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三十章 梅庄比斗上

第三十章 梅庄比斗上

    不多时,丁施二人将木炭和白纸备好。  w?ww.
  
      王璟接过,将白纸置于案桌上,平铺开来,拿起木炭,寥寥几笔,勾勒出一个女子的轮廓,又细细填充,不多时,一个女子形象跃然纸上,栩栩如生。
  
      不过一炷香时间,众人走上前去,丹青生叹道:“风兄此画简单明了,用时极短,却又传神之极,不知是何名堂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四庄主过奖,这唤作素描,乃是我自创的画风,其特点就是简易快,却又不失形象,不懂画之人学习一些技巧,也能勉强作画。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没想到王璟有如此本事,暗自称赞。
  
      只得听丹青生说道:“风兄果然高才,今日真是大开眼界,当浮一大白,我最近得了一些好酒,当与风兄分享。”当即引领众人走向他的酒室。
  
      丹青生向内进走去,向问天、王璟和施令威跟随在后。穿过一道回廊,来到西一间房中。门帷掀开,便是一阵扑鼻酒香。只见室中琳琅满目,到处都是酒坛、酒瓶、酒葫芦、酒怀。
  
      丹青生将屋角落中一只大木桶搬了出来。那木桶已然旧得黑,上面弯弯曲曲的写着许多西域文字,木塞上用火漆封住,火漆上盖了印,显得极为郑重。丹青生握住木塞,轻轻拔开,登时满室酒香。
  
      施令威向来滴酒不沾唇,闻到这股浓烈的酒气,不禁便有醺醺之意。
  
      丹青生挥手笑道:“你出去,你出去,可别醉倒了你。”将三只酒杯并排放了,抱起酒桶往杯中斟去。那洒殷红如血,酒高于杯缘,却不溢出半点。
  
      王璟见此不由得叫道:“咦,葡萄酒!”后世葡萄酒基本是烂大街,如何不识得。
  
      丹青生听到回道:“风兄真是见多识广,想不到连葡萄酒都认得,想来也是酒道中人!”说完将木桶挟在胁下,左手举杯,道:“请,请!”双目凝视王璟的脸色,瞧他尝酒之后的神情。
  
      王璟举杯喝了半杯,大声辨味,只是他脸上涂了厚粉,瞧上去一片漠然,似乎不甚喜欢。丹青生神色惴惴,似乎生怕这位知己觉得他这桶酒平平无奇。
  
      王璟假装品了一会儿,睁开眼道:“果然好酒!只是现在是初夏时分,没有冰镇,未免有些可惜。”
  
      丹青生道:“风兄真是大行家,不错,我在西域之时,不巧正是夏天,那里的人也说过冰镇美酒的妙处。老弟,那容易,你就在我这里住上大半年,到得冬天,咱们同来品尝。”他顿了一顿,皱眉道:“只是要人等上这许多时候,实是心焦。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道:“可惜江南一带,并无练‘寒冰掌’、‘阴风爪’一类纯阴功夫的人物,否则……”他一言未毕,丹青生喜叫:“有了,有了!”说着放下酒桶。兴冲冲的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王璟看了一眼向问天,向问天也不解释,反而暗暗问他:“你是不是琴棋诗画都会?”王璟谦虚道:“略懂!”
  
      过不多时,丹青生拉了一个极高极瘦的黑衣老者进来,说道:“二哥,这一次无论如何要你帮帮忙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见这人眉清目秀,只是脸色泛白,似乎是一具僵尸模样,令人一见之下,心中便感到一阵凉意。丹青生给二人引见了,原来这老者是梅庄二庄主黑白子,他头极黑而皮肤极白,果然是黑白分明。黑白子冷冷的道:“帮甚么忙?”丹青生道:“请你露一手化水成冰的功夫,给我这两位好朋友瞧瞧。”
  
      黑白子翻着一双黑白分明的怪眼,冷冷的道:“雕虫小技,何足挂齿?没的让大行家笑话。”丹青生道:“二哥,不瞒你说,这位风兄弟说道,吐鲁番葡萄酒以冰镇之,饮来别有奇趣。这大热天却到哪里找冰去?”黑白子道:“这酒香醇之极,何必更用冰镇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二庄主却是不知,吐鲁番是酷热之地,所产的葡萄虽佳,却不免有些暑气!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何等精明,立马接口道:“原来如此。若是寻常的英雄侠士,喝这酒时多一些辛辣之气,原亦不妨。但二庄主、四庄主隐居于这风景秀丽的西湖边上,何等清高,和武林中的粗人大不相同。这酒一经冰镇,去其火气,便和二位高人的身分相配了。好比下棋,力斗搏杀,那是第九流的棋品,一二品的高棋却是入神坐照……”
  
      黑白子怪眼一翻,抓住他肩头,急问:“你也会下棋?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道:“在下生平最喜下棋,只可惜棋力不高,于是走遍大江南北、黄河上下,访寻棋谱,各类名局倒记得不少。倒是我这位风兄弟,倒是略懂一二。”
  
      黑白子连忙问道:“都记得哪些名局?”
  
