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六十七章 金花和灭绝

第六十七章 金花和灭绝

    话说张无忌医治好众人,众人便出得蝴蝶谷各自离开了,金花婆婆在谷外瞧得分明,冷笑道:“胡青牛,这一次看你有什么话说!”
  
      待到第二天上午,金花婆婆便带着小女孩殷离,入得谷来。????火然?文??w?w?w?.?
  
      王璟此时正抱着杨不悔在谷内玩乐,见来人弓腰曲背,一副老婆婆的装扮,旁边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倒是眉清目秀。便知这是金花婆婆寻仇来了,笑着打了打招呼道:“金花婆婆?来的有点迟了啊,还以为你昨天晚上便会来的!”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诧异道:“小子,你知道婆婆我要来?”
  
      王璟笑道:“我知道的远比你想的要多得多!”金花婆婆一时不解其意。王璟又向屋里喊道:“胡青牛,你的老朋友来了,也不出来迎接迎接?”
  
      里边胡青牛听得此话,带着张无忌走了出来,纪晓芙也跟了出来。不一会儿,老周和周芷若,还有白猿也都过来了。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冷笑一声:“胡青牛,你倒是找了不少帮手?莫非你以为凭这些人就能抵抗的了?”
  
      胡青牛回道:“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了,你虽然武艺高强,也不见得是天下无敌!你若是执意寻仇,吃了亏可别怪我不念故人之情分!”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大笑道:“胡青牛,几年不见,你说大话的本事见长啊,我倒要看看你借了谁的胆子?难不成你指望峨眉的纪丫头给你出头不成,就是她师父灭绝师太来了,我也不惧!”王璟此时功力尽复,还更上一层楼,金花婆婆竟一时没有瞧出来。不待众人答话,金花婆婆又冲着纪晓芙瞪了一眼说道:“你还没死啊?竟敢给胡青牛出头?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回道:“婆婆,你何必为难我们这些后辈?”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怒道:“我老太婆的事,也用得着你来多嘴多舌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出声道:“婆婆何必咄咄逼人,大家坐下来喝喝茶,有什么问题说开就好,这么杀气腾腾的,要吓坏小朋友的,不好,不好!”说完又哄了哄杨不悔:“乖,不要怕,爹爹在这里!”小姑娘奶声道:“嗯,我才不怕!有爹爹保护我和妈妈!”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怒极而笑,正待作,后边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:“怎么不好了,好得很!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听得声音,又惊又喜,叫道:“师父!”凝神一瞧,才见远处有个身穿灰布袍的尼姑缓缓走来,正是峨嵋派掌门、师父灭绝师太。她身后还随着两名弟子,一是师姊丁敏君,一是师妹贝锦仪。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见她相隔如此之远,颜面都还瞧不清楚,但说话声传到各人耳中便如是近在咫尺一般,足见内力之深厚。灭绝师太盛名远播,武林中无人不知,只是她极少下山,见过她一面的人可着实不多。走近身来,只见她约莫四十四五岁年纪,容貌算得甚美,但两条眉毛斜斜下垂,一副面相便变得极是诡异,几乎有点儿戏台上的吊死鬼味道。
  
      却原来灭绝师太也打听到消息,有人看见纪晓芙来蝴蝶谷求医,并没有外出,便也赶了过来。待得近了,纪晓芙跪下磕头,低声道:“师父,你老人家好。”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道:“还没给你气死,总算还好。”纪晓芙跪着不敢起来。但听得站在师父身后的丁敏君低声冷笑,知她在师父跟前已说了自己不少坏话,不由得满背都是冷汗。灭绝师太冷冷的道:“敏君说你有了孩子,我开始还不信,今日亲眼所见,不得不信了,你有何话说?”纪晓芙一时间诺诺不能言:“我、、、我对不起师父!”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咳嗽两声,先是瞪了胡青牛一眼,嘲笑道:“怪不得你收留纪丫头,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!真是好算计!”胡青牛也不反驳。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说完又向灭绝师太瞪视两眼,说道:“嗯,你是峨嵋派的掌门,我打了你的弟子,你待怎样?”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冷冷的道:“打得很好啊。你爱打,便再打,打死了也不关我事。”纪晓芙心如刀割,她知师父向来最是护短,弟子们得罪了人,明明理亏,她也要强辞夺理的维护到底,这时却说出这几句话来,那显是不当她弟子看待了。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暗道:“今日灭绝师太在,看来占不到什么便宜,改天再来结果了胡青牛,不信灭绝天天在这里!”便示弱道:“我跟峨嵋派无冤无仇,打过一次,也就够啦。阿离,咱们走罢!”说着慢慢转过身去。
  
