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三十一章 梅庄比斗 中

第三十一章 梅庄比斗 中

    黑白子听得此言,大为感兴趣,说道:“风兄既有新棋,但请指教!”
  
      王璟说道:“借二庄主黑白棋子各十六枚一用。?  ?  w?w?w?.”黑白子自是同意。
  
      王璟便将十六枚白棋子雕刻成两车两马两炮两象两士五卒一帅,又示意黑白子照模学样,不多时便雕刻完成。王璟又取一张白纸画一个棋盘,将三十二枚棋子放在其上。
  
      王璟对众人一一介绍各种棋子的下法,以及规矩,如何判定胜负,并取名为象棋。
  
      众人皆叹,黑白子与王璟连下三局,但他是刚开始接触,如何能敌得过王璟,连输三局。黑白子不服,便继续缠着王璟下棋。于是又连下几句,黑白子渐渐摸索到门道,十局之后,渐渐不分胜负,黑白子大为自得。
  
      待下完棋,向问天道:“我这位风兄弟其实最是爱好剑法,琴棋诗画只是其次。这次我二人来到梅庄,乃是要和四位庄主打一个赌。”
  
      黑白子和丹青生齐声问道:“打一个赌?打甚么赌?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道:“我赌梅庄之中,无人能在剑法上胜得过这位风兄弟。”黑白子和丹青生一齐转看王璟。黑白子神色漠然,不置可否。丹青生却哈哈大笑起来,说道:“打甚么赌?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道:“倘若我们输了,这一幅图送给四庄主。”说着解下负在背上的包袱,打了开来,里面是两个卷轴。他打开一个卷轴,乃是一幅极为陈旧的图画,右上角题着“北宋范中立溪山行旅图”十字,一座高山冲天而起,墨韵凝厚,气势雄峻之极。令狐冲虽然不懂绘画,也知这幅山水实是精绝之作,但见那山森然高耸,虽是纸上的图画,也令人不由自主的兴高山仰止之感。
  
      丹青生大叫一声:“啊哟!”目光牢牢钉住了那幅图画,再也移不开来,隔了良久,才道:“这是北宋范宽的真迹,你……你……却从何处得来?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微笑不答,伸手慢慢将卷轴卷起。丹青生道:“且慢!”在他手臂上一拉,要阻他卷画,岂知手掌碰到他手臂之上,一股柔和而浑厚的内力涌将出来,将他手掌轻轻弹开。向问天却如一无所知,将卷轴卷好了。丹青生好生诧异,他刚才扯向问天的手臂,生怕撕破图画,手上并未用力,但对方内劲这么一弹,却显示了极上乘的内功,而且显然尚自行有余力。他暗暗佩服,说道:“老童,原来你武功如此了得,只怕不在我四庄主之下。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道:“四庄主取笑了。梅庄四位庄主除了剑法之外,哪一门功夫都是当世无敌。我童化金无名小卒,如何敢和四庄主相比?”丹青生脸一沉,道:“你为甚么说‘除了剑法之外’?难道我的剑法还当真及不上他?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微微一笑,道:“二位庄主,请看这一幅书法如何?”将另一个卷轴打了开来,却是一幅笔走龙蛇的狂草。
  
      丹青生奇道:“咦,咦,咦!”连说三个“咦”字,突然张口大叫:“三哥,三哥!你的性命宝贝来了!”这一下呼叫声音响极,墙壁门窗都为之震动,椽子上灰尘籁籁而落,加之这声叫唤突如其来,王璟不禁吃了一惊。
  
      只听得远处有人说道:“甚么事大惊小怪?”丹青生叫道:“你再不来看,人家收了起来,可叫你后悔一世。”外面那人道:“你又觅到甚么冒牌货的书法了,是不是?”
  
      门帷掀起,走进一个人来,矮矮胖胖,头顶秃得油光滑亮,一根头也无,右手提着一枝大笔,衣衫上都是墨迹。他走近一看,突然双目直瞪,呼呼喘气,颤声道:“这……这是真迹!真是……真是唐朝……唐朝张旭的《率意帖》,假……假……假不了!”
  