      丹青生见状插口道:“二哥,这位风兄一定是精通下棋了,他一贯谦虚,什么都说是略懂一二。”
  
      黑白子大喜道:“原来二位也是棋道中人,真是失敬,来来,到我棋室中去。”
  
      丹青生伸手拦住,道:“且慢!二哥,你不给我制冰,说甚么也不放你走。”说着就捧过一只白瓷盆,盆中盛满了清水。
  
      黑白子叹道:“四兄弟各有所痴,那也叫无可如何。”伸出右手食指,插入瓷盆。片刻间水面便浮起一丝丝白气,过不多时,瓷盆边上起了一层白霜,跟着水面结成一片片薄冰,冰越结越厚,只一盏茶时分,一瓷盆清水都化成了寒冰。
  
      向问天和王璟都大声喝彩。向问天道:“这‘黑风指’的功夫,听说武林失传已久,却原来二庄主……”丹青生抢道:“这不是‘黑风指’,叫做‘玄天指’,和‘黑风指’的霸道功夫,倒有上下之别。”一面说,一面将四只酒杯放在冰上,在杯中倒了葡萄酒,不久酒面上便冒出丝丝白气。王璟道:“行了!”
  
      丹青生拿起酒杯,一饮而尽,果然觉既厚且醇,更无半分异味,再加一股清凉之意,沁人心脾,大声赞道:“妙极!我这酒酿得好,风兄弟品得好,二哥的冰制得好。你呢?”向着向问天笑道:“你在旁一搭一档,搭档得好。”
  
      黑白子将酒随口饮了,也不理会酒味好坏,拉住王璟和向问天,道:“去,去!且让我见识一番名局,再与风兄弟杀上几盘。”
  
      丹青生道:“那有甚么好的?我们不如在这里喝酒。”王璟道:“四庄主也一起吧,咱们一面喝酒,一面看棋。”丹青生无奈,只得挟着那只大酒桶跟入棋室。
  
      只见好大一间房中,除了一张石几、两只软椅之外,空荡荡的一无所有,石几上刻着纵横十九道棋路,对放着一盒黑子、一盒白子。这棋室中除了几椅棋子之外不设一物,当是免得对局者分心。
  
      向问天走到石儿前,在棋盘的“平、上、去、入”四角摆了势子,跟着在“平部”六三路放了一枚白子,然后在九三路放一枚黑子,在六五路放一枚白子,在九五路放一枚黑子,如此不住置子,渐放渐慢。
  
      黑白双方一起始便缠斗极烈,中间更无一子余裕,黑白子只瞧得额头汗水涔涔而下。
  
      王璟眼见他适才以“玄天指”化水成冰,那是何等高强的内功修为,当时他浑不在意:弈棋只是小道,他却瞧得满头大汗;可见关心则乱,此人爱棋成痴,看来向问天对此了如指掌,多半是拣正了他这弱点进袭。
  
      黑白子见向问天置了第六十六着后,隔了良久不放下一步棋子,耐不住问道:“下一步怎样?”向问天微笑道:“这是关键所在,以二庄主高见,该当如何?”黑白子苦思良久,沉吟道:“这一子吗?断又不妥,连也不对,冲是冲不出,做活却又活不成。这……这……这……”他手中拈着一枚白子,在石几上轻轻敲击,直过了一顿饭时分,这一子始终无法放入棋局。这时丹青生和王璟已各饮了十七八杯葡萄美酒。
  
      丹青生见黑白子的脸色越来越青,说道:“童老兄,这是《呕血谱》,难道你真要我二哥想得呕血不成?下一步怎么下,爽爽快快说出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道:“好!这第六十七子,下在这里。”于是在“上部”七四路下了一子。
  
      黑白子拍的一声,在大腿上重重一拍,叫道:“好,这一子下在此处,确是妙着。”
  
      一局摆完,王璟道:“前人遗局固然精彩,然而若是没有创新,不免乏味,二庄主若是有兴趣,在下倒是新创了一类棋,与围棋有异曲同工之妙!”
  
      丹青生接口道:“不错,二哥大可一试,这位风兄善于创新,我观他的画作新颖高明,想来棋类也是!”
  
  公告: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,支持安卓,苹果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(按住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