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三十七章 战东方不败

第三十七章 战东方不败

    王璟激得东方不败后出手,自然是有用意的。  w?w?w?.??见识过东方不败秒杀上官云的度,快到极致,倘若让东方不败得了先手,以王璟的度还不能做到后制人。
  
      王璟也不客气,当前就是一剑,快刺向东方不败的咽喉,这一招乃是强攻,只见东方不败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拈住一枚绣花针,长不过寸,用力一拨,竟然直接将王璟的长剑荡开了去,武功之高,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王璟早料到如此情况,若是一击即中,东方不败岂能有如此名声。当即接连刺去四剑,剑剑不离开东方不败要害,东方不败“咦”的一声,赞道:“剑法很不错啊!”左拨一下,右拨一下,上拨一下,下拨一下,将王璟刺来的四剑尽数拨开。
  
      王璟仔细观察东方不败出手的破绽,这绣花针拨弄四下,周身并无不顺畅之处,可见东方不败这四下出手已经毫无破绽。王璟无奈,来不及回剑再刺,只得大喝一声,当头劈砍。
  
      东方不败见状,拈住绣花针,灌注内力,向上一举,挡住长剑,长剑竟然砍不下去。王璟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,手臂微酸,赞道:“举轻若重!”东方不败回道:“好见识!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团红色物件迅飞向王璟左眼,此时已经来不及回剑抵抗,倘若运转螺旋九影身法,倒是能够闪避。但如此做,势必落入东方不败的节奏。当即长剑转动,也向东方不败的左目刺去,此举乃是两败俱伤的打法,东方不败肯定不会如此选择。
  
      果然,东方不败向右一跳,避开了这一剑,但也导致绣花针失去了准头,从王璟左边眉毛而过,王璟只觉得眉间一股凉意,几根眉毛闪落而下。
  
      东方不败赞道:“小子,好胆识!”王璟也不答话,长剑如疾风暴雨般狂劈,不容对方缓手反击。东方不败左拨右挡,一一接下。每挡几下便有空回上一句:“好剑法!好剑法!”
  
      王璟的内力和度此刻比原著的令狐冲要高上不少,是以东方不败虽能一一接下,却要好几下才能留有余力。每当想要反攻之时,王璟瞧准间隙,连着下一轮的狂劈乱刺,东方不败无奈,只得再次举针抵抗。如此十几轮之后,王璟已经出剑了五六十招,两人都没运用轻功身法,东方不败竟然没能找到机会还击。任我行三人看的目瞪口呆,万万没料到王璟半年时间,剑法又小有进步。
  
      再过得一会儿,东方不败挡住一剑后,迅跳开,说道:“小子,好犀利的剑法!看来不运转身法,还拿你不下。”
  
      话音未落,只见得一个红色影子快向王璟冲来,东方不败拿的是绣花针,此乃短兵器,最是适合近身攻击,王璟万没料到东方不败的度如此之快,还好螺旋九影身法已经大成,瞬间向上腾空而起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下倒是出乎东方不败的意料,常人要么后退,要么向旁边闪避,一时没料到王璟会向上跃起。就这一刹那间,王璟提剑下刺,这一击,由上至下,带着重力的加成作用,不宜硬接,东方不败也是反应迅,于间不容之际,飞后退,葵花身法运转到极致。任我行三人见王璟与东方不败激斗如此之久,尚未落入明显下风,暗自惊叹,又暗自庆幸,有如此高手相助,何愁大事不成。
  
      东方不败立定,问道:“好身法!这是什么武功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到:“九阴真经的轻功身法,名叫螺旋九影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二百年前的江湖第一奇书?”东方不败和任我行同时惊诧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两位好见识!”王璟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与我的葵花身法比起来如何?”东方不败冷哼一声。再次化为一道红影,疾驰而来,王璟再次使出螺旋九影身法,二人就此斗起身法来了。只见一道红影追着一道白影,时左时右,时上时下,追逐不停。由于度太快,残影还未消失,任我行勉强看的清楚两人身形,在向问天和任盈盈看来,漫天遍地都是影子,杨莲亭则是压根什么都没看明白。
  
      再过得三炷香功夫,白影度渐缓,原来是王璟内力没有东方不败深厚,长时间使用身法,慢慢内力不支。东方不败见此情形,说道:“没想到年轻一辈出了你这样的高手,剑法、身法均是绝顶,若是内力再深厚些,鹿死谁手,尤未可知!”
  
