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六十章 救白龟寿

第六十章 救白龟寿

    王璟、常遇春一行人步行赶往蝴蝶谷,山路崎岖,常遇春和张无忌一个身受内伤,一个身中寒毒,周芷若又是半大孩子,是以行程慢的很,王璟心知原剧情中傍晚之后纪晓芙、丁敏君等人追杀白龟寿,以期得到谢逊最终的去向,也不催促,缓慢而行。ranw?enw?w?w?.到得傍晚时分,一行人走到一座树林之中,老周拿出干粮分与众人,当作晚饭,几人便靠着大树都吃起干粮来。
  
      过得一会儿,远处果然传来兵刃相交之声,又有人吆喝:“往哪里走?”“堵住东边,逼他到林子中去。”“这一次可不能再让这贼秃走了。”跟着脚步声响,几个人奔向树林中来。
  
      王璟让老周带着常遇春、张无忌和周芷若躲在大树后边,自己却是向场中瞧去。只见黑暗中影影绰绰的只见七八个人围着一个人相斗,中间那人赤手空拳,双掌飞舞,逼得敌人无法近身。斗了一阵,众人渐渐移近。
  
      不久一轮眉月从云中钻出,清光泻地,只见中间那人身穿白色僧衣,是个四十来岁的高瘦和尚。围攻他的众人中有僧有道,有俗家打扮的汉子,还有两个女子,共是八人。两个灰袍僧人一执禅杖,一执戒刀,禅杖横扫、戒刀挥劈之际,一股股疾风带得林中落叶四散飞舞。一个道人手持长剑,身法迅捷,长剑在月光下闪出一团团剑花。一个矮小汉子手握双刀,在地下滚来滚去,以地堂刀法进攻白衣和尚的下盘。
  
      两个女子身形苗条,各执长剑,剑法也是极尽灵动轻捷。酣斗中一个女子转过身来,半边脸庞照在月光之下,秀美无比,不是纪晓芙却又是谁。
  
      中间那和尚忒是了得,掌法忽快忽慢,虚虚实实,变幻多端,打到快时,连他手掌的去路来势都瞧不清楚。纪晓芙等虽然人多,却久斗不下。
  
      王璟见状,再不下去阻止,估计有人要丧命。便从树林中走了出来,他此时的轻功何等水平,悄无声息,众人皆没有现,仍然在憨斗,待得近了,王璟突然声道:“众位真是好雅兴,大夜晚的在这里打斗,影响我休息了,如何是好?”
  
      中间那和尚和围攻的众人都大惊失色,有人如此靠近而没有现,若是突然袭击,后果不堪设想,一时间都停手了,暗自戒备,齐齐望向王璟。但见月光之下,一个白衣少年持剑而立,面容俊秀,风度翩翩。
  
      纪晓芙瞧见是王璟,也松了一口气,又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一阵微红。
  
      王璟朝她笑道:“纪师妹,咱们真是有缘啊,这晚上的都能遇见,刚才被你们的打斗声打扰,心情很不好,这下看见你了,心情就好多了!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听得此话本来微红的脸更加羞红了,心里啐道:“这王少侠干什么没事老调戏自己!”
  
      丁敏君却是问道:“师妹,你们认得?他是谁?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还没回答,王璟便先接口道:“这位想必是峨眉的丁师姐吧,众位这大半夜的打斗,我十分不喜,大家先罢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那矮小汉子自己相貌不行,看到王璟风度不凡,心里便十分不喜,此刻听到王璟如此说话,便怒道:“小子,你是何人?你说罢手就罢手,莫非是魔教贼子?”
  
      那矮小汉子话音刚落,只见得一个白色人影一闪,又一闪而逝。众人看去,那矮小汉子脸上赫然多了两个巴掌印,在月光下满是违和感,又是一阵心惊,若是给他脖子上划上一刀,早毙命了。
  
      王璟说道:“我遇见纪师妹,今天心情好,便不计较了,长得丑不是你的错,但出来嘴贱就不行了。”众人先是嗤笑了一声,又齐齐望向纪晓芙,暗道这两人是什么关系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又向不远处喊道:“白龟寿,既然大家都在找你,你便出来吧!”
  
