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六十四章 求医

第六十四章 求医

    王璟和白猿下得崖来,一晚上狂奔,竟然跑出上百里路,及至天明,已经到得玉门关外。  ww?w?.?王璟怕泄露白猿的踪迹,便找了一个山洞,一人一猿歇息起来。傍晚时分,一人一猿入得关内,王璟出去买了一些干粮分与白猿吃了,如此昼伏夜出,过得几天,已经行得五六百里远,王璟心道距离应该足够远了,便改为白天行路,一人一猿,往蝴蝶谷方向而去。一路人,行人看得一人一猿和睦共处,快飞奔,皆是好奇无比。
  
      靠近长江附近,又改走水路,如此三个月后,才到达蝴蝶谷,王璟此去西域,共花了四个多月时间。周芷若和张无忌见得王璟归来,都是大喜过望,但看见白猿在侧,又惊愕无比。王璟便细细解释了一下经书在白猿腹内的故事,两人都张大了嘴巴,想不到九阳真经的遗失竟然是这么回事。
  
      张无忌将四个月的事情一一告知王璟,胡青牛早已经将常遇春、白龟寿和彭和尚医好,这三人便已经离去,常遇春倒是没有如原著一般落得个四十而亡的结局。
  
      王璟不懂医术,便检查了一下张无忌和周芷若的武功进度,这两人不愧是原著主角的待遇,都是进步很大,王璟便将九阳真经传授给张无忌,把易经锻骨篇传授给周芷若,又将自己的剑道理解传授给两人,相对于原著,张无忌和周芷若两人的武功简直比原著同时期要高上几层不止。
  
      胡青牛开始见到白猿也大为好奇,待白猿住的久了,也习惯了。他倒也遵守诺言,将医术倾囊相授给张无忌和周芷若两人,王璟顺带也学会了一点皮毛。
  
      如此又是一年半时间悠然而过,王璟将九阳神功修炼至大成不过相差一步,内功尽复,又修炼一阳指有成,战力又增加许多。张无忌经过王璟指点,修炼九阳神功也是快无比,原著中用了五年,这才一年,就到达了原著中的半成水平,寒毒已经被压制了,估计再得一年,便可根除。周芷若修炼易经锻骨篇,内功增加不少,也出落得越标致。两人剑法经过王璟指点,也都学会了独孤九剑的剑理,只是缺少实战经验。
  
      这期间,常遇春曾来过几次,说起谷外消息,近年来蒙古人对汉人的欺压日甚,众百姓衣食不周,群盗并起,眼见天下大乱;同时江湖上自居名门正派和被目为魔教邪派之间的争斗,也是愈趋激烈,双方死伤均重,冤仇越结越深。常遇春每次来到蝴蝶谷,均是稍住数日即去,似乎教中事务颇为忙碌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又传信武当说是找到了九阳真经,待无忌修炼到一定水平便可以回武当继续修炼。武当众人大喜,碍于正邪有别不好相见,便捎带了一些衣物用品,还回信说找到了黑玉断续膏,俞三侠有望痊愈。张翠山夫妇已经去了冰火岛,让张无忌早日练成神功好过去相见。
  
      王璟暗道:“估算时间,应该是金花婆婆来找胡青牛麻烦,然后纪晓芙又引出灭绝师太,端的是一场大戏。”
  
      果然,胡青牛暗中装病,如此装了三日,张无忌傻傻的跑去照顾,王璟也不点破。到得第四日下午,忽听得隐隐蹄声,自谷外直响进来,不多时已到了茅舍之外,只听一人朗声说道:“武林同道,求见医仙胡先生,求他老人家治病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抬眼看去,只见门外站着一名面目黝黑的汉子,手中牵着三匹马,两匹马上各伏着一人,衣上血迹模糊,显见身受重伤。那汉子头上绑着一块白布,布上也是染满鲜血,一只右手用绷带吊在脖子中,看来受伤也是不轻。
  
      张无忌道:“各位来得真是不巧,胡先生自己身上有病,卧床不起,无法为各位效劳。还是另请高明罢!”那汉子道:”我们奔驰数百里,命在旦夕,全仗医仙救命。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道:“胡先生身染天花,病势甚恶,此是实情,决不敢相欺。”
  
