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七十六章 明教内乱

第七十六章 明教内乱

    韦一笑离开之后,王璟记起原著中五行旗阻挡众人,差点被灭绝师太杀尽,原著中有张无忌相救,此刻张无忌还在蝴蝶谷,倒是他收揽人心的好机会,便提气运起轻功往战场方位而去。  ???ww?w?.?
  
      行得东北方向十几里,果然便现战场上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待得王璟赶过去,战斗已经快结束,昆仑派何太冲、班淑娴再加上峨嵋、武当两派,将锐金旗掌旗使庄铮斩杀,锐金旗一时间群龙无,如何敌得过峨嵋、昆仑、武当三派联手,顷刻间死伤惨重。
  
      只听得洪水旗中一人叫道:“庄旗使殉教归天,锐金、烈火两旗退走,洪水旗断后。”烈火旗阵中旗号一变,应命向西退却。但锐金旗众人竟是愈斗愈狠,谁也不退。
  
      洪水旗中那人又高声叫道:“洪水旗唐旗使有令,情势不利,锐金旗诸人退,日后再为庄旗使报仇。”锐金旗中数人齐声叫道:“请洪水旗退,将来为我们报仇雪恨。锐金旗兄弟,人人和庄旗使同生共死。”
  
      洪水旗中突然扬起黑旗,一人声如巨雷,叫道:“锐金旗诸位兄弟,洪水旗决为你们复仇。”锐金旗中这时尚剩下七十余人,齐声叫道:“多谢唐旗使。”只见洪水旗旗帜翻动,向西退走。华山、崆峒两派见敌人阵容严整,断后者二十余人手持金光闪闪的圆筒,不知有何古怪便也不敢追击。各人回过头来,向锐金旗夹攻。
  
      这时情势已定,昆仑、峨嵋、武当、华山、崆峒五派围攻明教锐金旗,除了武当派只到了殷梨亭,其余四派都是精英尽出。锐金旗掌旗使已死,群龙无,自然不是敌手,但旗下诸人竟然个个重义,视死如归,决意追随庄铮殉教。
  
      殷梨亭杀了数名教众,颇觉胜之不武,大声叫道:“魔教妖人听着:你们眼前只有死路一条,赶快抛下兵刃投降,饶你们不死。”那掌旗副使哈哈笑道:“你把我明教教众忒也瞧得小了。庄大哥已死,我们岂愿再活?”殷梨亭叫道:“昆仑、峨嵋、华山、崆峒诸派的朋友,大伙儿退后十步,让这批妖人投降。”各人纷纷后退。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恨极了魔教,哪容得他们投降,还想挥剑继续杀,王璟一个闪跃出现在眼前,阻止道:“师太身为出家人,杀性未免太大,不如给在下一个薄面,放过这些人如何?”
  
      纪晓芙虽不知道来人是谁,也出言道:“师父,早上静虚师姐被他所救,还欠了他一个人情。若是不答应,他若是恼羞成怒,跟韦一笑一样报复就难以收场了。”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虽然怒火中烧,但是也不能不考虑门下弟子安全,思考了半响,恨声道:“今日看你面子,便放过他们!”
  
      锐金旗众人大喜,虽然王璟戴着面具,众人还是齐声道谢!
  
      灭绝师太既然话了,其他几派也不能不给面子,正派人士便相继离开。王璟对着锐金旗众人说道:“我与杨逍有些交情,你们都回去疗伤吧!”说完人影一闪,已经远去,再一闪,锐金旗众人已经看不到王璟的踪迹了。
  
      王璟救下锐金旗众人,便又向光明顶赶去。一时却是看不到,此刻光明顶上,五散人和杨逍正在内讧,还有成昆在旁边虎视眈眈。
  
      不一会儿,光明顶如原著中的事件便生了,杨逍、韦一笑和五散人七人相斗,成昆突然出现,以“幻阴指”暗算七人,还洋洋自得的作诗道:“少林僧独指灭明教,光明顶七魔归西天。”谁知正在得意的瞬间,韦一笑暴起难,在成昆的后背打了一掌,成昆也是反映迅之辈,反戳一指,正中韦一笑胸口的“膻中穴”。两人摇摇晃晃的各退几步。
  
