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四十六章 比剑夺帅 下

第四十六章 比剑夺帅 下

    岳不群拱手道:“左兄,你我今日已份属同门,咱们切磋武艺,点到为止,如何?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道:“兄弟自当小心,尽力不要伤到了岳兄。?  燃?文小??说  ?w?ww?.?”
  
      嵩山派众门人叫了起来:“还没打就先讨饶,不如不用打了。”“刀剑不生眼睛,一动上手,谁保得了你不死不伤?”“若是害怕,趁早乖乖的服输下台,也还来得及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微微一笑,朗声道:“刀剑不生眼睛,一动上手,难免死伤,这话不错。”转头向华山派群弟子道:“华山门下众人听着:我和左师兄是切磋武艺,绝无仇怨,倘若左师兄失手杀了我,或是打得我身受重伤,乃是激斗之际,不易拿捏分寸,大伙儿不可对左师伯怀恨,更不可与嵩山门下寻仇生事,坏了我五岳派同门的义气。”岳灵珊等都高声答应。
  
      左冷禅听他如此说,倒颇出于意料之外,说道:“岳兄深明大义,以本派义气为重,那好得很啊。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微笑道:“我五派合并为一,那是十分艰难的大事。倘若因我二人论剑较技,伤了和气,五岳派同门大起纷争,那可和并派的原意背道而驰了。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道:“不错!”心想:“此人已生怯意,我正可乘势一举而将其制服。”
  
      高手比武,内劲外招固然重要,而胜败之分,往往只差在一时气势之盛衰,左冷禅见他示弱,心下暗暗欢喜,刷的一声响,抽出了长剑。这一下长剑出鞘,竟然声震山谷。原来他潜运内力,长剑出鞘之时,剑刃与剑鞘内壁不住相撞,震荡而巨声。不明其理之人,无不骇异。嵩山门人又大声喝起采来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将长剑连剑鞘从腰间解下,放在封禅台一角,这才慢慢将剑抽了出来。单从二人拔剑的声势姿式看来,这场比剑可说高下已分,大可不必比了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横剑当胸,左手捏了个剑诀,似是执笔写字一般,这是华山剑法的“诗剑会友”,意思是比剑只决胜败,不可性命相搏。左冷禅嘴角边也现出一丝微笑,说道:“不必客气。”心想:“岳不群号称君子,我看还是伪君子的成份较重。他对我不露丝毫敌意,未必真是好心,一来是心中害怕,二来是叫我去了戒惧之意,漫不经心,他便可突下杀手,打我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左手向外一分,右手长剑向右掠出,使的是嵩山派剑法“开门见山”。他使这一招,意思说要打便打,不用假惺惺的装腔作势,那也含有讽刺对方是伪君子之意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吸一口气,长剑中宫直进,剑尖不住颤动,剑到中途,忽然转而向上,乃是华山剑法的一招“青山隐隐”,端的是若有若无,变幻无方。
  
      左冷禅一剑自上而下的直劈下去,真有石破天惊的气势。岳不群侧身闪过,斜刺一剑,还的是一招“古柏森森”。左冷禅见他法度严谨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正是久战长斗之策,对自己“开门见山”与“独劈华山”这两招中的含意,绝未显出愠怒,心想此人确是劲敌,我若再轻视于他,乱使新招,别让他占了先机,当下长剑自左而右急削过去,正是一招嵩山派正宗剑法“天外玉龙”,将一柄死剑使得如灵蛇,如神龙,不论是使剑或是使别种兵刃的,无不赞叹。
  
      只见左岳二人各使本派剑法,斗在一起。嵩山剑气象森严,便似千军万马奔驰而来,长枪大戟,黄沙千里;华山剑轻灵机巧,恰如春日双燕飞舞柳间,高低左右,回转如意。
  
      此时岳不群紫霞神功大成,又结合辟邪剑谱,对剑法的领悟更上一层楼,将华山剑法的轻灵奇险挥到极致,左冷禅一十七路嵩山剑法竟然奈何不得,不由得心里大为吃惊,他自认为岳不群应该比他略逊一筹才是。却不知道王璟将诸多神功秘籍给岳不群借鉴,岳不群又不是蠢材,岂能没有进步。
  
      两人斗到二三十招之后,左冷禅忽地右手长剑一举,左掌猛击而出,这一掌笼罩了对方上盘三十六处要穴,岳不群若是闪避,立时便受剑伤。只见他脸上紫气大盛,也伸出左掌,与左冷禅击来的一掌相对,砰的一声响,双掌相交。两人各自被震退一步。岳不群叫道:“这掌法是嵩山派武功吗?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笑道:“这是在下自创的掌法,将来要在五岳派中选择弟子,量才传授。”岳不群道:“原来如此,那可要向左兄多讨教几招。”左冷禅道:“甚好。”心想:“他华山派的‘紫霞神功’倒也了得,接了我的‘寒冰神掌’之后,居然说话声音并不颤抖。”当下舞动长剑,向岳不群刺去。岳不群仗剑封住,数招之后,砰的一声,又是双掌相交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两人互相对了十来掌,左冷禅觉两人在以内力对拼,而岳不群正是乐于此道,一掌比一掌内力加深。左冷禅才反应过来,他的寒冰真气耗费内力多,而且回气慢,及其不利于久战,相反岳不群的紫霞神功回气迅。左冷禅反应过来,暗道:“岳不群真是阴险,竟然打算慢慢耗,待我内力耗尽,不及他回气快,必败无疑。还好我还有辟邪剑法,只需攻其不备,便可一击建功。”
  
