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六十五章 再会纪晓芙

第六十五章 再会纪晓芙

    张无忌走到门外,只见马车驰得甚快,转眼间来到门外,顿然而止。?ranwe?n?w?w?w?.?车座上走下一个淡黄面皮的青年汉子,从车中抱出一个秃头老者,问道:“蝶谷医仙胡先生在家么?崆峒门下圣手伽蓝简捷远道求医……”第三句话没说出口,身子晃了几下,连着手中的秃头老者,一齐摔倒在地。说也凑巧,拉车的两匹健马也乏得脱了力,口吐白沫,同时跪倒。
  
      看这情形,显然他们是长途跋涉,中途没有休息,以至于人困马乏,累的如此狼狈。张无忌见得崆峒长老逼迫他父母,又跟王璟对战,哪能有好印象,便冷声道:“自己跟来吧,胡先生在草堂!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话没说完,忽见山道上影影绰绰,又有四五人走来,有的一跛一拐,有的互相携扶,都是身上有伤。那五个人个个脸如白纸,竟无半点血色,身上却没有伤痕血迹,看来都是受了内伤。为一人又高又胖,向秃头老者简捷和投掷金花的瘦小汉子点了点头,三人相对苦笑,原来三批人都是相识的。
  
      张无忌问道:“你们都是被那金花的主人所伤么?”
  
      那胖子道:“不错。”那最先到达、口喷鲜血的汉子问道:“小兄弟贵姓?跟胡先生怎生称呼?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先后又有四个人到来,有的乘车,有的骑马,一齐求恳要见胡青牛。
  
      王璟心道:“黛绮丝真是好手段,这女人起狠来,果然不容小觑!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正待回答那汉子的话,王璟已经插口道:“他是胡医仙的徒弟,名叫王阿牛。”胡青牛在后边暗自咧了咧嘴。
  
      那一行人见胡青牛也在,哀求道:“胡先生,求求你救救我们,那金花的主人不日就要来找你麻烦,我们也好作个帮手。”
  
      胡青牛冷冷道:“就凭你们,自顾不暇,还能对付她,笑话,不救不救,看着就烦!”
  
      一行人见哀求无效,又齐齐转向张无忌,此时胡青牛在,张无忌没什么主见,便看向胡青牛,胡青牛说道:“小子,这年头忘恩负义的人太多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说完一甩衣袖,竟往后堂去了。张无忌没奈何,又望向王璟,王璟说了一个字:“等!”
  
      众人听得胡青牛讽刺之言,也不敢反驳,又看此情形,觉得还是王璟在做主,便都默默的等着,害怕若是不听话,王璟一个心情不好,不予救治就糟糕了。
  
      受伤众人从中午时分等到天黑,私下里打探王璟是何人,那华山派和崆峒派的都知道王璟在武当山战败过空闻大师,说与众人听了,众人心一惊,有这个猛人在,看来是不能用武力要挟了,便齐齐决定说好话恭维。隔三岔五的就来几句拍马屁的话,什么“王少侠真是年轻有为,我辈楷模!”,“王少侠风采不凡,一看就是绝世高手!”之类的,王璟在笑傲的时候见过日月神教众人的阿谀奉承之词,这些人的水准就差多了,暗自好笑。
  
      此时已到晚饭时分,王璟便吩咐煮饭的僮儿将饭菜端与这些人,众人又是齐声拍马屁:“王少侠真是好心肠,我等谢过!”他自己却是与张无忌、胡青牛去了另外一个房间,老周和周芷若早已经等候在那里了,白猿也在,几人围着桌子一起吃饭,倒是其乐融融。
  
      吃完晚饭,张无忌回到茅舍,继续在看医书。老周和周芷若却是去安歇了,王璟说女孩子要多睡,才会更加美丽。王璟却是在旁边学习一些简单的包扎止血之类的技巧。又过得两个时辰,屋外山路上传来了两个人轻轻的脚步声音,足步缓慢,走向茅舍而来。
  
