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三十五章 上黑木崖

第三十五章 上黑木崖

    时值寒冬季节,北地颇有些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的感觉,到处是白皑皑的一片。?  ww?w?.?
  
      洛阳,绿竹巷。任我行,任盈盈,向问天三人正翘以盼。只见远处似乎有一个人影,再闪动几下,就到了跟前,正是王璟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笑道:“哈哈,王兄弟果是信人!寒冬腊月依然前来赴约。”任盈盈也是一脸的喜意。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任前辈看来起精神多了,可是功力尽复?”说完又朝任盈盈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老夫还召集了不少旧部,东方狗贼倒行逆施,早引得天怒人怨,此去借助内应直捣黄龙,一定可以将东方狗贼碎尸万段。”任我行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黑木崖易守难攻,前辈既然已经安排妥当,在下就静看前辈的手段了,只是前辈答应的事情可不要忘了。”王璟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自然,老夫向来说一不二。”任我行回道。
  
      寒暄一番,四人说说笑笑赶往黑木崖。向问天包了一辆大马车,马车外包裹的甚是严密,如此可以掩人耳目。任我行一路上吹嘘自己以往叱咤风云的战绩,王璟附和几句,又问了一些江湖轶事,倒是大开眼界。
  
      离平定州西北四十余里,山石殷红如血,一片长滩,水流湍急,那便是有名的猩猩滩。更向北行,两边石壁如墙,中间仅有一道宽约五尺的石道。这是去往黑木崖的必经之路,因此猩猩滩遍布神教的探子,外人若想经过,难如登天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、王璟一行人坐了几天的马车,终于到达。于猩猩滩和内应上官云汇合,几人便装扮成上官云的随从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日月教教众把守严密,但一见到上官云,都十分恭谨。一行人经过三处山道,来到一处水滩之前,上官云放出响箭,对岸摇过来三艘小船,将一行人接了过去。王璟心道:“倒是有些水泊梁山的意味,外人不明就理,估计连地方都找不到,想要强攻就更不可能了。”
  
      到得对岸,一路上山,道路陡峭。上官云等在过渡之时便已弃马不乘,一行人在松柴火把照耀下徒步上坡。这一路上山,地势极险,两旁都是万丈悬崖,稍不留意,摔下去必定丧命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关卡重重,幸得上官云带路,无人阻拦。到得总坛时天尚未明,上官云命人向东方不败急报。不多时,一名身穿黄衣的教徒走进来,双手展开一幅黄布,读道:“日月神教文成武德、仁义英明教主东方令曰:贾布、上官云遵奉令旨,成功而归,殊堪嘉尚,上崖进见。”
  
      上官云躬身道:“教主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。”又大声喊道:““教主赐属下进见,大恩大德,永不敢忘。”他属下众人一齐说道:“教主赐属下进见,大恩大德,永不敢忘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几人也随着喊话,心里却咒骂东方不败好不要脸,如此阿谀奉承的话语,竟然人人喊的这么欢快。
  
      一行人沿着石级上崖,经过了三道铁门,每一处铁闸之前,均有人喝问当晚口令,检查腰牌。到得一道大石门前,只见两旁刻着两行大字,右是“文成武德”,左是“仁义英明”,横额上刻着“日月光明”四个大红字。
  
      过了石门,只见地下放着一只大竹篓,足可装得十来石米。一行人跨进竹篓。铜锣三响,竹篓缓缓升高。原来上有绞索绞盘,将竹篓绞了上去。崖顶太高,中间有三处绞盘,共分四次才绞到崖顶。
  
      王璟连几十层的电梯都坐过,这些当然不在话下,只是暗叹选定黑木崖作为基地的人真是好眼光,好手段,看看单是对地利的运用,就要甩出正道人士无数条街。
  
      好容易到得崖顶,太阳已高高升起。日光从东射来,照上一座汉白玉的巨大牌楼,牌楼上四个金色大字“泽被苍生”,在阳光下出闪闪金光,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。王璟知道原著中东方不败的作风,倒是没什么惊奇的。任我行却是冷哼一声:“好大的排场!”
  
