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六十三章 终得九阳

第六十三章 终得九阳

    王璟和朱长龄向内走去,又走了两里路,才遇一座高峰阻路,放眼四望,但见翠谷四周高山环绕,似乎亘古以来从未有人迹到过。火然?文???w?w?w?.四面雪峰插云,险峻陡峭,决计无法攀援出入。草地上有七八头野山羊低头吃草,见了他们也不惊避,树上十余只猴儿跳跃相嬉,看来虎豹之类猛兽身子笨重,不能逾险峰而至。
  
      朱长龄说道:“夏公子,咱们四处找找!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王璟回道。
  
      王璟向西而行,走了两里多地,只见峭壁上有一道大瀑布冲击而下,料想是雪融而成,阳光照射下犹如一条大玉龙,极是壮丽。瀑布泻在一座清澈碧绿的深潭之中,潭水却也不见满,当是另有泄水的去路。
  
      猿猴类最喜欢往瀑布之后居住,原著中张无忌没有往里边看,而是白猿自己寻来的,我须得进去看一看。王璟纵身一跃,穿过瀑布,跳了进去,里边果然还有一个大山洞。
  
      王璟环眼看去,洞深处果然有一个大白猿在那睡觉,满身白毛,肚腹上方方正正的一块凸起,甚是惹眼。王璟笑道:“总算不费我一番功夫。”
  
      那大白猿耳力甚是灵敏,听得王璟的响声,睁开眼来,见一个外人手持佩剑,连忙站起身来,目光中充满警戒之意。
  
      王璟心道:“都说猿类有灵性,这大白猿目光很人性化,果然不凡。”便说道:“我没有恶意,你肚子上有东西,需要帮忙取出来吗?”说完又指了指大白猿的肚子凸起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那大白猿貌似听懂了,又见王璟目光柔和,并无恶意,便点了点头,双手还做了一个拜托状,王璟哑然失笑。
  
      王璟走过去,扒开大白猿的长毛,那凸起处四边用针线缝上,显是出于人手,四周腹肌腐烂,形状模糊。王璟用长剑割开白猿肚腹上缝补过之处,再斜角切开早已连结的腹皮,只见它肚子里藏着一个油布包裹,连忙取出来,又给白猿上了早就备好的金疮药,白猿虽然吃痛,但颇有灵性,忍住不,待上好金疮药之后,才躺在地上修养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又跃出瀑布,在水边洗干净手上和油布上的血迹,正待打开来看,突然听得后边朱长龄的声音:“夏公子,你手上拿的是什么?”原来朱长龄没找到什么,又觉得王璟有其他目的,便跟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王璟转身笑道:“朱庄主以为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回道:“夏公子,你根本就不是找什么灵果,而是要找你手里的包裹,对吗?”
  
      王璟说道:“朱庄主真是聪明过人!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笑道:“夏公子过奖,不知可否将包裹给我看看?”
  
      王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说道:“若是我不给呢?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面色一冷:“夏公子,明人不说暗话,你费尽周折,想来找的必是神功秘籍,此刻就你我在这里,若是不给,嘿嘿、、、”
  
      王璟笑道:“朱庄主也是聪明人,就算我给了你,你也不会放过我,难道你不怕我宣扬出去?既然如此,我为何给你?不如我们打个商量,朱庄主用你家传的一阳指来换,再以你先祖的名义个誓不为难我,我就给你,如何?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哈哈大笑:“夏公子,你还是太嫩了,你武当派我虽然惹不起,不过你年纪尚轻,在这里,就算我杀了你,也没人知道,我为何要用家传的一阳指跟你换?”
  
