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五十九章 常遇春

第五十九章 常遇春

    王璟带着张无忌和周芷若,直奔汉水河畔。?  ?火然文??ww?w?.周芷若只以为王璟带她回来看看老周,并不多言。张无忌却是好奇的问道:“大哥哥,不是去西域吗?来这里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等一个人!”再不多言,他估计常遇春没这么快过来,要住上一段时间,便吩咐周芷若喊老周出来摆渡,顺便给他们几人送饭,有他保护,就是元兵杀过来,也能护的周全。
  
      就这样王璟,周芷若和张无忌三人在汉水河畔住了一个月。一个月时间里,周芷若在练习华山基础内功和华山基础剑法,小姑娘天赋极好,又勤奋,很快便耍的似模像样。张无忌一直在修炼张三丰教他的纯阳无极功,以打好基础,待找到九阳神功,便可一脉想承,加快进度。
  
      王璟静静的立在河边,想起原著中汉水这个神奇的地方,而今由他开启,不禁暗自感叹。他这一个月也是勤加修炼,内功日益恢复。算算时间,常遇春应该差不多该过来了。
  
      果然,第二天上午,江上一个洪亮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快些停船,把孩子乖乖交出,佛爷便饶了你的性命,否则莫怪无情。”这声音从波浪中传来,入耳清晰,显然呼叫之人内力不弱。
  
      王璟抬起头来,只见两艘江船,如飞的划来,凝目瞧时,见前面一艘小船的船梢上坐着一个虬髯大汉,双手操桨急划,舱中坐着一个小男孩。后面一艘船身较大,舟中站着四名番僧,另有七八名蒙古武官。众武官拿起船板,帮同划水。那虬髯大汉膂力奇大,双桨一扳,小船便急冲丈余,但后面船上毕竟人多,两船相距越来越近。过不多时,众武官和番僧便弯弓搭箭,向那大汉射去。但听得羽箭破空,呜呜声响。
  
      王璟让老周带着张无忌和周芷若退往河岸后边,自己拿起木浆,迅划过去。
  
      猛听得“啊”的一声惨呼,小船中男孩背心上中了一箭。那虬髯大汉一个失惊,俯身去看时,肩头和背上接连中箭,手中木桨拿捏不定,掉入江心,坐船登时不动。后面大船瞬即追上,七八名蒙古武官和番僧跳上小船。那虬髯大汉兀自不屈,拳打足踢,奋力抵御。
  
      王璟喊道:“住手!”急扳橹,将渡船摇近,跟着身子纵起,轻轻一跃,飘向小船。
  
      两名蒙古武官嗖嗖两箭,向他射来,王璟运转破箭式,两箭瞬间回转,那两名武官哪里见过如此怪事,射出去的箭居然回返,反应不及,立时毙命。王璟踏上船板,施展身法,形同鬼魅,飘向那几名番僧和武官,每人面前剑光一闪,不过一刹那,那些番僧和武官尽皆倒下,只见得脖子处一道鲜红的血迹,再过得一会儿,鲜血才喷了出来,情形甚是骇人。
  
      那大汉一手抱着男孩尸身,一手划船,很快便达到岸边。待上得岸来,老周急忙拿来一些布带,给那大汉包裹伤口。
  
      王璟故意问道:“不知兄台如何称呼?何以被鞑子追杀?”
  
      那大汉先是一拱手谢道:“多谢小兄弟相救,在下常遇春,乃是、、、乃是、、、”吞吞吐吐却不敢说完。他看到王璟如此武功,明教中人从未听说过这种年轻高手,心想肯定是名门正派中人,若说自己是明教中人,保不准对方翻脸。
  
      王璟心知肚明,便说道:“常大哥忠心护幼主,又死战鞑子不退,端的是英雄了得,为何连自己来历都不敢明言?”
  
      常遇春被王璟一激,便回到:“小兄弟,你是常某救命恩人,实不相瞒,常某是明教中人,怕你有所误解,这才不便相告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哈哈一笑:“常兄莫不是怕我见到明教中人,提剑便杀,王某杀人,只看该杀不该杀,从不看对方是何身份!”
  
      常遇春奇道:“王兄弟真是见解了得!我看王兄弟武功高强,不知如何称呼?”
  
      “在下王璟!”王璟答道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是战败少林空闻大师的王少侠,怪不得!”常遇春一脸恍然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王璟没料到在武当的一番作为,搞的如今人尽皆知了,他却是不知,当天去武当赴宴的各门各派,早已经将他的战绩宣扬出去,以避免不长眼的弟子撞上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又说道:“常兄,这个孩子既已经死了,便入土为安吧。此处不是久留之地,安葬好我们先避开,以防鞑子再度来追。”
  
      常遇春甚是悲伤,说道:“哎,我从信阳护送小主南下,途中与鞑子派来追捕的鹰爪交战几次,没想到还是没能护住小主。”说完将那小孩子衣服都脱了,挖一个坑就地掩埋,也不敢立碑。
  
      王璟知道明教“赤条条来,赤条条去”的习俗,张无忌、周芷若、老周他们却是不知,心道:“这人真奇怪,安葬人剥光衣服做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常遇春埋葬好那小男孩,几人便顺流而下,直到晚上二更时分,才到得下方太平店。王璟吩咐将船离镇远远的停泊。老周到镇上买了食物,煮了饭菜,开在舱中小几之上,鸡、肉、鱼、蔬,一共煮了四大碗。
  
      常遇春不动鱼肉,只是将那碗青菜吃了个精光,王璟几人却是不禁荤腥,张无忌、周芷若又暗自嘀咕:“这人真奇怪,居然不吃肉,还长的这么高大。”常遇春听到了便解释了一下,说他拜菩萨的所以不吃荤,王璟却是知道这也是明教的规矩。
  
      正吃饭中,王璟问道:“常兄既然是明教中人,想必知道蝶谷医仙胡青牛,我旁边这位张小兄弟身中寒毒,想请胡医仙帮忙医治一下,但听说胡医仙脾气甚是古怪,不知常兄可否相助!”
  
      常遇春说道:“胡青牛是我师伯,我这次也身受重伤,正要去找他医治。这位张兄弟便跟我一起去吧,胡师伯虽然从来不给教外人治病,但承蒙王兄弟相救,大恩深重。胡师伯非破例不可。他若当真不肯动手,我决不和他干休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常兄,这位张小兄弟是天鹰教白眉鹰王的外孙,想必胡青牛看在鹰王面子上也不好袖手旁观。我有些要事必须去蝴蝶谷附近,不知常兄可否带在下一起过去,在下保证绝不泄露蝴蝶谷所在。”
  
      常遇春自然拍胸脯答应,待到次日天明,几人雇了一艘江船,直放汉口,到了汉口后另换长江江船,沿江东下。那蝶谷医仙胡青牛所隐居的蝴蝶谷,是在皖北女山湖畔。长江自汉口到九江,流向东南,到九江后,便折向东北而入皖境。
  
      到得集庆下游的瓜埠,常遇春舍舟起旱,雇了一辆大车,向北进,数日间到了凤阳以东的明光。常遇春知道这位胡师伯不喜旁人得知他隐居的所在,待行到离女山湖畔的蝴蝶谷尚有二十余里地,便打大车回去,几人便一起走过去。
  
  公告:免费小说app安卓,支持安卓,苹果,告别一切广告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