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三十八章 图谋易筋经

第三十八章 图谋易筋经

    任我行、王璟、向问天、任盈盈四人从东方不败的闺房中出来,经过花园、地道,回入殿中。  w?w?w?.??
  
      任我行传下号令,命各堂长老、香主齐来会见。他坐入教主的座位,笑道:“东方不败这厮倒有不少鬼主意,高高在上的坐着,下属和他相距既远,敬畏之心自是油然而生。这叫做甚么殿啊?”
  
      此时上官云已死,向问天出列道:“东方不败管这叫承德殿,想来是自诩文成武德之意。”任我行呵呵而笑,道:“文成武德!文武全才,那可不容易哪。”
  
      向问天笑道:“王兄弟正是文武双全,文可比江南四友,武虽比不过东方不败,亦不远矣,跟大小姐般配无比。教主何不趁此机会,定下日期,来个双喜临门。”
  
      任我行哈哈大笑:“不错,璟儿,当日我在杭州邀请你加盟本教,并答应将盈盈许配与你。其时我光身一人,甫脱大难,所许下的种种诺言,你都未必能信,此刻我已复得教主之位,第一件事便是旧事重提……”说到这里,右手在椅子扶手上拍了几拍,说道:“待你与盈盈成婚后,这个位子,迟早都是你坐的,哈哈,哈哈!”
  
      任盈盈听得此话,美目顾盼,有些期盼的看着王璟。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任前辈果是信人,晚辈尚有些要事,请任前辈将真武剑和太极拳经给我,待我办完事后,再来迎娶盈盈。不如前辈意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鉴于王璟比原著中令狐冲武功高的太多,竟然能跟东方不败单打独斗,任我行也不敢过分相逼,回道:“一个月时间足够了吧,你可别辜负盈盈的情意,若不然,我铲平你华山!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任前辈多虑了,在下岂敢,再说我也舍不得盈盈,怎会失约!”
  
      “如此甚好,哈哈、、、”任我行笑道。任盈盈则是一脸的喜意。
  
      恰在这时候,殿外有十余人朗声说道:“玄武堂属下长老、堂主、副堂主,五枝香香主、副香主参见文成武德、仁义英明圣教主。教主中兴圣教,泽被苍生,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。”
  
      任我行接受了众人的参拜,暗道自己以前太仁慈了,从未让教众跪拜,失了威严,以至于东方不败居然敢篡位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又进来一批人,这一批却是东方不败的派系,一个个胆战心惊,任我行倒是枭雄气度,洋洋得意的说道:“你们以前都在东方不败手下服役,所干过的事,本教主暗中早已查得清清楚楚,一一登录在案。但本教主宽大为怀,既往不咎。今后只须大家尽忠本教主,本教主自当善待尔等,共享荣华富贵。”
  
      瞬时之间,殿中颂声大作,都说教主仁义盖天,胸襟如海,大人不计小人过,众部属自当谨奉教主令旨,忠字当头,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,立下决心,为教主尽忠到底。
  
      各堂堂主和香主赞颂之辞越说越响,显然众人心怀极大恐惧,自知过去十余年来为东方不败尽力,言语之中,更不免有得罪前任教主之处,今日任教主重登大位,倘若要算旧帐,不知会受到如何惨酷的刑罚。更有一干新进,从来不知任我行是何等人,只知努力奉承东方不败和杨莲亭便可升职免祸,料想换了教主仍是如此,是以人人大声颂扬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待众人说了一阵,声音渐渐静了下来,又道:“但若有谁胆敢作逆造反,不服令旨,那便严惩不贷。一人有罪,全家老幼凌迟处死。”众人齐声道:“属下万万不敢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暗道:“任我行手段不错,恩威并施,可惜人心已坏,又有几人能如向问天一般,这些人可用却不能重用。”
  
      只听得有人向任我行揭东方不败的罪恶,说他如何忠言逆耳,偏信杨莲亭一人,如何滥杀无辜,赏罚有私,爱听恭维的言语,祸乱神教。有人说他败坏本教教规,乱传黑木令,强人服食三尸脑神丸。另有一人说他饮食穷侈极欲,吃一餐饭往往宰三头牛、五口猪、十口羊。更有人骂他喜怒无常,哭笑无端,有人骂他爱穿华服,深居不出。更有人说他见识肤浅,愚蠢胡涂;另有一人说他武功低微,全仗装腔作势吓人,其实没半分真实本领。
  
      这一幕幕让王璟大涨见识,这些人拍马屁,说瞎话的本领,简直登峰造极,看的直令人作呕。
  
      王璟转头跟任盈盈说道:“盈盈,你陪我走走吧。”任盈盈浅笑道:“好啊!”王璟牵着任盈盈的手,二人并肩而出,经过那座汉白玉的牌楼,从竹篮下挂了下去。二人偎倚着坐在竹篮之中,眼见轻烟薄雾从身旁飘过,与崖上长殿中的情景换了另一个世界。王璟向黑木崖上望去,但见日光照在那汉白玉牌楼上,出闪闪金光。
  
      王璟看着任盈盈的玉容,说道:“盈盈,你与任前辈多年未见,你这一个月多陪陪他。待我办完事,就来接你,咱们去绿竹巷居住好不好?”任盈盈回道:“璟哥,你不喜欢黑木崖吗?”“也不是,只要有你在的地方,我都喜欢。只是我跟你认识在绿竹巷,更喜欢那里多一点。”王璟回道。任盈盈羞涩道:“嗯、、、”声音细不可闻,她哪里听得如此直白的情话。
  
  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任盈盈低声说道:“璟哥,你现在的武功,应该是天下第一了,但要小心阴谋诡计,但愿你此去事事顺利,早日归来,我……我在这里日日夜夜望着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道:“我晓得,我可舍不得盈盈你这个大美人。”说完伸嘴在任盈盈秀美的脸颊上轻轻一吻,任盈盈顿时满脸飞红,轻轻捶了下王璟胸口,王璟假装一咧嘴道:“哎呦,你打到我伤口了。”任盈盈急忙轻抚他胸口道:“璟哥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王璟抓住任盈盈的素手,笑道:“哈哈,我逗你的呢!”任盈盈闻言娇羞无限,挣开手推开了他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又说道:“所谓武无止境,现在对我来说,只有少林寺的易筋经能助我快增进内功了。待我取来后,咱们一起练武,抚琴舞剑,岂不快哉!”任盈盈担忧道:“可是少林寺高手如云,璟哥你可需要帮手?”“不用,除非强攻,不然人多只是打草惊蛇,反倒不如我一人容易得手!”王璟回道。“嗯,那你一定要小心。”任盈盈说道。
  
      二人说了半天的情话,就各自回房修养去了,王璟肺腑被震伤,在黑木崖修整了三天。三天后,王璟拿着真武剑和太极拳经,牵过马,上马出了日月神教。任盈盈在旁边依依不舍的送他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