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五十四章 大寿 下

第五十四章 大寿 下

    张三丰的密室之内,王璟先是打了一套拳法,将十三式太极拳:起势、抱球势、单推势、探势、托势、扑势、担势、分势、云势、化势、双推势、下势、收势,一一打出,动作绵绵不断,如行云流水,松沉自然;动静之间如绵里藏针,刚中带柔,柔中有刚,刚柔相含,含而不露;
  
      张三丰见状,大吃一惊,他一直想创出一套拳法,万想不到王璟已经打出来了,便奇道:“王道友这套拳法何以与贫道所想不谋而合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这本就是张真人的拳法,我只是物归原主而已,张真人看是否有何地方可以改进的?”
  
      王璟说完,又刷了一套剑法,他按照冲虚道长的太极剑法,持剑画出一个圆圈,如此加,圆圈越来越多,形成一个剑圈,绵绵不绝。??  w?w?w?.
  
      张三丰见状,说道:“王道友的剑法于与贫道所想,也是契合,莫非也是贫道之物,只是怪了,何以贫道不知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这套剑法之中,剑圈中心是破绽所在,张真人看可有办法弥补这一破绽?”
  
      张三丰便先按照王璟打出的拳法一一演练,却现有一些不流畅之处;后又按王璟耍的剑法,照样一一舞出,还是感觉有些不流畅。便说道:“王道友的拳法和剑法本身意境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其中招式衔接不流畅,贫道要研究一番,方能做以改进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暗道:“这应该是后人悟性不足,以至于误解了前人的武功!”
  
      此时天色已晚,众人便喊出张三丰和王璟,一起用了晚膳。张翠山安排王璟和周芷若住下。
  
      到得次日清晨,宋远桥等换上了新缝的布袍,张翠山喊来王璟,众人正要去携扶俞岱岩,同向张真人拜寿,一名道童进来,呈上一张名帖。宋远桥接了过来。张松溪眼快,见帖上写道:“昆仑后学何太冲率门下弟子恭祝张真人寿比南山。”惊道:“昆仑掌门人亲自给师父拜寿来啦。他几时到中原来的?”莫声谷问道:“何夫人有没有来?”何太冲的夫人班淑娴是他师姊,听说武功不在昆仑掌门之下。张松溪道:“名帖上没写何夫人。”宋远桥道:“这位客人非同小可,该当请师父亲自迎接。”忙去禀明张三丰。
  
      张三丰道:“听说铁琴先生罕来中土,亏他知道老道的生日。”当下率领六名弟子,迎了出去。只见铁琴先生何太冲年纪也不甚老,身穿黄衫,神情甚是飘逸,气象冲和,伊然是名门正派的一代宗主。他身后站着八名男女弟于,西华子和卫四娘也在其内。
  
      西华子见得王璟,表情甚是不善,俞莲舟和张翠山心里了然。
  
      何太冲向张三丰行礼致贺。张三丰连声道谢,拱手行礼。宋远桥等六人跪下磕头,何太冲也跪拜还礼,说道:“武当六侠名震寰宁,这般大礼如何克当?”
  
      张三丰刚将何太冲师徒迎进大厅,宾主坐定献茶,一名小道童又持了一张名帖进来,交给了宋远桥,却是崆峒五老齐至。当世武林之中,少林、武当名头最响,昆仑、峨嵋次之,崆峒派又次之。崆峒五老论到辈分地位,不过和宋远桥平起平坐。但张三丰甚是谦冲,站起身来,说道:“崆峒五老到来,何兄请稍坐,老道出去迎接宾客。”
  
      少时崆峒五老带了弟子进来。接着神拳门、海沙派、巨鲸帮、巫山派,许多门派帮会的脑人物6续来到山上拜寿。宋远桥等事先只想本门师徒共尽一日之欢,没料到竟来了这许多宾客,六名弟子分别接待,却哪里忙得过来?在这百岁寿辰,武林中贵宾云集。到得后来,紫霄宫中连给客人坐的椅子也不够了。宋远桥只得派人去捧些圆石,密密的放在厅上。各派掌门、各帮的帮主等尚有座位,门人徒众只好坐在石上。斟茶的茶碗分派完了,只得用饭碗、菜碗奉茶。
  
