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七十章 乾坤大挪移

第七十章 乾坤大挪移

    王璟留在蝴蝶谷又待了一个月,将九阴真经的内功心法教给了纪晓芙,便带着杨不悔往光明顶而去。?火然文???  w?w?w?.?张无忌和周芷若还留在蝴蝶谷潜修,纪晓芙却是往峨眉去了。
  
      此时已经天下大乱,烽烟四起,途经凤阳一带,赤地千里,许多田地荒无人烟,甚至出现吃人的现象,也有不长眼的想挑王璟下手,自然被王璟暴怒之下杀死。王璟心道:“元庭看来气数已尽了,如此惨相竟然没有派人来管!”由于带着小女孩杨不悔,原本一个月的路程,硬是两个月才到。
  
      王璟之前来过昆仑山,再次来倒是驾轻就熟,直奔坐忘峰而去。一时找不到杨逍在哪里,便扯开嗓子大声喊道:“杨逍在不在,还请出来相见!”王璟此时何等功力,整个山峰全是回音。
  
      杨逍听得声音大惊:“好深厚的内力,不知是何人!”金花婆婆在远处听得,暗道:“原来这小子先来找杨逍来了,也罢,我偷偷的潜入,再跟他联系。”
  
      不多时,一位身穿白色粗布长袍的中年书生飘然而至,约莫三十**年纪,相貌俊雅,气度翩然,只是双眉略向下垂,嘴边露出几条深深皱纹,不免略带衰老凄苦之相,赫然便是杨逍。王璟暗道:“杨逍这家伙下手真快,这类大叔,像纪师妹这种没什么经历的女孩子都不免沦陷。”
  
      只见得杨逍拱手道:“小兄弟好高深的内功,不知如何称呼?”
  
      “在下王璟,见过杨兄!”王璟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是王少侠,怪不得!未知找杨某有何事?”杨逍问道。他见王璟抱着一个小女孩,显然不是来找麻烦的。
  
      王璟说道:“看杨兄这一脸的凄苦表情,也不枉我走一遭,纪晓芙三个字杨兄可还记得?”
  
      杨逍听得此言激动道:“是晓芙让你来的?她人呢?怎么样了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杨兄且莫激动,纪师妹现在应该已经回峨眉了。你听我慢慢道来。”当下便将他如何遇到纪晓芙母女,又收杨不悔为义女,编织谎言欺骗灭绝师太等,一一道来,只是跟峨眉的交易部分却没有透漏。
  
      杨逍听完,便问杨不悔道:“孩子,乖宝贝,你姓甚么?叫甚么名字?”杨不悔道:“我姓杨,名叫不悔。”
  
      杨逍仰天长啸,只震得四下里木叶籁籁乱落,良久方绝,说道:“你果然姓杨。不悔,不悔。好!晓芙,我虽强逼于你,你却没懊悔。”过得一会儿,方才平复下来。
  
      杨逍拱手道:“多谢王兄弟相救,又不远千里来告知消息,还把我女儿带来了,大恩不言谢,有任何要求但提无妨,杨某必当尽力而为!”他见王璟如此功力,比他自己还高,王璟若有什么事情办不到,估计他也做不到,便不敢把话说满。
  
      王璟哈哈一笑:“杨兄却是爽快,我听说贵教的碧水寒潭阴寒无比,正好在下修炼一门武功,需要此种环境,还请杨兄相助!”
  
      杨逍回道:“此乃小事,当然可以!王兄弟请入内详谈!”说完将王璟引入会客厅。早有下人备好清茶,杨逍对着杨不悔说道:“不悔,我是你爹爹,让我抱一抱好不好?”
  
      谁知杨不悔抱着王璟脖子,就是不松手,奶声奶气道:“你骗人,我爹爹正抱着我呢!就不给你抱!”
  