      “东方教主若以为胜券在握,未免高兴的太早,在下尚有杀手锏未曾使出。”王璟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本教主也是。如此,便一招定胜负吧!”东方不败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,且看我九影神剑!”王璟一声大喝。“葵花挪移**”,东方不败喝道。
  
      只见王璟将螺旋九影身法运转到极致,赫然出现九个影子,均是右手持剑,左手出拳,向东方不败攻去。东方不败则是将整个房间的墙壁强行挪移撞向王璟,右手出绣花针挡住王璟的长剑。
  
      哄的一声巨响,整个房间倒塌,烟尘四起,中间伴杂着绣花针和长剑撞击的砰砰声。任我行、向问天护住任盈盈顶住倒塌的房梁,杨莲亭则没有这种好运,被倒塌的房梁击中双腿,他倒是颇为硬气,脸色僵硬,忍住没有哼出声来。
  
      半响之后,王璟和东方不败从烟尘中站起来,两人皆是满脸灰尘。王璟右手持剑而立,左手抚住胸口,嘴里吐出大口鲜血,显然是内脏被震伤。东方不败咳嗽几声,吐出几口血丝,右胸口衣服上赫然是一个大拳印,显然是肺叶受损。
  
      王璟望向东方不败,说道:“东方教主,你不愧是天下第一,我败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东方不败则毫无得胜的喜悦,大怒道:“小子,你使奸。”
  
      却原来是王璟在两人相交的瞬间,左手使出大伏魔拳打向东方不败右胸,东方不败听得他喊九影神剑,只挡住了他的剑,却没料到他还会乘机出拳,是以中招。
  
      任盈盈见此情形,连忙上去搀扶住王璟,问候他有无大碍,王璟示意她放宽心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和向问天眼见东方不败受伤,王璟和东方不败也已经交手完毕,哪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。任我行提起长剑,向问天提起软鞭,齐齐攻向东方不败。
  
      东方不败肺叶受损,度也受到影响,但还是快过任我行和向问天,只见他一根绣花针穿来穿去,闲庭写意,不多时,向问天双腿便已中针,倒地不起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学着王璟的样子,持剑快攻,东方不败只好持针相拨。东方不败毕竟经过一场大战,内力消耗过大,任我行强攻三四十招之后,渐渐不支,任我行瞧准机会,施展吸星**,抓住东方不败左肩,东方不败此时内力所剩无几,眼看要被吸干真气,哪能如任我行所愿,当即拼着两败俱伤的心思,聚起残存的内力,灌注在绣花针中,射向任我行左眼,如此近距离,任我行来不及躲闪,一声惨叫,后退几步。东方不败此时内力耗尽,随即倒地不起,挣扎着爬向杨莲亭。
  
      好大会儿,东方不败才和杨莲亭爬到一起,说道:“莲弟,我已经尽力而为,他们、、、武功都很强。”杨莲亭见此,面如死灰,喃喃道:“哎,想不到你都败了,奈何,奈何!”
  
      东方不败苦笑道:“任教主,终究是你胜了,是我败了。倘若单打独斗,你是打不过我的。”
  
      任我行沉默半响,说道:“不错,你武功比我高,我很是佩服,就连王小子,我估计也打不过。”
  
      东方不败回道:“你能这么说,足见男子汉大丈夫气概。我内力耗尽,又身受重伤,我、、、我就要死了,请、、、请你瞧在我这些年善待盈盈的份上,饶过莲弟一命,将他逐下黑木崖便是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任我行还没回答,杨莲亭就怒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死则死矣,求饶做什么?”说完竟一头撞向石板,就此身死。东方不败见状,叹道:“也罢,你且随我去吧,但愿下辈子我能做一回女人,咱们做一世夫妻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见状,颇有些同情这二人,说起来他倒是跟东方不败无冤无仇,对方身死,也有他的责任。便上前问道:“东方教主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?”
  
      东方不败回道:“我死之后,麻烦你将我二人合葬在一起,就埋在这花园地下吧。这是葵花宝典,就当作我给你的报酬吧。”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件衣服,上面满是蝇头小字,放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王璟回到:“这个没有问题,高手哪怕死去,尸身也不容轻辱,任教主这点风度想必是有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东方不败听得此话,随即含笑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