      白龟寿听得此言,却是心惊:“他怎么知道我在附近,既然被现了,躲是没用的。”便走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又道:“既然众人到齐了,我来替大家说吧,众位可是想抓住白龟寿,好探听谢逊的下落,张五侠说谢逊已经死了,看来众位都是不相信了。”
  
      那两个灰衣僧人却是认得王璟,说道:“王少侠,我们少林答应不找张五侠麻烦,只好来寻白龟寿了,这总不算违背诺言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空闻大师果是信人,看在他的面子上,我不为难你们。只是白龟寿是我五嫂殷素素的下属,我既然遇见了,自当保他一命,你们就此散去吧!”
  
      白龟寿和彭和尚听得此言,大喜过望,原本以为这人是纪晓芙一伙的,居然肯保下自己,单看他刚才诡异的度,这里估计无人能敌,便放下心来。
  
      那两个灰衣僧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有些不甘心,又有些无奈,拱手道:“既然王少侠要驾梁子,我们自当给面子,此事我们会禀告给空闻大师!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两位请便,顺便帮我带一句话给空闻大师,小心圆真!”
  
      两个灰衣僧人一拱手,告辞离去。另外几个道人和那个矮汉子见得少林僧人离去,自恃凭自己也拿不下彭和尚,便也跟着走了。
  
      丁敏君见得少林两个僧人称呼王璟为王少侠,又不战而退,哪能不明白王璟是谁,暗道:“看这情形,硬来是不行了,且先看他卖师父面子不。若是不行,看王少侠倒是比较喜欢纪师妹,须得让纪师妹让他交出白龟寿。”
  
      丁敏君便出声道:“原来是王少侠,不知可否看在峨眉没有为难张五侠的面子上,将白龟寿交与我和纪师妹?也好回去跟师父交差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似笑非笑的看着丁敏君,说道:“丁师姐莫非也想要屠龙刀?峨眉已经有了倚天剑,何必贪心不足。”
  
      丁敏君见王璟并没有答应,便对纪晓芙急使眼色,纪晓芙无奈道:“丁师姐,你看我做什么,王少侠既然要保白龟寿,我也没办法。”
  
      丁敏君只以为纪晓芙忙于跟王璟撇开关系,不愿意相求,毕竟张真人大寿,王璟多次与纪晓芙调笑,天下皆知。丁敏君心里暗自鄙视纪晓芙:“你跟他连孩子都生了,还在外人面前装什么纯洁。你骗的了其他人,休想骗得了我。”只是她只敢心里毁谤,摸不准王璟和纪晓芙是什么想法,万一恼羞成怒灭口就糟糕了,却暗自打算回峨眉跟师父告状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又说道:“丁师姐你先回峨眉去吧,我与纪师妹还有事情商量。”
  
      丁敏君暗道:“果然被我猜中了,这是嫌我在这里碍事了。哼、、、”告辞一声,独自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王师兄,多谢你解围,我也要告辞了!”纪晓芙说道
  
      “纪师妹且慢,我真有事情跟你说!”王璟挽留道。纪晓芙闻言便不好走开,只是暗中忐忑,害怕王璟真看上她了。
  
      待得众人散尽,王璟便让张无忌,常遇春等出来,白龟寿自是上前拜见张无忌。常遇春却是与彭和尚接头了,两人都是明教中人,倒是谈的很开心。
  
      王璟将纪晓芙拉到一旁。说道:“纪师妹,你有了女儿的事情,想必丁师姐已经知道了,不知你有何打算?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惊愕道:“我、、、我、、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瞒得了一时是一时吧。王师兄你怎么知道的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若是灭绝师太问起,你就推到我身上,如此你既可保住女儿,又可继承掌门之位,灭绝师太若是不服,我便上峨眉跟她理论理论。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诺道:“这、、、这如何使得?我并不想继承峨眉掌门之位,只是想安稳的把女儿带大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笑道:“灭绝师太若是知道你跟杨逍好上了,必不会放过你。纪师妹你就当我们互相帮忙,我保住你母女,你们以后还能跟杨逍有机会相认,你当上峨眉掌门后须得帮我共同对付朝廷,以恢复我汉人荣光!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大惊:“王师兄,你、、、你想、、、”后面却没有说下去,这是犯忌讳的话。
  
      王璟微微一笑道:“有何不可?我还可以收你女儿为义女,纪师妹你自己思考一下。”说完便回到众人之间,纪晓芙一时不能决断,默默跟在身后。
  
      此时夜色已晚,众人便都依靠大树,休息了一晚。周芷若却是一夜没有休息好,总在想王璟跟纪晓芙说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待到天明,纪晓芙告别众人,王璟知道她应该是去找女儿去了,也不挽留。彭和尚扶住白龟寿,跟常遇春一起,准备去找胡青牛医治。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往蝴蝶谷奔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