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四十章 涌动

第四十章 涌动

    王璟得到易筋经之后,快马往华阴县家里赶去。??  w?w?w?.若是去迎娶任盈盈,必须跟家里还有师父岳不群交代。不日到达家里,他父母自是一顿教训,说他这么久不归家,又是一顿嘘寒问暖,担心他在外边没过好。王璟把他要迎娶任盈盈的事情一说,他父母倒是很高兴,毕竟儿子成亲,也是他们一直期盼的,便嘱咐王璟备好聘礼,不可缺了礼数,早日归来。
  
      王璟处理好家里的事情,就赶往华山而去。见过师父师娘和一众师兄弟自是不提。王璟把这段时间生的事情一一告诉岳不群和宁中则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大怒道:“璟儿,你是我最看好的弟子,你要迎娶魔教任我行的女儿,可是要置我华山于不顾吗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弟子不敢,弟子从没有想过要背弃华山,弟子的所作所为,只想光大我华山,至于我和盈盈,是两情相悦的,有弟子在一天,绝不会让任我行进犯华山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叹道:“璟儿,你武功既高,东方不败一死,你就是天下第一高手了,只是人言可畏,你与任盈盈在一起,叫正道如何看我华山?”
  
      原著中令狐冲想跟任盈盈在一起,岳不群强烈反对。由于王璟对华山贡献太大,自东方不败一死,还是天下第一高手。华山也是蒸蒸日上,岳不群倒也不怕事,只是顾忌名声,委婉的劝道。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师父,若真如此,请师父将我逐出华山吧,弟子虽不在华山,仍当师父师娘如同以往。华山有事,弟子也绝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  
      宁中则在一旁问道:“璟儿,你可是真心要娶任大小姐?你可知兰儿一直记挂着你?”
  
      “师娘见谅,我只当兰儿是我师妹,我已经答应了盈盈,一个月后去迎娶她。”王璟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哎、、、”宁中则叹道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见此,估计是劝不了王璟了,便摆手道:“你先下去吧,逐你华山之事再看吧,我华山如今已不需要看别人脸色了,你只需记得持身秉正,便仍是我岳不群的弟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多谢师父!”王璟回道。又对宁中则说道:“师娘,李师妹那里,就麻烦您开导于她了。”说完告退而去。
  
      王璟在华山又住了几天,与令狐冲大醉一场。又指点了几下众师弟师妹,然后唤来林平之,嘱咐他勤奋练功,过几个月好找余沧海报仇。
  
      华山事毕,王璟便赶往黑木崖而去,已经半个月了。任盈盈每日在黑木崖山下翘以盼。见得王璟到来,大喜过望,如乳燕投林般飞奔入王璟怀抱,两人说了一会儿情话,就一起上得崖顶见任我行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见得王璟到来哈哈大笑道:“璟儿,盈盈果然没看错你。一个月后就是黄道吉日,我要昭告江湖,给你们办一个盛大的婚礼,你意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任盈盈更是一脸的喜悦,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婚礼越隆重越好。王璟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,回道:“那一切有劳任前辈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任我行当即唤来向问天,吩咐他安排下去,务必通知到江湖各有头有脸的门派,还放出狂言,敢不来道贺的门派,统统剿灭。向问天立即着手去安排去了。
  
      王璟和任盈盈便住在黑木崖,只待一个月后成亲,二人都是江湖中人,倒也不忌讳婚前相见。王璟一边修炼易筋经,一边与任盈盈弹琴练剑,情意绵绵,倒是过得惬意无比。却不知江湖上因为他二人成亲的消息,一时间整个江湖震动。
  
      嵩山派大殿,左冷禅接到消息,哈哈大笑,只是声音有些尖锐:“岳不群,这次终于让我逮到你的把柄了,不怕你不就范。”随即修书一封:“你华山弟子勾结魔教,你要给我一个交代,若不然就同意并派,此事就接过。”让人交付岳不群。左冷禅还是如原著一般被岳不群阴了,卧底劳德诺将岳不群给的假剑谱给他,他修炼后意气风,只感觉自己武功大进,大概能跟东方不败叫板了。随即紧锣密布的置办起并派的事情来。
  
      华山玉女峰,岳不群收到左冷禅的信,心里暗暗高兴:“光大我华山的机会来了,左师兄,感谢你,我会踩着你,成就我华山的威名!你以为派遣劳德诺来监视我,我会不知道?”
  
      泰山派天门道人,恒山派定逸师太都是一脸的怒气,很不爽王璟作为华山弟子,竟然敢娶魔教的圣女,还打算修书去问问岳不群是怎么回事。衡山派莫大先生早知道王璟这人胆大包天,但心持正义,并不放在心上。
  
      冲虚道长这才反应过来,王璟为何会全力的帮助任我行对付东方不败,恐怕前段时间说任我行可能要进犯也有他自己的目的,只是他想不明白目的何在,王璟对他武当派是实打实的大恩,也就没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五霸岗,众邪派人士集聚,端的是热闹无比。祖千秋,老头子,夜猫子计无施,桃谷六仙,黄伯流,司马大,蓝凤凰以及汉水的神乌帮等,众群雄共计几千人,听到消息6续到来,齐来为圣姑任盈盈祝贺。只见群雄有的挑着大担子,有的拿着名贵字画,还有的拿着宝参,有的推着大坛美酒,皆是珍贵无比。
  
      众群豪议论纷纷,有的说道:“圣姑大婚,咱们自然是要来道贺的,只是不知道姑爷是何模样?”另有去过衡山城的人回道:“听说是华山的三弟子,人俊秀的很,武功也很高!”“哦哦,那就好,圣姑好眼光。”那人回道。“那当然,姑爷当然了不起,听说就是姑爷跟任教主联手杀了东方不败,武功能不高吗?”另一个人颇为了解内情的模样。一时间群雄激动不已,都夸道:“姑爷跟圣姑果真是般配,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  
      这时候计无施出列道:“众位且听我一言,咱们人数太多,黑木崖恐怕安置不下,不若咱们每家出一个代表,带上礼单,前去观礼,其他人就在这里庆贺,如此可保证有条不紊,众位以为如何?”
  
      群雄一听,纷纷认为此言有理,各家又吵吵闹闹的争代表名额,好不热闹。待众人商议完毕,只待大婚日期到来,好上黑木崖前去观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