      王璟哑然失笑:“杨兄,不悔年纪还小,一时反应不过来,慢慢来吧!”杨逍却是一脸苦笑。
  
      如此,王璟便带着杨不悔,在坐忘峰住了下来,杨逍和杨不悔也慢慢熟悉起来,只是杨不悔天天喊王璟“爹爹”,就是不喊杨逍,杨逍郁闷的不行。
  
      直到某一天,杨逍带着杨不悔出去游玩,金花婆婆突然潜进来,两人便偷偷从原著杨不悔的房间里,打开床板,溜进了光明顶的密道。
  
      王璟和金花婆婆都是武功高强之辈,一跃而下,落得地来,只见密道两边是大石板墙,道路约摸三四人宽,便一路前行,曲曲折折的奔出数十丈,便到了尽头。
  
      前方再无出路,只有凹凹凸凸的石壁,没一处缝隙,王璟在凹凸处用力推击,纹丝不动。记起原著中是推开的,便提一口气,运劲双臂,在石壁上向右边推,王璟此时比原著张无忌功力高的多,石壁一推便开,石壁缓缓退后,却是一堵极厚、极巨、极重、极实的大石门。王璟知道成昆有时候也潜进密道,便暗自提防。
  
      过了石壁,前面又是长长的甬道,两人向前走去,只觉雨道一路向前倾斜,越行越低,约莫走了五十来丈,忽然前面分了几道岔路。二人一试,竟有七条之多。两人一一相试,试完了没有现什么。
  
      王璟记得原著张无忌是在左边被困,不能向前,后退之时,误打误撞,现阳顶天的墓室,那么应该是在右边。便对金花婆婆说道:“跟我来!”两人沿着右边的甬道走了数十步,便已到了尽头。
  
      王璟打开火折子,果然现地上有一只木桶,王璟劈开木桶,桶中粉末外泄,都是黑色的火药。金花婆婆疑惑的看着他:“这里已经是尽头了,你确定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王璟笑道:“没错,看我的!”当下将火药集聚在一起,放置于尽头处,示意金花婆婆退后,王璟点燃火药,施展身法迅后退。只听见轰隆的声音传来,过一会儿,尽头处墙壁已经被炸开,待烟雾散尽,两人走过去,果然现后面还有道路,便一路向前,又走了四五十丈,到了一处石门,王璟推开石门,里边又是一间石室。
  
      这间石室极大,顶上垂下钟乳,显是天然的石洞。两人走了几步,突见地下倒着两具骷髅。骷髅身上衣服尚未烂尽,看得出是一男一女。两人走近两具骷髅,只见那女子右手抓着一柄晶光闪亮的匕,插在她自己胸口。两人再走到那男子的骷髅之前,见已化成枯骨的手旁摊着一张羊皮。王璟暗道:“果然便是这里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和金花婆婆抬起一看,只见一面有毛,一面光滑,并无异状。金花婆婆喜道:“这便是乾坤大挪移!”王璟便将皮毛给金花婆婆,示意她想办法。金花婆婆熟悉无比,便伸出左手食指,在女尸胸前的匕上割破一条小小口子,将鲜血涂在羊皮之上,慢慢便显现了字迹,第一行是“明教圣火心法:乾坤大挪移”十一个字。
  
      王璟在阳顶天的骸骨中取出一封信,见封皮上写着“夫人亲启”四字。年深日久,封皮己霉烂不堪,那四个字也已腐蚀得笔划残缺,但依稀仍可看得出笔致中的英挺之气,那信牢牢封固,火漆印仍然完好。
  
      王璟打开一看,果然是阳顶天的遗书,里边吩咐先让谢逊暂代教主之位,谁能迎回圣火令便可接位,众人务必驱除蒙古鞑子,恢复汉人江山。书信后边是一幅秘道全图,注明各处岔道门户。
  
      王璟把信给金花婆婆一看,说道:“这应该就是阳教主夫妇了,先将他们入土为安吧!”金花婆婆看完信甚是悲伤,搬了些炸下来的泥沙石块,堆在一旁,再将阳顶天夫妇的骸骨移在一起,简单的将两人安葬在一起,又叩了一个头。
  
      两人在图中找到了自己置身的所在,沿着出路方向走去,不多时便出得密道。金花婆婆打开羊皮,拿起自己带的笔纸抄录起来,见羊皮上写着:“此第一层心法,悟性高者七年可成,次者十四年可成。”金花婆婆一下心凉无比,她暗想:“义父如此武功,还这么写,看来我要练成是遥遥无期了!”后边抄录度明显变慢,显然是受打击不轻。
  
      过得半小时左右,金花婆婆抄录完毕,把羊皮交给王璟,正想离去,王璟说道:“明教的碧水寒潭对我修炼有大作用,你有时间便过去帮我护法,我便教你一套成的内功心法,不然凭你的修为是没可能修炼乾坤大挪移的,去了波斯连自保都做不到。”
  
      金花婆婆沉默半响,回道:“好!”王璟说道:“明天起,我会去碧水寒潭练功!不见不散!”
  
  公告: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,支持安卓,苹果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(按住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