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四十二章 并派 上

第四十二章 并派 上

    话分两头,王璟与任盈盈大婚的当天,嵩山封禅台,正派众群豪齐聚。火然?文???w?w?w?.少林方证大师,武当冲虚道长,五岳剑派一干掌门,还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小门派,赫然在列,声势浩大。
  
      嵩山封禅台,起始为大麻石所建,每块大石都凿得极是平整,乃是帝皇为了祭天祈福,不知驱使几许石匠,耗费多少时日,方才成此巨大结构。左冷禅命人好好修整一番,涂抹泥苔,以备今日之用。只是这封禅台年深月久,颇已毁败,有些石块上斧凿之印甚新,明显是新近补上,不免不美。
  
      只听得左冷禅抱拳高声说道:“众位朋友瞧得起左某,惠然驾临嵩山,在下感激不尽。众位朋友来此之前,想必已然风闻,今日乃是我五岳剑派协力同心、归并为一派的好日子。”台下数百人齐声叫了起来:“是啊,是啊,恭喜,恭喜!”左冷禅道:“各位请坐。”
  
      群雄当即就地坐下,各门各派的弟子都随着掌门人坐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左冷禅道:“想我五岳剑派向来同气连枝,百余年来携手结盟,早便如同一家,兄弟忝为五派盟主,亦已多历年所。只是近年来武林中出了不少大事,兄弟与五岳剑派的前辈师兄们商量,均觉若非联成一派,统一号令,则来日大难,只怕不易抵挡。”
  
      忽听得台下有人冷冷的道:“不知左盟主和哪一派的前辈师兄们商量过了?怎地我莫某人不知其事?”说话的正是衡山派掌门人莫大先生。他此言一出,显见衡山派是不赞成合并的了。
  
      左冷禅道:“兄弟适才说道,武林中出了不少大事,五派非合而为一不可,其中一件大事,便是咱们五派中人,自相残杀戕害,不顾同盟义气。莫大先生,我嵩山派弟子大嵩阳手费师弟,在衡山城外丧命,有人亲眼目睹,说是你莫大先生下的毒手,不知此事可真?”
  
      莫大心道:”我杀这姓费的,只有刘师弟、曲洋、王璟和曲洋的孙女亲眼所见。三人已经远走扶桑,王璟断不可能外传。莫非左冷禅在诈我!“其时台下数千道目光,都集于莫大先生脸上。莫大先生神色自若,摇头说道:“并无其事!谅莫某这一点儿微末道行,怎杀得了大嵩阳手?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冷笑道:“若是正大光明的单打独斗,莫大先生原未必能杀得了我费师弟,但如忽施暗算,以衡山派这等百变千幻的剑招,再强的高手也难免着了道儿。我费师弟在你衡山城附近出事,除了你莫大,谁能有如此本事?”
  
      莫大先生心中一宽,摇头道:“你妄加猜测,又如何作得准?”心想原来他只是凭空推想,并非有人泄漏,我跟他来个抵死不认便了。但这么一来,衡山派与嵩山派总之已结下了深仇,今日是否能生下嵩山,可就难说得很。
  
      左冷禅续道:“我五岳剑派合而为一,是我五派立派以来最大的大事。莫大先生,你我均是一派之主,当知大事为重,私怨为轻,只要于我五派有利,个人的恩怨也只好搁在一旁了。莫兄,这件事你也不用太过担心,费师弟是我师弟,等我五派合并之后,莫兄和我也是师兄弟了。死者已矣,活着的人又何必再逞凶杀,多造杀孽?”他这番话听来平和,含意却着实咄咄逼人,意思显是说,倘若莫大先生赞同合派,那么杀死费彬之事便一笔勾销,否则自是非清算不可。他双目瞪视莫大先生,问道:“莫兄,你说是不是呢?”
  
      莫大先生哼了一声,不置可否。左冷禅皮笑肉不笑的微微一笑,说道:“南岳衡山派于并派之议,是无异见了。东岳泰山派天门道兄,贵派意思如何?”
  
      天门道人站起身来,声若洪钟的说道:“泰山派自祖师爷东灵道长创派以来,已三百余年。贫道无德无能,不能扬光大泰山一派,可是这三百多年的基业,说甚么也不能自贫道手中断绝。这并派之议,万万不能从命。”
  
      这时候,早有左冷禅安排好的玉玑子跳出来,朗声说道:“天门师侄这话就不对了。泰山一派,四代共有四百余众,可不能为了你一个人的私心,阻挠了利于全派的大业。”众人见这白须道人脸色枯槁,说话中气却十分充沛。
  
      天门道人被他一激,三言两语,便堕入了彀中。抛弃掌门铁剑,被玉玑子所得。
  
      玉玑子手执铁剑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五岳剑派并而为一,于我五派上下人众,惟有好处,没半点害处。只有像天门道人那样私心太重之人,贪名恋栈,不顾公益,那才会创议反对。左盟主,在下执掌泰山派门户,于五派合并的大事,全心全意赞成。泰山全派,决在你老人家麾下效力,跟随你老人家之后,扬光大五岳派的门户。倘若有人恶意阻挠,我泰山派先便容他们不得。”
  
      天门道人大怒:“你们暗中捣鬼,都给左冷禅收买了。哼,哼!要我答应归降嵩山,那是万万不能。”
  
      玉玑子道:“你们不服掌门人的铁剑号令,小心顷刻间身败名裂,死无葬身之地。”天门道人道:“忠于泰山派的弟子们,今日咱们死战到底,血溅嵩山。”站在他身周的群弟子齐声呼道:“死战到底,决不投降。”场面一时僵住。
  
      突然间众人眼一花,一个麻衣汉子陡然跃起身来,迅捷无比的冲进了玉玑子等人的圈子,左手斗笠一起,便向天门道人头顶劈落。天门道人竟不招架,挺剑往他胸口刺去。那人倏地一扑,从天门道人的胯下钻过,右手据地,身子倒了转来,呼的一声,足跟重重的踢中了天门道人背心。这几下招数怪异之极,峰上群英聚集,各负绝艺,但这汉子所使的招数,众人却都是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天门猝不及防,登时给他踢中了穴道。
  
      天门道人何等刚烈,当众连遭侮辱,气愤难当,甘舍己命,运内力冲断经脉,解开被封的穴道,奋力一击,双手环转,抱住了麻衣汉子头颈,喀的一声,将那人颈骨硬生生的折断,那汉子满头满脸都喷满了鲜血,顿时毙命。但天门道人自己经脉俱断,口中一股鲜血直喷了出来,也倒地而亡。天门座下众弟子齐叫“师父”,抢去相扶,见他已然气绝,登时大哭起来。
  
      玉玑子说道:”天门已死,由我接任掌门,各位若是无异议,我泰山派唯左盟主马是瞻!“
  
      左冷禅当即朗声道:“我五岳剑派之中,衡山、泰山两派,已然赞同并派之议,看来这是大势所趋,既然并派一举有百利而无一害,我嵩山派自也当追随众位之后,共襄大举。”
  
      由于王璟的介入,令狐冲武功大进,保全了恒山派众人,左冷禅便没有先问恒山派,而是转头问向华山派,说道:“岳先生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“他早已经跟岳不群通过书信,以王璟娶魔教圣姑任盈盈的事情相要挟,不怕岳不群不就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