      帖上的草书大开大阖,便如一位武林高手展开轻功,窜高伏低,虽然行动迅捷,却不失高雅的风致。
  
      丹青生道:“这位是我三哥秃笔翁,他取此外号,是因他**书法,写秃了千百枝笔,却不是因他头顶光秃秃地。这一节千万不可弄错。”王璟微笑应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  
      那秃笔翁伸出右手食指,顺着率意帖中的笔路一笔一划的临空钩勒,神情如醉如痴,对向问天和王璟二人固是一眼不瞧,连丹青生的说话也显然浑没听在耳中。
  
      王璟也是暗叹:“向问天真是好手段,也不知道从哪偷的如此多奇珍异宝,简直跟射雕的曲灵风有的一拼。”
  
      秃笔翁向他愕然而视,过了好一会,说道:“换甚么?”向问天摇头道:“甚么都不能换。”秃笔翁道:“二十八招石鼓打穴笔法!”黑白子和丹青生齐声叫道:“不行!”秃笔翁道:“行,为甚么不行?能换得这幅张旭狂草真迹到手,我那石鼓打穴笔法又何足惜?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摇头道:“不行!”秃笔翁急道:“那你为甚么拿来给我看?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道:“就算是在下的不是,三庄主只当从来没看过便是。”秃笔翁道:“看已经看过了,怎么能只当从来没看过?”向问天道:“三庄主真的要得这幅张旭真迹,那也不难,只须和我们打一个赌。”秃笔翁忙问:“赌甚么?”
  
      丹青生道:“三哥,此人有些疯疯癫癫。他说赌我们梅庄之中,无人能胜得这位华山派风朋友的剑法。”秃笔翁道:“倘若有人胜得了这位朋友,那便如何?”向问天道:“倘若梅庄之中,不论哪一位胜得我风兄弟手中长剑,那么在下便将这幅张旭真迹《率意帖》奉送三庄主,将那幅范宽真迹《溪山行旅图》奉送四庄主,还将在下心中所记神仙鬼怪所下的围棋名局二十局,一一录出,送给二庄主。”秃笔翁道:“我们大哥呢?你送他甚么?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道:“在下有一部《笑傲江湖》琴箫合奏曲谱,乃是我的一位至交好友所创,十分了得,这位风兄弟也擅长抚琴,与大庄主倒是可以合奏一曲,好是不好,大庄主自会判断。”
  
      丹青生道:“风兄弟才高,我自是信的,可是他年纪轻轻,难道我梅庄之中……嘿嘿,这可太笑话了。”
  
      黑白子道:“倘若我梅庄之中,果然无人能胜得风少侠,我们要赔甚么赌注?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说道:“我这风兄弟最是喜爱剑法,欲见识各家剑法,博取众人之长,并不求名利。我们来到梅庄,不求一事,不求一物。风兄弟只不过来到天下武学的巅峰之所,与当世高手印证剑法。倘若侥幸得胜,我们转身便走,甚么赌注都不要。”
  
      三人大为意动,互相看了一眼,便达成默契。
  
      丹青生道:“说的好,风兄弟既然如此高风亮节,我几人再推辞,未免说不过去,便和风兄弟来比划两手。风兄弟,你的剑呢?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笑道:“来到梅庄,怎敢携带兵刃?”
  
      丹青生放大喉咙叫道:“拿两把剑来!”外边有人答应,接着丁坚和施令威各捧一剑,走到丹青生面前,躬身奉上。丹青生从丁坚手中接了剑,道:“这剑给他。”施令威道:“是!”双手托剑,走到王璟面前。
  
      黑白子忽道:“四弟且慢。这位童兄打的赌,是赌我们梅庄之中无人胜得风兄。丁坚也会使剑,他也是梅庄中人,倒也不必定要你亲自出手。”他越听向问天说得有恃无恐,越觉此事不妥,当下决定要丁坚先行出手试招,心想他剑法着实了得,而在梅庄只是下人身分,纵然输了,也无损梅庄令名,一试之下,这风纪中剑法的虚实便可得知。
  
      向问天道:“是,是。只须梅庄之中有人胜得我风兄弟的剑法,便算是我们输了,也不一定是四位庄主亲自出手。这位丁兄,江湖上人称‘一字电剑’,剑招之快,世所罕见。风兄弟,你先领教这位丁兄的一字电剑,也是好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丹青生将长剑向丁坚一抛,笑道:“你如输了,罚你去吐鲁番运酒。”
  
      丁坚躬身接住长剑,转身向令狐冲道:“丁某领教风爷的剑法。”刷的一声,将剑拔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请!”王璟回道,当下也拔剑出鞘,将剑鞘放在石几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