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五十章 初遇

第五十章 初遇

    王璟再次醒来的时候,现一个小男孩正好奇的盯着自己,他打量了一眼,小男孩约摸十来岁,面容很是俊秀,虽穿着粗布衣服,却掩盖不了眼眸里的灵气。火然?文???w?w?w?.
  
      小男孩见得他醒来,神情颇为高兴,喜道:“大哥哥,你醒啦!”说完又扭头对着后边喊道:“爹,娘,快来看,大哥哥醒了!”
  
      王璟打量了一下四周,只见周围是茫茫的大海,他正在一个竹筏上,竹筏的桅杆附近,一个约摸三十五六的汉子在摆弄,旁边站着一个秀丽的女子,两人皆是粗布衣裳,然而气度不凡,显然不是寻常乡下人士。
  
      那汉子听得小男孩的喊声,过来问候道:“小兄弟你没事吧?不知为何会漂浮在海上?”
  
      王璟一阵苦笑,这来历如何说的清楚,只好搪塞道:“在下不慎跌入海中,多谢恩公相救,不知恩公如何称呼?”
  
      那汉子正想回答,秀丽女子在后边急使眼色,意思像是在让他过去,那汉子无奈,走过去,只见那秀丽女子低声说道:“五哥,这人来历不明,不要泄露了我们的姓名。”那汉子回道:“我观那小兄弟似乎全无武功,应该不知道大哥之事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虽然内力全失,但毕竟曾经快突破到先天境界,何等的耳力,听得清清楚楚。心里已经有所猜测。
  
      那汉子走过说道:“在下张翠山,后边是我妻子殷素素,这是小儿张无忌!”说完指了指那小男孩。
  
      王璟心道:“果然是他们,看样子,他们应该是从冰火岛返回中原,刚好见我跌入海中,顺便救了我。”便拱手回道:“原来是张五侠,久仰大名!”
  
      张翠山惊道:“小兄弟你知道我?你也是武林中人?不知是何门派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在下王璟,乃是华山派中人,张五侠之名,响彻江湖,何人不知?”
  
      张翠山离开中原十年,看王璟年纪尚轻,便以为王璟是近年来拜入华山派的。不过华山派也是名门正派,王璟又一副好样貌,第一印象便好的很。殷素素在一旁暗自提防,她是天鹰教中人,常年见惯各种阴谋诡计,她自己也是个中高手,何况江湖传闻屠龙刀最后消失也跟她们有关,自然防备心甚重。王璟见状也不点破。
  
      时值正午,王璟和他们说了一会儿话,肚子突然咕噜响起来,张无忌听得声音,忙拿来清水和食物递给王璟,王璟谢过,就吃了起来。张翠山几人也自己吃了起来。王璟一看那食物分量,倒是充足的很,毕竟张翠山准备了十年,才等到风向吹往中原,自然一切准备充分。一时间,几人都没有说话。
  
      过得一顿饭功夫,王璟思索道,此番受张翠山救命之恩,便救他一命作为回报。他正想该如何对张翠山讲,此行回武当有性命之危。张翠山已经问道:“王兄弟,你既是华山弟子,何以看起来全无武功?”
  
      王璟答道:“在下练功出了一些故障,以至于内力全失,要不是张五侠相救,估计已经葬身海底了。”
  
      殷素素听得此言,暗自松了一口气,没有武功之人,自然没多大威胁。张翠山却是安慰道:“王兄弟还年轻,修炼回来就是了!”张无忌在一旁奶声说道:“就是就是,大哥哥,正好我也要练功,你陪我一起练怎么样?”张翠山一拱手:“王兄弟切莫见怪,小儿不懂武林规矩!”又喝道:“无忌休得胡言,他人练功,岂能窥视!”张无忌在一旁纳闷不解。
  
      王璟哈哈一笑:“张五侠何出此言,承蒙你们相救,我传授无忌一点粗浅功夫又有何不可?”
  
      殷素素在一旁,心里暗自偷笑,你自己这么年轻,还内力全失,想来也没什么高明武功。张翠山却是说道:“这如何使得?”张无忌倒是兴致勃勃,雀跃道:“好啊,好啊,大哥哥,我义父和我爹爹教了我很多武功,看是你的厉害还是他们的厉害!”
  
