴音立止,箫声也即住了。
  
      一曲奏完,王璟想起电视剧中的经典曲子,不由得高声唱到:“沧海笑,滔滔两岸潮,浮沉随浪记今朝。苍天笑,纷纷世上潮,谁负谁胜出天知晓。江山笑,烟雨遥,波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。清风笑,竟惹寂寥,豪情还剩一襟晚照!”
  
      绿竹翁和任盈盈不知,只以为是王璟有感而发,自创歌词来配合曲目,端的是契合无比。又称赞了王璟一番,王璟无从解释,只得默认。
  
      任盈盈自觉时机已经成熟,便对王璟说道:“璟哥,我原是日月神教的圣姑,我爹被东方不败囚禁起来了,向左使已经打探到下落,只是需要剑术高手相助,我不是有意要瞒你的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对此早已经心知肚明,他原本打算任盈盈若是欺瞒于他,便自回华山。现下任盈盈和盘托出,心里很是高兴,便答应了,和任盈盈、绿竹翁三人住了下来。王璟虽然知道任我行被囚禁在西湖,却不知道具体位置,只得静静的等待向问天的消息。
  
      话分两头,却说令狐冲去了恒山,果然如原著一般,先被不戒和尚逼婚,后来遇到嵩山派装扮邪道分子袭击恒山,只是此时令狐冲没有受伤,反而武功大进,挫败了各种威逼偷袭,成功扭转恒山派对他的印象,声名大振。
  
  公告:免费小说app安卓,支持安卓,苹果,告别一切广告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