      过了片刻,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说道:“妈,屋里有灯火。这就到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从声音听来,女孩年纪甚幼。一个女子声音道:“孩子,你累不累?”那女孩道:“我不累,妈,医生给你治病,你就不痛了。”那女子道:“嗯,就不知医生肯不肯给我治。”只听那女孩道:“医生定会给你治的。妈,你别怕,你痛得好些了么?”那女子道:“好些了,唉,苦命的孩子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何等的耳力,隔老远就听得清清楚楚,当即又施展“传音入密”的功夫,声道:“纪师妹,你和不悔来啦!我等你们很久了!”又吩咐张无忌道:“你纪姑姑来了,出去迎接下!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大惊:“王师兄每每都能未卜先知,最近功力又精进了,连师父都做不到传音入密!”张无忌出得门去,只见月光皎洁,一个青衫女子携着一个小女孩,正是峨嵋女侠纪晓芙。
  
      纪晓芙虽然五年没见过张无忌,但刚才王璟出声,哪能不知道跟他旁边的孩子肯定就是张无忌了,便回到:“原来是无忌!你的寒毒好些了没?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回道:“纪姑姑不需担心,王大哥已经找到办法了,我现在已无大碍,纪姑姑你受伤不轻,还是先进来休息一会儿吧!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带着小女孩跟着张无忌进了茅舍,王璟起身来,笑着说道:“纪师妹看来情况不太好啊!”又朝小女孩杨不悔作了个鬼脸,说道:“不悔,快过来给爹爹抱抱,爹爹就让这个大哥哥给你妈妈医治好不好?”
  
      杨不悔问道:“妈妈,那个叔叔说的是真的吗?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羞红了脸,想起王璟说要收不悔做义女的事情,觉得有这种高手保护也好,便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杨不悔见了马上扑过去,喊道:“爹爹,你为什么不来看我,我和妈妈都很想念你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抱起杨不悔,回道:“爹爹有事去了,现在不是见到了么!”说完又在杨不悔脸上亲了一口,杨不悔也回亲了王璟一下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又指了指张无忌说道:“这个是你张家大哥哥,也是爹爹的好朋友,爹爹让他给你妈妈医治。”
  
      杨不悔喜道:“好呀!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将灯火移过来,只见纪晓芙左肩和左臂都受了极厉害的刀剑之伤,包扎的布片上还在不断渗出鲜血,又听她轻声咳嗽不停,无法自止。
  
      张无忌此时经过胡青牛悉心教导,医术比原著只强不弱。听得她咳声有异,知是肺叶受到重大震荡,便道:“纪姑姑,你右手和人对掌,伤了太阴肺脉。”
  
      当下取出七枚金针,隔着衣服,便在她肩头“云门”、胸口“华盖”、肘中“尺泽”等七处穴道上刺下去,手法极快,金针一到,纪晓芙胸口闭塞之苦立时大减。纪晓芙又惊又喜,说道:“好孩子,你跟着王师兄果然有造化,寒毒好了,又学会了这样好的本领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笑道:“纪师妹过奖了,以后不悔跟着我,我也会好好对她的。”
  
      白天来的华山、崆峒以及另外几个人见王璟心情好,又是恭贺一番:“王少侠一家人团聚,真是可喜可贺。王少侠和纪女侠果真是般配无比。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见圣手蓝伽简捷等一干人伤势狼藉,显是未经医理,她不愿占这个便宜,说道:“这几位比我先来,你先瞧瞧他们罢。这会儿我已好多了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哈哈大笑:“也罢,我今天心情好,既然纪师妹求情了,无忌,你先治好纪师妹,便给他们医治了吧。”
  
      当下张无忌请纪晓芙走到厢房之中,剪破她创口衣服,觉她肩臂上共受了三处刀伤,臂骨亦已折断,上臂骨有一处裂成碎片。这等骨碎,在外科中本是极难接续,但在“蝶谷医仙”的弟子看来,却也寻常,于是替她接骨疗伤,敷上生肌活血的药物,再开了一张药方,命僮儿按方煎药。忙了一会儿,终于包扎妥善,说道:“纪姑姑,请你安睡一会,待会麻药药性退了,伤口会痛得很厉害。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再出来看时,杨不悔已经在王璟怀里沉沉睡熟,想是累了,王璟示意众人不要声,轻轻走进内室,将杨不悔放下,又出来看张无忌救治众人。
  
  本站重要通知: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?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会员同步书架,文字大小调节、阅读亮度调整、更好的阅读体验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阅读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