      王璟哈哈一笑,摸了摸张无忌的头,说道:“各有千秋,只有最强的人,没有最强的武功!”张无忌却是不懂,张翠山此时武功已有一定火候,只觉得此言实在是至理,不觉得高看王璟一眼。
  
      王璟此时急着恢复功力,跟张翠山刚认识,也不好直接提醒张翠山,谢逊跟屠龙刀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。便决定先恢复一定的实力再说,顺便教一教张无忌。
  
      此时正是午时不久,正适合修炼九阴真经内功第一重。只见王璟面北而坐,五心朝天,双手在胸前合什,指尖朝前。张无忌见状,照模学样,王璟仔细讲解其中引气路线,两人便同时修炼起来。各自引气运转,至小周天三十六圈而止。如此待午时一过,两人同时收功。
  
      王璟已经明显感觉到内力渐渐恢复,最开始小如细丝,运行越久越壮大。张无忌不愧是位面主角,他先前学过张翠山教的武当基本内功,此时修炼起易经锻骨篇来,进展快,估计再过一周便能熟练运行九阴内功第一重。
  
      如此悠然一周而过,王璟跟张翠山三人倒是混的熟悉了起来,“张兄,王兄弟,大哥哥”,几人喊的相当娴熟。
  
      王璟功力恢复了不少,气息明显强大许多。张无忌也是内力大进,从不入流的水准,踏入三流武者行列。这简直惊呆了张翠山的眼球,殷素素也是惊讶不已。暗自感叹:“这哪里是粗浅的功夫,这分明是上乘内功。”
  
      张翠山问道:“王兄弟,你这内功不是华山功夫吧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这是九阴真经里的武功,想必张真人跟你提过吧!”
  
      殷素素没听过,不觉得什么。张翠山大惊失色:“王兄弟,你竟会失传的九阴真经!还教给了无忌,这、、、”
  
      王璟呵呵一笑:“说失传了也不见得,九阴真经就藏在倚天剑里,只是常人不知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张翠山听得此话更是吃惊:“王兄弟你是如何知道的?难道你是从倚天剑里得到的,倚天剑落入你手了?可是倚天剑锋利无比,如何能得到里边的真经?”殷素素也是一脸的好奇和不可置信。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我是在另外的地方得到的,想得到倚天剑里的九阴真经,容易的很,用屠龙刀和倚天剑对砍就是了。”
  
      殷素素马上插口道:“王兄弟既然说倚天剑里有九阴真经秘籍,不知屠龙刀里有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呵呵一笑:“嫂子是想替谢逊问的吧?告诉你也无妨,屠龙刀里边是降龙十八掌武功秘籍和武穆遗书兵法,所谓武林至尊,宝刀屠龙,说的是以武力以兵法统帅群雄!”
  
      张翠山叹道:“怪不得大哥如此多年没有参透其中秘密,原来却是如此!王兄弟你既然知道其中秘密,莫非也想取得宝刀宝剑吗?”
  
      殷素素在一旁回道:“王兄弟既然已经会了九阴真经,又何必图谋宝刀宝剑!五哥你太小看王兄弟了。”她一边解释给张翠山听,一边用言语相激,以避免王璟觊觎谢逊的宝刀。
  
      王璟哈哈一笑,说道:“宝刀宝剑只是外物,尚不放在我眼里,尊师张真人可有用过什么神兵利器,还不是天下第一,谁人能敌?”
  
      张翠山听得一时间豪气大,见得王璟称赞他师父张真人,也是与有荣焉。
  
      王璟趁此机会说道:“张兄此次回中原,势必有不少人追问你谢逊的下落,我知张兄必不会出卖谢逊,若是各门派苦苦相逼,以武当为要挟,不知张兄何以应对?”
  
      张翠山说道:“我当然不会出卖谢大哥,若是别人执意相逼,我、、我便、、、”
  
      王璟说道:“张兄既不想出卖谢逊,又不想连累武当,可是想一死了之,可是你有想过张真人和无忌的感受没?”
  
      张翠山一时语塞,殷素素也是一身冷汗,王璟说的这种情形很有可能生。张无忌听得此言,担忧道:“大哥哥,那可如何是好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很简单,别人逼你,你便打的别人不敢逼你为止!你义父有没告诫你要学好武功,无忌,你要记得,江湖上拳头大就是道理。”
  
      张翠山欲想反驳,却被殷素素拉住了,王璟此话倒是颇为符合她的想法,只是平时顺着张翠山,不好跟儿子讲,现在有王璟代劳,她如何会让张翠山反驳。
  
      张无忌握紧小拳头,说道:“嗯,大哥哥,我要学好武功,保护爹娘和义父,还有大哥哥!”
  
      王璟赞道:“真是孺子可教!好,接下来,大哥哥继续教你武功!”张无忌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如此又过了二十余日,王璟将九阴真经的内功全部教给了张无忌,张无忌内力不够,只能修炼第一重,王璟却是功力日渐恢复,虽然不足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,但以他的武学修为,行走江湖是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一日,殷素素眼尖,闲来无事往南方看去,只见远处水天相接处隐隐有两个黑点。
  
      王璟知道这是武当派和天鹰教前来寻人的船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