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四十一章 大婚

第四十一章 大婚

    黑木崖,任盈盈闺房。??  ??w?w?w?.?蓝凤凰和几个妇人正在忙碌的给任盈盈梳妆,不多时,任盈盈头戴凤冠,佼佼乌丝盘起,娇脸如红霞,朱唇如绛脂,巧眉顾盼,杏眼含春。身着霞帔,玉带珠花,肩若削成,腰若约素,手挽罗翠软纱,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。端的是缓缓步若移莲,娇娇倾如国色。
  
      蓝凤凰调笑道:“姐姐你真美,就是女儿家看了也不免心动呢!”
  
      任盈盈满脸羞红,啐道:“臭丫头,竟敢调笑我,等你哪天嫁人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蓝凤凰咯咯笑道:“哎呀,姐姐恼怒了!”说完两人又闹了一阵,风光无限。
  
      却说黑木崖大殿之上,更是热闹无比。只见处处张灯结彩,一幅大红地毯直从大殿门口铺到喜堂,两边皆是鼓手,唢呐手。这却是王璟的主意,众人开始不懂,但铺好之后一看效果,都赞不绝口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高坐主位,王璟和向问天在底下迎客。不多时,宾客6续到来。日月神教一众长老,香主最先来到,先是同向问天,王璟打好招呼,道一声恭喜,就去拜见任我行,各自安排好人手,部分站岗放哨,部分准备婚礼琐事。
  
      再过得一会儿,五霸岗派遣的代表携礼单前来庆贺,祖千秋,老头子,计无施等赫然在列,一行人有认识的与王璟见礼,不认识的却是向问天接待,一一介绍。向问天不愧是见多识广之辈,三言两语,便将众人特点一一道来,王璟也因此大涨见识。
  
      神教众人和一行邪派人士于大殿之中,有认得的互攀交情,不认得的便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早有仆人置好案桌,酒水于红毯两侧,一时间熙熙攘攘,好不热闹。任我行也是一脸的高兴,丝毫没摆教主架子,只是一只眼睛戴着眼罩,未免不美,众人也不敢多说,只是拱手道喜,遥相庆贺。
  
      众人坐定,约摸过了三炷香时间,就快到吉时了,任我行吩咐一下人去问大小姐梳妆完毕没有,又招来向问天问到:“为何没有见到正道人士前来贺礼的?难道没有通知下去?”向问天只好答到:“兴许是路途遥远,一时间尚未到齐。”任我行回道:“过得时辰不到,敢不来的,一一记下,通通剿灭!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外边传来声音,华山派前来庆贺,王璟急忙冲去门去,却见6大友上得崖来,王璟问道:“6师弟,大师兄为何没来?”6大友脸色有些顾忌,王璟见状哪不明白,走上前去,6大友低声说道:“大师兄和师父去了嵩山,左冷禅召集众人说是有要事相商。大师兄托我带了一坛竹叶青,他说你会明白他的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心下了然,大师兄意思是不管王璟如何,都当他是小时候一起喝酒的小伙伴。王璟带6大友见过任我行,便将他安排在左第一排,正是离他最近的地方。任我行见华山来人,觉得岳不群很是识时务,暗自得意不已。
  
      再过得一会儿,武当,衡山,恒山,少林,以及一些小门派6续派人前来,只是都是一些低辈分弟子,王璟一一与他们见礼,安排好坐席自是不提。又等了一会儿,估计是没人前来了。
  
      此时吉时已到,王璟上前到任我行跟前说道:“左冷禅召集众人,估计是有什么密谋!”任我行按耐住怒气,说道:“别耽误了吉时,左冷禅和泰山派如此不给面子,迟早将他们通通剿灭。”
  
      这时候,新娘任盈盈已经在蓝凤凰搀扶下,施施然而来,但见玉步轻移,身形婀娜。一众邪派人士见到,齐声祝贺,又说不出什么特别文雅的话,翻来覆去就那么两句,任盈盈听得一阵无语。
  
      王璟走过去牵住任盈盈的手,任盈盈轻声道:“璟哥,我好欢喜。”王璟笑道:“我也是!”旁人又是一阵欢呼。王璟牵着任盈盈,先是给任我行躬身一礼,然后对着众人说道:“感谢各位前来道贺!我与盈盈的相识,源于琴艺,今日特献一曲,送给盈盈,也同请诸位品鉴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早有下人拿来一架瑶琴,王璟坐在琴边,任盈盈陪伴在他旁边。只见他轻拨琴弦,悠扬的琴音传来,轻盈欢快。过得一会儿,声音渐渐高昂,犹如凤鸣,再一会儿,凤鸣充满柔情蜜意,犹如向爱人表达浓浓的爱意。赫然便是一曲凤求凰,任谁听了都知道这其中的意味。众群雄齐声鼓掌高喝。任盈盈更是音律大家,一开始便听了出来,心里无比甜蜜,待得曲终,紧紧的挽住王璟的手臂,满是激动。
  
      任我行也是高兴无比,王璟这一手全场喝彩,他也是与有荣焉。吩咐向问天继续下边的礼仪流程。
  
      只听得向问天喊道:“新人一拜天地!”王璟牵住任盈盈,对着大殿外的天空,鞠了一躬。“二拜高堂”,王璟,任盈盈二人回过身来,向任我行拜了一拜,任我行连连叫到:“好,好,好!”“夫妻对拜”,二人互相低头一拜,额头相碰,众群雄又是一声高喝。
  
      “礼成,送入洞房”,向问天喊道。蓝凤凰引领几个妇人,将任盈盈带入闺房。王璟却是留了下来,先敬了任我行一杯酒,又跟众群雄连喝三杯,任我行也是心疼女儿,便催他赶紧去陪任盈盈。群雄却是起哄道要多喝几杯,向问天在一旁打圆场,说是陪众人一醉方休,不醉不归。王璟方才脱得身来。
  
      任盈盈在闺房已等候了一会儿,听得王璟到来。既激动,又羞涩。王璟走过去掀开任盈盈的红盖头,深情的凝望着任盈盈的双眼,说道:“盈盈,你真美!”任盈盈低着头,羞涩道:“呆子!”王璟取过酒杯,倒了两杯酒,与任盈盈手腕交互,喝了交杯酒。
  
      任盈盈依在王璟胸前,说道:“璟哥,谢谢你!你是华山弟子,不顾影响与我在黑木崖成亲,我,我欢喜的很!”王璟感受到身前玉人的柔软,回道:“你我夫妻,何必言谢!接下来是不是该办正事了?”任盈盈下意识的回答:“什么事?”不待王璟回答,便反应过来,啐道:“璟哥,你好坏!”
  
      王璟哈哈一笑,推倒任盈盈,轻解罗裳,但见任盈盈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,樱桃小嘴不点而赤,娇艳若滴,腮边两缕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,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,几分调皮,几分淘气,腰不盈一握,美得如此无瑕。
  
      王璟轻轻的吻了上去,任盈盈嘤咛一声,一时间春光无限,正所谓“芙蓉帐暖度**”,连月亮都羞羞的隐在云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