      大厅之上,宋远桥、俞莲舟、殷梨亭三人陪着宾客说些客套闲话。正说话间,小道童又进来报道:“峨嵋门下弟子静玄师太,率同五位师弟妹,来向师祖拜寿。”宋远桥和俞莲舟一齐微笑,望着殷梨亭。这时莫声谷正从外边陪着**位客人进厅,张松溪、张翠山刚从内堂转出,听到峨嵋弟子到来,也都向着殷梨亭微笑。殷梨亭满脸通红,神态忸怩。张翠山拉着他手,笑道:“来来来,咱两个去迎接贵宾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迎出门去。只见那静玄师太已有四十来岁年纪,身材高大,神态威猛,虽是女子,却比寻常男子还高半个头。她身后五个师弟妹中一个是三十来岁的瘦男子,两个是尼姑,其中静虚师太张翠山已在海上舟中会过。另外两个都是二十来岁的姑娘,只见一个抿嘴微笑,另一个肤色雪白、长挑身材的美貌女郎低头弄着衣角,那自是殷梨亭的未过门妻子、金鞭纪家的纪晓芙姑娘了。
  
      张翠山上前见礼道劳,陪着六人入内。殷梨亭极是腼腆,一眼也不敢向纪晓芙瞧去,行到廊下,见众人均在前面,忍不住向纪晓芙望去。这时纪晓芙低着头刚好也斜了他一眼,两人目光相触。纪晓芙的师妹贝锦仪大声咳嗽了一声。两人羞得满面通红,一齐转头。贝锦仪噗哧一声笑了出来,低声道:“师姊,这位殷师哥比你还会害臊。”突然之间,纪晓芙身子颤抖了几下,脸色惨白,眼眶中泪珠莹然。
  
      各路宾客络绎而至,转眼已是正午。紫霄官中绝无预备,哪能开甚么筵席?火工道人只能每人送一大碗白米饭,饭上铺些青菜豆腐。武当七弟子连声道歉。但见众人一面扒饭,一面不停的向厅门外张望,似乎在等甚么人。
  
      王璟细看各人所送的寿礼,大都是从山下镇上临时买的一些寿桃寿面之类,仓卒间随便置办,不但跟张三丰这位武学大宗师的身分不合,也不符各派宗主、各派脑的气势。
  
      只有峨嵋派送的才是真正重礼,十六色珍贵玉器之外,另有一件大红锦缎道袍,用金线绣着一百个各不相同的“寿”字,花的功夫甚是不小。静玄师太向张三丰言道:“这是峨嵋门下十个女弟子合力绣成的。”张三丰心下甚喜,笑道:“峨嵋女侠拳剑功夫天下知名,今日却来给老道绣了这件寿袍,那真是贵重之极了。”
  
      武当众人见此,心道:“再贵重也比不过王兄弟。”又是一阵感激。
  
      再过得一会儿,忽然门外传来一声:“阿弥陀佛!”这声佛号清清楚楚的传进众人耳鼓,又清又亮,似是从远处传来,但听来又像自身旁。
  
      张三丰笑道:“原来是少林派空闻禅师到了,快快迎接。”门外那声音接口道:“少林寺住持空闻,率同师弟空智、空性,暨门下弟子,恭祝张真人千秋长乐。”
  
      张三丰率领弟子迎出,只见三位神僧率领着九名僧人,缓步走到紫霄宫前。
  
      那空闻大师白眉下垂,直覆到眼上,便似长眉罗汉一般;空性大师身躯雄伟,貌相威武;空智大师却是一脸的苦相,嘴角下垂。
  
  公告: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,支持安卓,苹果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(按住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