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六十六章 奇葩夫妇

第六十六章 奇葩夫妇

    草堂里,华山派那口吐鲜血的弟子站起身来,向张无忌深深一揖,说道:“王小先生,你既是胡先生的高徒,想来医术也是不凡了,烦劳小先生给我们治一治,大伙儿尽感大德。r?a?  ?nw?en?w?w?w?.??”
  
      另外人也是吹捧道:“自来名医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先生,哪知小先生年纪轻轻,竞具这等本须,真是世上少见,还盼显一显身手。”
  
      那富商模样的姓梁胖子道:“我们十四人在江湖上均是小有名义,得蒙小先生救治.大家出去一宣扬,江湖上都知小先生医道如神的大名,旦夕之间,小先生便名闻天下了。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毕竟年纪幼小,不明世情,给他两人这么一吹一捧,不免有些欢喜,说道:“那我便尽力一试!”王璟在一旁看的,也不说话,暗道:“张无忌还是太年轻了,没有什么经验,轻轻一奉承便欢喜的很!”
  
      张无忌详察每人的伤势,不由得越看越是惊奇,原来每人的伤势固各各不同,而且伤法甚为奇特,均是胡青牛所授伤科症中从未提到过的,有一人被逼吞服了数十枚钢针,针上而且喂毒,有人肝脏被内力震伤,但医治肝伤的“行间”、“中封”、”阴包”、“五里”诸要穴却都被人用尖刀戳烂,显然下手之人也是精通医理。有一人两块肺叶上被钉上两枚长长的铁钉,不断的咳嗽咯血。有一人左右两排肋骨全断,可又没伤到心肺,有一人双手被割,却被左乎接在右臂上,右臂接在左臂上,血肉相连,不伦不类,更有一人全身青肿,说是被蜈蚣、蝎子、黄蜂等二十余种毒虫同时螫伤。那简捷却是光头奇痒无比。
  
      张无忌此时已经得到胡青牛真传,当下一一想办法医治,先是捡了南星、防风等十余种药物捣碎,和以热酒,调成药行给光头简捷敷上。不多时,简捷痛的打滚,再过一会儿,竟然好转不痒了。简捷大谢,自是不提。其余一众人等,伤势太过怪异,张无忌也只能先止血止痛,再图他想,如此,十几个人下来,已经到得天明。此时纪晓芙已经醒了,连忙出来帮忙。杨不悔却是赖在王璟怀里,一边吃着杏脯蜜枣,一边让王璟给她追扑蝴蝶。
  
      众人伤势好转,便在茅舍外搭了一个凉棚,地下铺了稻草,席地而卧。纪晓芙在老周等人旁边另有一个小小茅舍,和女儿共住。却是王璟吩咐各人合力所建。那十四人本是纵横湖海的豪客,但慑于王璟的彪悍战绩,又受伤有求于人,是以听话的很。到得晚间,各自休息去了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众人都起来了,奇怪的事情出现了,纪晓芙的脸色不妙,眉心间隐隐有一层黑气,似是伤势又有反复。简捷的光头却又溃烂起来,腐臭难当。其他几人的伤势也是变幻多端,明明已止痛,但一晚之间,忽又转恶。
  
      王璟见到此情况,哪能不知是胡青牛的结妻子王难姑偷偷动的手脚。果然,到得夜晚,众人睡去,王璟细细听去,窗外传来有人脚踏树叶的细碎之声,王璟戳破窗纸,向外张望,只见一个人的背影一闪,隐没在槐树之后,瞧这人的衣着,宛然便是胡青牛,王璟暗笑道:“这王难姑果然还是惦记胡青牛,连打扮都跟胡青牛一个样!”
  
      眼看着王难姑往纪晓芙的茅舍走去,王璟悄悄的跟在身后,以王难姑的武功水平,哪能现王璟,王难姑走进屋去,正待投毒,忽然听得外边“咳咳”的声音,大吃一惊,连忙顾不得下毒,往外边逃去,才出得茅舍,就看见一个白衣人站在外边,月光下负手而立,不是王璟又是谁,显然声音也是王璟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王难姑惊道:“是你!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过头来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说道:“胡夫人,你与胡青牛斗气也就罢了。可是斗气斗到我纪师妹身上,未免过分了,看在胡青牛面子上,我不为难你,你跟我去见胡青牛吧!”
  
      王难姑奇道:“你知道我?”
  
      王璟说道:“你们夫妇一个用毒,一个学医,本是般配无比,偏要斗来斗去,何苦来哉?胡青牛难道没告诉你,近期会有仇家上门,亏你还有心思跟他斗法!”
  
      王难姑揭开脸上青布,果然是一个中年女子,急忙说道:“什么仇家?”
  
      王璟笑道:“你自己不会去问胡青牛么?”
  
      王难姑急忙奔向胡青牛的房间,王璟跟在她身后,她也没在意。王难姑走进胡青牛的茅舍,掀开床板,拿开胡青牛口中的大胡桃,又解开胡青牛被绑的双手,表情很是焦急,问道:“咱们有仇家要来吗?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  
      胡青牛正奇怪王难姑是怎么知道的,抬眼看去,现王璟站在门口,一副看好戏的表情,恍然大悟,一拱手道:“真是叫王兄弟看笑话了!王兄弟还请进来吧!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夫妻间互相斗法,原也没什么,斗斗更有情趣,可是你们夫妇斗到连命都不在乎了,果然是不同凡响,在下甚是佩服,佩服!”
  
      胡青牛一时红了脸,说道:“王兄弟,这不是有你么?”又对王难姑解释道:“师妹,王兄弟乃是一等一的高手,他答应帮我对付仇家,我这才瞒着你,不叫你担心!”
  
      王难姑怒道:“好啊,你与我斗法还不够,居然还敢有事情瞒着我,我、、、我、、、哼、、、”她见得外人在此,也不好说什么太过的话。
  
      王璟接口道:“胡夫人既然还爱着胡先生,何必与胡先生斗来斗去,金花婆婆来寻仇,应该就是你们夫妇相斗,以至于胡先生见死不救,导致银叶先生病逝,这才招来此种仇恨。我虽然答应帮你们,却也无意伤害金花婆婆,她也是个苦命人,此次事了,你们便和谐相处,希望再不要生出什么事端了。”
  
      胡青牛急忙保证道:“王兄弟说的甚是,我这些年来自恃医术了得,硬要争赢,不免大伤夫妻之情。唉,我胡青牛该当改为‘胡蠢牛’才对。像难姑这般的女子,肯委身下嫁,不知是我几生修下来的福份,我却不会服侍她、爱惜她,常常惹她生气,终于逼得她离家出走,真是糊涂透顶!”
  
      胡青牛说完又深情款款的看着王难姑,誓道:“师妹,从今往后,我什么都听你的,你说救就救,你说不救救不救,咱们永不分离!”
  
      王难姑这才转怒为喜,但又看见王璟在场,羞道:“你真是要死了!谁要跟你永不分离!”话虽如此说,表情却甚是喜悦。
  
      王璟哪能不明白这种秀恩爱的场景,哈哈一笑,道了声恭喜,便竟自回自己房间去了。
  
      王难姑既和胡青牛和好了,第二天跟众人相见,又道歉了一番,胡青牛又指点张无忌几下,并不自己动手医治,张无忌按照胡青牛的指点,将众人一一治好,如此三天之后,众人又道谢不已,各自告辞,尽皆散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