      再对了几掌之后,左冷禅突然一改招数,收掌不在攻击,剑法也变得飘忽莫定,剑刃忽伸忽缩,招式诡奇绝伦。
  
      台下群雄大感诧异,纷纷低声相询:“这是甚么剑法?”问者尽管问,答者却无言可对,只是摇头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早料到这种情况,辟邪剑谱还是他用来阴左冷禅的,如何不知道招数,当下假装不支的样子,以华山剑法抵抗,左支右绌。左冷禅见得辟邪剑法建功,越激动,出招越来越快,在令狐冲和王璟看来,其实破绽甚多,只是度太快,但如何能快的过东方不败,更何况岳不群早知道招数,竟然被岳不群一一挡住。
  
      左冷禅每次使出一招,岳不群总能在恰当的时候出剑攻击其落点,两人似乎是颇有默契,攻击到一起,一时间两剑相交的声音,不绝于耳。左冷禅大惊:“难道岳不群也练习了辟邪剑法,但看他形态,又不像自宫了的样子。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越打越是觉得他可能被岳不群阴了,不然没办法解释岳不群何以知道每一招的落点,而且辟邪剑法的威力似乎没有传闻的那么大。如此一来,他心态不稳,左冷禅本来出剑度就达不到东方不败的水准,现在辟邪剑谱的诡异特点已经被岳不群知晓,有这三点,如何能不败。
  
      果然,再过十几招之后,左冷禅辟邪剑法有两招度慢了一下,没有衔接上。岳不群何等高手,瞧准破绽,一剑击中左冷禅的右肩,左冷禅吃痛,右手一时无法得力,长剑跌落,只得左掌打向岳不群,岳不群也是左掌相对,这一次岳不群兀自不动,左冷禅却退了三步,口中一口鲜血喷出,显然已受内伤。原来左冷禅久攻,内力消耗大,右肩受伤,影响掌力挥,自然比不过岳不群毫无伤,状态良好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不再进攻,拱手说道:“左师兄,你败了!”
  
      左冷禅驻剑而立,一脸冷色,说道:“岳不群,你真是好算计,左某败的心服口服。”他此番武功胜不过岳不群,计谋又被岳不群算计,万料不到一番算计,竟然为岳不群做了嫁衣。他不愧是武学大宗师的气度,爽快认输,以图将来,省的被岳不群找到借口,当场难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走到台边,拱手说道:“承蒙左师兄相让,岳某得胜,掌门之位,万不敢当。“
  
      只听得群雄齐声叫道:“岳先生当五岳派掌门,岳先生当五岳派掌门!”方证大师等人也上前相劝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待人声稍静,朗声说道:“既是众位抬爱,在下也不敢推辞。五岳派今日新创,百废待举,在下只能总领其事。衡山的事务仍请莫大先生主持。恒山事务仍由定闲师太主持。泰山事务请玉磬、玉音两位道长,再会同天门师兄的门人建除道长,三人共同主持。嵩山派的事务嘛,左师兄身受重伤,却须斟酌……”
  
      岳不群顿了一顿,眼光向嵩山派人群中射去,缓缓说道:“依在下之见,暂时请汤英鹗汤师兄、6柏6师兄,会同左师兄,三位一同主理日常事务。”汤英鹗、6柏看向左冷禅,左冷禅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此时太阳将近落山,岳不群道:“咱们五岳剑派今日合派,若不和衷同济,那么五派合并云云,也只有虚名而已。大家今后都是份属同门,再也休分彼此。在下无德无能,暂且执掌本门门户,种种兴革,还须和众位兄弟从长计议,在下不敢自专。现下天色已晚,各位都辛苦了,便请到嵩山本院休息,喝酒用饭!”群雄齐声欢呼,纷纷奔下峰去。
  
      岳不群下得台来,方证大师、冲虚道人等都过来向他道贺。方证和冲虚本来担心左冷禅混一五岳派后,野心不息,更欲吞并少林、武当,为祸武林。
  
      各人素知岳不群乃谦谦君子,由他执掌五岳一派门户,自是大为放心,因之各人的道贺之意均十分诚恳。
  
      方证大师低声道:“岳先生,此刻嵩山门下,只怕颇有人心怀叵测,欲对施主不利。常言道得好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施主身在嵩山,可须小心在意。”岳不群道:“是,多谢方丈大师指点。”方证道:“少室山与此相距只咫尺之间,呼应极易。”岳不群深深一揖,道:“大师美意,岳某铭感五中。”
  
 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