      丁敏君急于表现,虽然不知金花婆婆是何人,但看她老态龙钟,自然不放在眼里,居然敢对师父无礼,心下大怒,纵身疾上,拦在她的身前,喝道:“你也不向我师父赔罪,便这么想走么?”说着右手拔剑,离鞘一半,作威吓之状。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突然伸出两根手指,在她剑鞘外轻轻一捏,随即放开,笑道:“破铜烂铁,也拿来吓人么?”丁敏君怒火更炽,便要拔剑出鞘。那知一拔之下,这剑竟是拔不出来。阿离笑道:“破铜烂铁,生了锈啦。”
  
      丁敏君再一使劲,仍是拔不出来。才知金花婆婆适才在剑鞘外这么似乎漫不在意的一捏,已潜运内力,将剑鞘捏得向内凹入,将剑锋牢牢咬注。丁敏君要拔是拔不出,就此作罢却又心有不甘,胀红了脸,神情极是狼狈。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缓步上前,三根指头挟住剑柄,轻轻一抖,剑鞘登时裂为两片,剑锋脱鞘而出,说道:“这把剑算不得是甚么利器宝刃,却也还不是破铜烂铁。金花婆婆,你不在灵蛇岛上纳福,却到中原来生甚么事?”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见到她三根手指抖剑裂鞘的手法,心中一凛,暗道:“这贼尼名声极大,果然是有点真实功夫。”笑眯眯的道:“我老公死了,独个儿在岛上闷得无聊,因此出来到处走走,瞧瞧有没合意的和尚道士,找一个回去作伴。”她特意说“和尚道士”,自是讥刺对方身为尼姑,却也四处乱走。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一双下垂的眉毛更加垂得低了,长剑斜起,低沉嗓门道:“亮兵刃罢!”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淡淡一笑,说道:“当年峨嵋派郭襄郭女侠剑法名动天下,自然是极高的,但不知传到徒子孙手中,还剩下几成?”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森然道:“就算只剩下一成,也足以扫荡邪魔外道。”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双眼凝视对方手中长剑的剑尖,一瞬也不瞬,突然之间,举起手中拐杖,往剑身上疾点。灭绝师太长剑抖动,往她肩头刺去。金花婆婆咳嗽声中,举杖横扫。灭绝师太身随剑走,如电光般游到了对手身后,脚步未定,剑招先到。金花婆婆却不回身,倒转拐杖,反手往她剑刃上砸去。
  
      两人三四招一过,心下均已暗赞对方了得。猛听得当的一声响,灭绝师太手中的长剑已断为两截,原来剑杖相交,长剑被拐杖震断。原来她这拐杖乃灵蛇岛旁海底的特产,“珊瑚金”,削铁如泥。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当下也不进迫,只是拄杖于地,抚胸咳嗽。纪晓芙、丁敏君、贝锦仪三名峨嵋弟予生怕师父已受了伤,一齐抢到灭绝师太身旁照应。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抛去半截断剑,说道:“这是我徒儿的兵刃,原不足以当高人的一击。”说着解开背囊,取出一柄四尺来长的古剑来。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一瞥眼间,但见剑鞘上隐隐出一层青气,剑未出鞘,已可想见其不凡,只见剑鞘上金丝镶着的两个字:“倚天”。她大吃一惊,脱口而出:“倚天剑!”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是倚天剑!”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心头立时闪过武林中相传的那六句话:“武林至尊,宝刀屠龙。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。倚天不出,谁与争锋?”喃喃道:“原来倚天剑落在峨嵋派手中。”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喝道:“接招!”提着剑柄,竟不除下剑鞘,连剑带鞘,便向金花婆婆胸口点来。金花婆婆拐杖一封。灭绝师太手腕微颤,剑鞘已碰上拐杖。但所得“嗤”的一声轻响,犹如撕裂厚纸,金花婆婆那根海外神物、兵中至宝“珊瑚金”拐杖,已自断为两截。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心头大震,暗想:“倚天剑刃未出匣,已然如此厉害,当真名不虚传。”向着宝剑凝视半晌,说道:“灭绝师太,请你给我瞧一瞧剑锋的模样。”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谣头不允,冷冷的道:“此剑出匣后不饮人血,不便还鞘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凛然相视,良久不语。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此时已知这尼姑的功力实不在自己之下,至于招数之妙,则一时还没能瞧得出来。但她既是峨嵋掌门,自必非同泛泛,加之手中持了这柄“天下第一宝剑”,自己决计讨不了好去,轻轻咳嗽了两声,转过身来,拉住阿离,飘然而去。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行得谷口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声音:“黛绮丝,晚上二更时分,谷外小树林见!”赫然是王璟运用千里传音和传音入密两种功夫。金花婆婆大惊:“谷内还有这种高手!还知道我的名字!”差点一个趔趄,跌倒开来。
  
  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阅读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