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四十四章 比剑夺帅 上

第四十四章 比剑夺帅 上

    玉玑子手持泰山掌门佩剑,跳上台去,拱手道:”我泰山先来打个头阵,不知哪路英雄愿意上来赐教?“他作为左冷禅的狗腿子,率先想夺得一场胜利,以刷一刷左冷禅对他的好感度。  w?w?w?.?
  
      令狐冲先前在下边看他的卑鄙行径就很不爽,只是碍于师父岳不群,这会儿按奈不住,当即朗声道:”无耻之徒,简直丢尽了泰山派的脸面,也配挑战天下英雄?“
  
      玉玑子大怒道:”黄口小儿,也敢指手画脚,岳先生,你调教的好徒弟,竟敢看不起我,莫非是想上来指教?“
  
      岳不群呵斥道:”冲儿怎可对长辈得无礼?还不道歉。“
  
      令狐冲回道:”是,师父。“说完对玉玑子遥拱一手,表情甚是不屑。
  
      玉玑子大怒:”你上来,我要教训教训你!“
  
      令狐冲看了看师父岳不群,岳不群无奈道:”冲儿,既然玉玑子道兄要指点你,你就上去,想来道兄会有分寸的。”
  
      令狐冲闻言,跳上台去。玉玑子早已怒火中烧,持剑便攻,刺向令狐冲胸口,赫然便是泰山派的有名杀招“七星落长空”,只见剑光闪烁,长剑出嗡嗡之声,单只这一剑,便罩住了令狐冲胸口七处大穴。台下人一看,顿时为令狐冲捏一把冷汗,暗道这牛鼻子真是狠毒。
  
      令狐冲早已经习得独孤九剑,何等敏锐的观察力。这一招破绽在于接下来的第二招未之前,抢先攻击,便可破解。当即飞倒跃,只见得玉玑子长剑从令狐冲头顶削空而过,令狐冲于倒跃的瞬间刺向玉玑子的腋下,玉玑子长剑一时来不及回防,瞬间中招,鲜血从腋下流出,手一痛长剑松落。
  
      场下众群雄哗然,前一眼,玉玑子杀招笼罩令狐冲,后一瞬间就被令狐冲反击落败。一切生在电光之间,反差太大。岳灵珊更是高声喊道:“大师兄好样的!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看到此幕,暗自提防,华山大弟子都有如此剑法,看来岳不群更难对付。
  
      场上令狐冲持剑而立,玉玑子早已被人扶下台治伤去了。一时间群雄没人上场,各掌门人也是拉不开面子,令狐冲剑法既高,上场若输了就全无面目,赢了也是没多大意思,毕竟令狐冲是晚辈。
  
      莫大在场下思索了一会儿,他绝无半分要当五岳派掌门人之念,更知不是左冷禅的敌手,但身为衡山掌门,不能自始至终龟缩不出。他气恼玉玑子为虎作怅,逼死天门道人,本拟和这道人一拚,却不料玉玑子一招败于令狐冲之手。想来岳不群武功更高,他也敌不过。不如指点令狐冲两招,权当上场露个脸。
  
      他左手拿着一把抚摩得晶光亮的胡琴,右手从琴柄中慢慢抽出一柄剑身极细的短剑,跃上台去。他是长辈,不好先动手,便示意令狐冲出手。
  
      令狐冲心道:“我若是用其他剑法赢了莫师伯,他面子上不好看,不如用衡山剑法,如此也不伤和气。”令狐冲与王璟何等关系,二人同在思过崖练习独孤九剑,自然也知道思过崖石洞。当下刷刷两剑,分向莫大先生小腹与额头刺去。赫然是衡山派的“泉鸣芙蓉”、“鹤翔紫盖”两招,这两招有攻有守,威力之强,为衡山剑法之冠。
  
      莫大大吃一惊,问道:“你怎么会我衡山剑法?”
  
      岳灵珊在台下朗声道:“我爹爹要做五岳派掌门人,对五岳剑派每一派的剑法,自然都得钻研一番。否则的话,就算我爹爹打赢了四派掌门人,那也只是华山派独占鳌头,算不得是五岳派真正的掌门人。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群雄登时耸动。有人道:“岳先生要做五岳派掌门人?”有人大声道:“难道泰山、衡山、嵩山、恒山四派的武功,岳先生也都会吗?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朗声道:“小女信口开河,小孩儿家的话,众位不可当真。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却想:“岳不群的女儿为甚么说这番话?其中必有用意。难道岳不群当真痰迷了心窍,想跟我争夺这五岳派掌门人之位吗?”
  
