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四十三章 并派 下

第四十三章 并派 下

    岳不群回道:“承左盟主询及,在下虽于此事曾细加考虑,但要作出一个极为妥善周详的抉择,却亦不易。  ???ww?w?.?”一时峰上群雄的数千对目光都向他望去,岳不群的态度无疑是决定性作用,他若同意,恒山派则孤立无援,势必也被迫并派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又说道:“我华山创派二百余年,中间曾有气宗、剑宗之争。众位武林前辈都知道的。在下念及当日两宗自相残杀的惨状,至今兀自不寒而栗……因此在下深觉武林中的宗派门户,分不如合。千百年来,江湖上仇杀斗殴,不知有多少武林同道死于非命,推原溯因,泰半是因门户之见而起。在下常想,倘若武林之中并无门户宗派之别,天下一家,人人皆如同胞手足,那么种种流血惨剧,十成中至少可以减去九成。英雄豪杰不致盛年丧命,世上也少了许许多多无依无靠的孤儿寡妇。”
  
      他这番话中充满了悲天悯人之情,极大多数人都不禁点头。有人低声说道:“华山岳不群人称‘君子剑’,果然名不虚传,深具仁者之心。”
  
      方证大师合十而道:“善哉,善哉!岳居士这番言语,宅心仁善。武林中人只要都如岳居士这般想法,天下的腥风血雨,刀兵纷争,便都混于无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道:“大师过奖了,在下的一些浅见,少林寺历代高僧大德,自然早已想到过。以少林寺在武林中的声望地位,登高一呼,各家各派中的高明卓识之士,闻风响应,千百年来必能有所建树。固然各家各武术源流不同,修习之法大异,要武学之士不分门户派别,那是谈何容易?但‘君子和而不同’,武功尽可不同,却大可和和气气。可是直至今日,江湖上仍是派别众多,或明争,或暗斗,无数心血性命,都耗费于无谓的意气之争。既然历来高明之士,都知门户派别的纷歧大有祸害,为甚么不能痛下决心,予以消除?在下大惑不解,于此事苦思多年,直至前几日,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其中的关窍所在。此事关系到武林全体同道的生死祸福,在下不敢自秘,谨提出请各位指教。”
  
      群雄纷纷道:“请说,请说。”“岳先生的见地,定然是很高明的。”“不知到底是甚么原因?”“要清除门户派别之见,那可是难于登天了!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待人声一静,说道:“在下潜心思索,觉其中道理,原来在于一个‘急’字与‘渐”字的差别。历来武林中的有心人,盼望消除门户派别,往往操之过急,要一举而将天下所有宗派门户之间的界限,尽数消除。殊不知积重难返,武林中的宗派,大者数十,小者过千,每个门户都有数十年乃至千百年的传承,要一举而消除之,确是难于登天。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道:“以岳先生的高见,要消除宗派门户之别,那是绝不可能了?如此说来,岂不令人失望?“
  
      岳不群摇头道:“虽然艰难万分,却也非绝无可能。在下适才言道,其间差别,在于缓急之不同。常言道得好,欲则不达。只须方针一变,天下同道协力以赴,期之以五十年、一百年,决无不成之理。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叹道:“五十年、一百年,这里的英雄好汉,十之**是尸骨已寒了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道:“吾辈只须尽力,事功是否成于我手,却不必计较。所谓前人种树后人凉,咱们只是种树,让后人得享清凉之福,岂非美事?再说,五十年、一百年,乃是期于大成,若说小有成就,则十年八年之间,也已颇有足观。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道:“十年八年便有小成,那倒很好,却不知如何共策进行?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微微一笑,说道:“左盟主眼前所行,便是大有福于江湖同道的美事。咱们要一举而混灭门户宗派之见,那是无法办到的。但各家各派如择地域相近,武功相似,又或相互交好,先行尽量合并,则十年八年之内,门户宗派便可减少一大半。咱们五岳剑派合成五岳派,就可为各家各派树一范例,成为武林中千古艳称的盛举。”
  
      他此言一出,众人都叫了起来:“原来华山派赞成五派合并。”一时间,群雄大为吃惊,就是华山弟子也惊讶不已。左冷禅则是胸有成竹的表情。恒山派定逸师太满脸的不可思议,大声问道:”岳师兄,可是左盟主以你三弟子之事威胁与你?“
  
      岳不群回道:”并无此事,并派之事,乃是‘息争解纷’的好办法,就是没有我三徒弟之事,我也赞同。“
  
      左冷禅说到:”岳师兄真是好见识!现下四派都同意并派,不知恒山派是何意思?“说完冷测测的看着恒山众人。一众嵩山弟子隐隐将恒山众人包围。看形势,若是不同意,便不让她们活着离开嵩山。
  
      定逸师太正待大骂,却被定闲师太拉住,只听得定闲师太说道:”既然大家都同意,贫尼也无异议。“
  
      左冷禅脸色缓和,说道:“五岳剑派之中,东岳泰山,南岳衡山,西岳华山,北岳恒山,中岳嵩山,五派一致同意并派。那么自今而后,这五岳剑派的五个名字,便不再在武林出现了。我五派的门人弟子,都成为新的五岳派门下。”
  
      他左手一挥,只听得山左山右鞭炮声大作,跟着砰拍、砰拍之巨响不绝,许多大炮仗升入天空,庆祝“五岳派”正式开山立派。群雄你瞧瞧我,我瞧瞧你,脸上都露出笑容,均想:“左冷禅预备得如此周到,五岳剑派合派之举,自是势在必行。倘时今日合派不成,这嵩山绝顶,只怕腥风血雨,非有一场大厮杀不可。”峰上硝烟漫,纸屑纷飞,鞭炮声越来越响,谁都无法说话,直过了良久良久,鞭炮声方歇。
  
      便有若干江湖豪士纷纷向左冷禅道贺,看来这些或是嵩山派事先邀来助拳的,或是眼见五岳合派已成,左冷禅声势大张,当即抢先向他奉承讨好的。左冷禅口中不住谦逊,冷冰冰的脸上居然也露出一二丝笑容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群雄中突然有人喊道:”五派既然并作一派,不知这掌门人之位,如何归属?“当下各人议论纷纷,有的推荐方证大师,有的推荐冲虚道长,还有的推荐左冷禅,岳不群,更甚的毛遂自荐,更有人提议大家轮流做!
  
      泰山派一名老道朗声道:“五岳派掌门一席,自须推举一位德才并备、威名素著的前辈高人担任,岂有轮流来做之理?”玉玑子又补充道:“不错,需是五岳派中人才行,以我看,左盟主就最适合不过!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假装推辞几句,突然有人搅和到:“既然是五岳剑派并派,需得比剑定掌门,这才实至名归。”群雄一听,都觉得甚是有理。千余名江湖汉子跟着叫嚷:“对!对!比剑夺帅,比剑夺帅!谁的武功高,谁就做掌门!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自认为学会了辟邪剑法,应该无人是其对手,回道:“不错,正是此理!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说道:“比剑难免有所损伤,最好是请方证大师、冲虚道长、丐帮解帮主、青城派余观主等几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出作公证。谁胜谁败,由他们几位评定,免得比武之人缠斗不休。咱们只分高下,不决生死。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道:“这是大师对敝派慈悲眷顾,自当遵从,原来的五岳剑派五派,每一派只能派出一人比武夺帅,否则每一派都出数百人,不知比到何年何月,方有结局。”
  
      当下,众人约定好比剑方式,以方证大师,冲虚道长等作为裁判,一场大比就此上演。
  
  公告:免费小说app安卓,支持安卓,苹果,告别一切广告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