      上官云朗声叫道:“属下白虎堂长老上官云,奉教主之命,前来进谒。”
  
      右一间小石屋中出来几人,将任我行几人引领了进去。从牌楼到大门之前,是一条笔直的石板大路。进得大门后,另有两名紫衣人将五人引入后厅,说道:“杨总管要见你,你在这里等着。”上官云道:“是!”垂手而立。
  
      过得许久,才听得脚步声响,步声显得这人下盘虚浮,无甚内功。一声咳嗽,屏风后转出一个人来。只见这人三十岁不到年纪,穿一件枣红色缎面皮袍,身形魁梧,满脸虬髯,形貌极为雄健威武。显然这就是杨莲亭了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几人正想上前制服杨莲亭,好让他带路。这时候,殿外冲进几个人,只见一老者被五花大绑,满脸悲愤的喊道:“东方兄弟,你我几十年过命的交情,还不相信我老童吗?定是杨莲亭那小人欺瞒与你,东方兄弟,你出来见我!”
  
      杨莲亭听得此话,大怒:“好你个童百熊,竟敢骂我,也罢,就让你死心好了,你且进来与我面见教主吧。”说完又对上官云说道:“上官长老,你也进来,看看叛徒的下场。”
  
      杨莲亭带领众人穿过三道铁门,进得一个大殿,殿堂阔不过三十来尺,纵深却有三百来尺,长端彼端高设一座,坐着一个长须老者,那自是东方不败了。
  
      殿中无窗,殿口点着明晃晃的蜡烛,东方不败身边却只点着两盏油灯,两朵火焰忽明忽暗,相距既远,火光又暗,此人相貌如何便瞧不清楚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当即按耐不住,飞身而起,向东方不败拍去,大叫道:“东方狗贼,拿命来!”
  
      事突然,众人皆来不及反应。那东方不败也是一脸惊愕,竟然没有躲闪,被任我行一掌击中,倒飞出几米远,砸在后边的墙壁上,喷出大口鲜血,随即身亡。
  
      全场人皆惊,任我行也是不敢相信:“东方狗贼这就死了?”又看看了自己的手掌。只有王璟知道这东方不败根本就是假的。
  
      过得一会儿,童百熊反应过来,大怒道:“还我东方兄弟命来。”竟然挣脱了绳索,一拳向任我行打去。这童百熊还真是忠心,东方不败要杀他,他眼见东方不败生身死,第一反应就要报仇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见童百熊攻来,哈哈大笑,一掌抵住童百熊铁拳,吸星**全力施展,童百熊顿时无法动弹,体内真气向任我行涌去,不到片刻功夫,像是苍老几十岁。任我行再一掌,立时结果了童百熊。也是童百熊被仇恨冲昏了头脑,竟然大大咧咧的挥拳打任我行,毫不设防,自然被吸干真气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切生不过片刻功夫,杨莲亭见得两人身死,大喊道:“还楞着做什么,还不快快捉拿反贼。”众殿内武士反应过来,齐齐攻向任我行几人。他自己却是慌忙向侧门逃走。
  
      向问天却是眼尖,纵身上前,挡住杨莲亭,狰笑道:“杨莲亭!你往哪里逃!”轻松将其提起,正想一掌结果了他。
  
      王璟喊道:“且慢!”向问天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王璟,王璟解释道:“东方不败哪有这么容易被杀,一定是假的,留他一命,且让他带路。”
  
      殿内武士大多是小喽啰,被任我行三拳两脚轻松解决。大殿内就只剩任我行几人和杨莲亭了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闻言如梦初醒,走过去掐住杨莲亭的脖子,大怒道:“说!东方狗贼在哪里?”
  
      杨莲亭涨红了脸,说道:“好、、、我说。”
  
      任我行放下杨莲亭,示意他赶紧交代。杨莲亭冷笑道:“东方教主天下无敌,你们胆敢去送死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好,我就带你们去见他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自进来之后一直没有动手,他知道东方不败并不在这里,而是养精蓄锐,等待见到真正的东方不败再与其决战。
  
      杨莲亭在向问天的胁迫下,带领众人向内走去。一场决战即将爆。
  
  本站重要通知: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?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会员同步书架,文字大小调节、阅读亮度调整、更好的阅读体验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阅读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