      那汉子道:“我三人此番身受重伤,若不得蝶谷医仙施救,那是必死无疑的了,相烦小兄弟禀报一声,且听胡先生如何吩咐,”张无忌道:“既是如此,请问尊姓大名。”那汉子道:“我三人贱名不足道,使请说是华山派鲜于掌门的弟子”,说到这里,身子摇摇欲坠,已是支持不注,猛地里嘴一张,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  
      张无忌心道:“王大哥说他是华山派的,可是鲜于通又是胡师父的大仇人,这可如何是好?”他一时不知如何决断,便望向王璟。王璟说道:“你去问胡青牛吧!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便走向后堂对胡青牛说道:“师父,门外有三人身受重伤,前来求医,说是华山派鲜于掌门的弟子。”胡青牛听的此言,大怒:“不救不救,让他们滚蛋!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回到草堂,向那汉子说道:“胡先生病体沉重,难以见客,还请原谅。”那汉子皱起眉头,正待继续求恳,伏在马背上的一个瘦小汉子忽地抬起头来,伸手弹出,只见金光闪动,拍的一响,一件小小暗器击在草堂正中桌上。那瘦汉子说道:“你拿这朵金花去给‘见死不救’看,说我三人都是给金花的主儿打伤的。那人眼下便来寻他的晦气,‘见死不救’若是治好了我们的伤,我们三人便留在这里,助他御敌。我三人武功便算不济,也总是多三个帮手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突然出声道:“金花?拿来我看看!”张无忌便将金花拿给王璟,王璟细细看去,只见那暗器是一朵黄金铸成的梅花,和真梅花一般大小,白金丝作的花蕊,打造得十分精巧。王璟暗道:“黛绮丝如此美人,天天装作一个老太婆,可惜了!”
  
      王璟又把金花抛给张无忌,吩咐道:“你把金花给胡青牛,跟他说,我在这里住了一年半,就帮他挡了此灾,权当是在这里白吃白喝的报酬!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虽然不明白是什么灾,还是照办了,又去后堂跟胡青牛汇报去了,胡青牛沉默半响,说道:“王兄弟既有此心,我也没必要装病了!”说完竟自起身来,扯开脸上的伪装,又恢复了之前的清秀面容。
  
      张无忌大吃一惊,结巴道:“胡师父,你、、、你、、、”
  
      胡青牛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有一个仇家,就是这金花的主人,没想到还是找来了,原本想装病躲过去的,既然王兄弟愿意插手,我胡青牛岂能再装病不起,徒惹王兄弟笑话!”说完走出内堂,张无忌也跟着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草堂里,王璟问道:“你们既是华山弟子,可知道华山七戒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那第一个汉子回道:“你是何人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我叫王璟!想必你们知道我吧!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!”
  
      那几人听了一惊,拱手回道:“原来是王少侠,失敬失敬,少侠战败少林空闻大师,江湖谁人不知。我等都是华山弟子,自然知道华山七戒。”又将华山七戒说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王璟听得此言,脸色微和,说道:“不错,你们总算没有忘记华山七戒,看在这一点份上,倒是可以救救你们。”几人大喜,正待道谢,又听到王璟森然道:“救你们可以,一旦被我现你们敢违背这七戒,我就是追杀到天涯海角,也要将你们绳之以法!”
  
      几人连忙说道:“不敢不敢!”又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王少侠可是跟我们华山有什么关系?”
  
      王璟一时间想起笑傲里在华山学艺的经历,缅怀道:“可惜暂时回不去了!”却是不屑于跟这几个人说,便回道:“这你们就不用知道了!”
  
      那几人回道:“是,是!”心里却暗自猜测,王璟既然清楚华山七戒,必定与华山大有渊源,若能拉得如此高手,华山便安全的多,表情更加殷勤。
  
      王璟便吩咐张无忌医治他们,张无忌正待动手给他们把脉,猛听得蹄声答答,车声辚辚,有一辆马车向山谷驰来。
  
  本站重要通知: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?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会员同步书架,文字大小调节、阅读亮度调整、更好的阅读体验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阅读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