      王璟放下长剑和包裹,一声叹息:“哎,我给过你机会了,你却不珍惜,奈何?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一楞,不知道王璟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  
      王璟突然凌空而起,五指并爪,自朱长龄头顶向下而抓,朱长龄反应慢了一拍,急忙后退,只见脸上已经多了一道长长的爪印,火辣辣的痛。
  
      朱长龄惊道:“龙抓手!你是王璟!”心里冷汗直冒。
  
      正说话间,王璟第二爪已经抓向朱长龄右臂,朱长龄没有王璟的度,如何能躲避,顿时中招,右手穴道被制,毫无反抗之力道。王璟又连使三爪,封住朱长龄几处大穴,将朱长龄定在原地。
  
      王璟做完这一切,自言自语道:“龙抓手果然好使,不愧是擒拿坏人的必备武功!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此时受制于人,急忙哀求道:“王少侠,是我有眼无珠,我给你道歉了,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嗤笑道: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本来看在朱子柳的面子上,想给你个机会的,你自己却不珍惜!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见求饶无效,又换个一个口气,说道:“王少侠,一阳指,我给你一阳指,也不要你的神功秘籍了,你放过我如何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假装意动道:“可是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?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连忙急打包票:“王少侠,连空闻大师都打不过你,我说出口诀,你一听便知真假,我怎么敢唬弄你!”
  
      王璟笑道:“话是不错,万一你来个九真一假,比如将运气三次改成运气六次,这如何能分辨?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心里暗骂,这臭小子真是奸诈,他自己正是如此想的,却不敢这么说,一脸的谄媚,赔笑道:“王少侠说笑了,我怎么敢呢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看朱长龄这表情,恶心的不行,简直丢尽了朱子柳的脸面,也没心情陪朱长龄继续玩了。便直接说道:“我自有方法,你这幅嘴脸实在恶心,还是去见你先祖,让他教导教导你吧!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见王璟始终不答应他,破口大骂,又威胁道:“若是没有我喊话,上边的人是不会拉你上去的!”
  
      王璟嗤笑道:“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,他们见你没有上去,一定会下来查看的,到时候我可以制住他们,要上去轻而易举。就算没有他们,就这种悬崖,我如履平地,只是想偷懒,让你打通山洞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朱长龄听得此话,面如死灰,兀自咒骂不止。王璟听不下去了,便点中朱长龄的哑穴,朱长龄便不出声来,表情甚是狰狞恶毒。
  
      王璟走过去与朱长龄双目相对,大喝一声:“移魂**!”不一会儿,朱长龄便意志昏沉,王璟说道:“快说出一阳指的修炼方法。”朱长龄开口便说:“先采天地之精,再收气,然后引丹田之内气,经手指出。又将如何采气,收气,引气,气的诀窍一一说出。”
  
      待朱长龄说完,王璟已经记清楚了,心道这一次收获真是不小。朱长龄经过“移魂**”一整,已经是精神全无,浑浑噩噩,形同白痴,晕倒在地。
  
      王璟一剑枭其级,将其尸身深埋在白猿洞穴深处。又想道:“我杀了朱长龄,自己又消失不见,那大白猿势必会被他们迁怒。”便决定等一下午,一边等待,一边翻开包裹,打开经书一看,封面是“九阳真经”,第一页写着一行熟悉的大字“他强任他强,清风抚山岗,他横由他横,明月照大江”,王璟暗道:“此行功德圆满,得尽快回蝴蝶谷给无忌治伤。”
  
      到得傍晚时分,那白猿伤好了一点,王璟一番言语比划,那白猿似乎明白了什么,跟着王璟,从平台处下滑。原著中张无忌掉下去都没事,王璟此刻轻功既高,以剑插住悬崖,慢慢下滑,竟然毫无伤。白猿身手更是敏捷,爬着峭壁,比王璟还快。
  
      到得崖底的时候,已经是日落之后。王璟运转轻功,白猿快奔跑,一人一猿于夜色中迅离开了昆仑山。
  
      却说红梅山庄的下人傍晚时候,等候不到朱长龄和王璟,便下来查看,进得洞去,除了一些猴子和野生动物,什么都没现,都以为王璟和朱长龄命丧白猿之手,而白猿又逃逸不见,便在昆仑山到处抓捕猿猴,可是此时白猿已经跟随王璟离开,如何能寻的到,注定徒劳无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