      莫大不是玉玑子之流,衡山剑法又以快诡异为先,只见莫大迅出剑格挡,两剑相交,铛铛声传来。令狐冲两击不中,长剑晃动,正是一招“石凛书声”,跟着又是一招“大柱云气”。那“天柱剑法”主要是从云雾中变化出来,极尽诡奇之能事,动向无定,不可捉摸。莫大先生一见令狐冲使出“天柱云气”,他见机极快,当即不架而走。所谓不架而走,那不过说得好听,其实是打不过而逃跑。只是他剑法变化繁复,逃走之际,短剑东刺西削,使人眼花镣乱,不知他已是在使三十六策中的上策。
  
      令狐冲见状,也不追击,只是收剑而立,说道:“莫师伯,不如算作平手如何!我也用的衡山剑法,咱们谁也奈何不了谁!”
  
      莫大一拱手道:“贤侄过谦了,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老了,不中用了!”他心里清楚这是令狐冲相让,不至于让他颜面尽失。令狐冲何等剑术,能一剑击败玉玑子,若是趁胜追击,自己纵不丧命当场,那也非大大出丑不可。
  
      群雄一见,又是大为惊叹,莫大竟然不敌,看来岳不群真有可能精通五岳剑法,单看岳不群大弟子就知道了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见令狐冲进退有据,颇为有礼,大有他君子剑的风范,心里大为安慰,只是想到三弟子武功更高,却跟魔教圣女牵扯,不免少了些喜意。却不知,若不是王璟的到来,他华山派会是如何样子。
  
      岳灵珊见到此幕,一脸的高兴雀跃,比她自己得胜还开心。林平之夹在华山人群之中,面无表情,只想到待得比剑结束,偷偷结果了余沧海。他自从修炼辟邪剑谱之后,性情渐渐偏激,只记得王璟对他的恩情,华山其他人,他倒是不甚关心。是以岳灵珊一颗心都放在令狐冲身上。
  
      恒山派定闲师太见得莫大也已不敌,便唤来仪清,说道:“令狐贤侄于我恒山派有大恩,我不便出手。你上场让令狐贤侄指点你一下,若是学得几招,也是你的造化。”
  
      仪清上得场去,令狐冲示意她先出手,仪清便将恒山剑法一一使来。令狐冲以同样的招式一一回挡,但招式更加写意,圆润流畅。令狐冲施展出来的,招招成圆,余意不尽,显然已深得恒山派剑法的精髓。反倒是仪清,未免差距太大。
  
      令狐冲知道恒山派剑法以圆转为形,绵密见长,每一招剑法中都隐含阴柔之力,与人对敌之时,往往十招中有九招都是守势,只有一招才乘虚突袭。他前去救助恒山派之时,与恒山派弟子相处已久,又亲眼见过定静师太数次与敌人斗剑,自身又是剑术大家,这才可以使同样的招数应对仪清,犹如之前王璟应对封不平。
  
      于是,场下众人惊爆了眼球,这分明是令狐冲在一招招的指点仪清,如何出招,每一招剑意何在,仪清也因此剑法大进,成为恒山派年轻辈第一人。
  
      群豪纷纷议论声中,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:“华山一派,在岳先生精心钻研之下,连泰山、衡山、恒山诸派剑法也都通晓,不但通晓,而且精绝,实令人赞叹不已。这五岳派掌门一席,若不是岳先生来担任,普天下更选不出第二位了。”说话之人衣衫褴褛,正是丐帮解帮主。他与方证、冲虚两人心意相同,也早料到左冷禅将五岳剑派并而为一,势必不利于武林同道,迟早会惹到丐帮头上,以彬彬君子的岳不群出任五岳派掌门,远胜于野心勃勃的左冷禅。丐帮自来在江湖中潜力极强,丐帮帮主如此说,等闲之人便不敢贸然而持异议。
  
      忽听一人冷森森的道:“令狐贤侄精通衡山、恒山剑法,想必泰山剑法和嵩山剑法也是精通了,确是难能可贵,若能以嵩山剑法胜得我手中长剑,我嵩山全派自当奉岳先生为掌门。”说话的正是左冷禅。他说着走到场中,左手在剑鞘上一按,嗤的一声响,长剑在剑鞘中跃出,青光闪动,长剑上腾,他右手伸处,挽住了剑柄。
  
      这一手悦目之极,而左手一按剑鞘,便能以内力逼出长剑,其内功之深,当真罕见罕闻。嵩山门下弟子固然大声欢呼,别派群雄也是采声雷动。
  
      令狐冲心道:“嵩山剑法我只会十三招,但左冷禅是何等高手,只怕嵩山剑法奈何不了他,他又限定我使用嵩山剑法,也罢,待我使完嵩山剑法,若真不敌,再用独孤九剑便是!”
  
      当下拱手道:“左师伯既然有意赐教,晚辈自当奉陪。只是我武功不及恩师万一,若是我胜不得左师伯,是我学艺不精,却不是我华山剑法不行。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听得此话,心里大怒:“不及岳不群万一就敢跟我动手,当真不把我放在眼里,我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,叫你知道如何尊敬长辈!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冷冷的看着令狐冲,单着右手持剑,说道:“进招吧!我倒要看看你嵩山剑法使得如何!”
  
 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