      要是王璟在场,肯定暗骂成昆装过头了,一人一掌拍死就完了,罗里吧嗦的,以至于被人反击。但凡反派一般都有这种毛病,不显示一下自己能耐就不爽。
  
      刹那之间,厅堂上寂静无声,八大高手一齐身受重伤,谁也不能移动半步。八人各运内力,企盼早一步能恢复行动,只要一方早得片刻,便能制死对方。各人心中都是忧急万状,均知明教存亡、八人生死,实系于这一线之间。假若圆真能先一步行动,他虽伤重,却能提剑一一将七人刺死;要是明教七人中有任何一个能先动弹,杀了圆真,明教便此得救。
  
      八人正在疗伤,突然门口传来一阵突兀的鼓掌声:“众位真是好雅兴,让在下看了一场大戏,果然精彩的很!”八人都是心里一紧,不知道来人是敌是友,这是决定生死的时刻。
  
      王璟戴着弥勒佛面具进得厅堂里边,韦一笑一见大喜道:“王少侠,你来的正好,快杀了这个恶僧!”杨逍和五散人见韦一笑好像认识来人,也是齐声道:“这位少侠,若能援手,我等感激不尽!”
  
      成昆却是脸色大变,但他仍是不服输之辈,叫道:“少侠切莫听他们胡言,贫僧乃是少林空见大师门下,明教众人都是邪魔外道,你若是帮他们,难保他们不会恩将仇报!”
  
      周颠大声骂道:“臭和尚,你放屁!”
  
      成昆马上又接口道:“这人满口脏言,一看就不是好人,少侠切莫上当!”
  
      周颠听得此言,又想再骂,想起成昆的话,一时间又不敢,生怕引王璟的误会,涨的满脸通红。彭和尚出声道:“少侠你有所不知,这和尚惯于暗算伤人,我七人就是被他暗算,都身受重伤,你此时若不杀他,待这和尚功力一复,他非连你也害了不可。”
  
      成昆笑道:“我和这位少侠无怨无仇,怎能随便伤人?倒是你们,不停鼓动这位少侠杀害少林弟子,不知是何居心?”
  
      双方气喘吁吁,说话都极艰难,但均力下说辞,要打动王璟之心。
  
      王璟似笑非笑的看着成昆,说道:“圆真大师真是好口才,好计谋,在下佩服的很,只是大师有一点,我很是不喜!”
  
      成昆惊道:“你知道我?”又回道:“不知贫僧哪一点让少侠不喜了?”暗中却是积攒内力,意图拖延时间。
  
      王璟冷声道:“大师你身为汉人,竟然投身朝廷,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大师这种数典忘祖的行为。”
  
      成昆讪笑道:“少侠怕是误会了,贫僧只是想对付明教,可没有卖身朝廷。”还没说完一阵指风突兀而来,阴冷无比,打向王璟胸口。五散人暗道“糟糕”,韦一笑却是丝毫不担心。
  
      果然,还未近身,王璟迅出一记“一阳指”,王璟何等的劲道和功力,两记指力一相撞,“幻阴指”立马消散,“一阳指”继续向前,击中成昆的胸口大穴,成昆一声惨叫,好不容易积攒的内力瞬间被打散,喷出一口鲜血,昏倒不起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叹道:“大师你这种偷袭的行为也很不好,本想跟你多说几句的,既然你不珍惜,那就算了。”
  
      五散人见此,无不心里骇然:“这种功力,估计众人齐上,也打不过他!”
  
      王璟揭开面具,笑着对韦一笑说道:“韦蝠王,你我之前的约定可算数?”
  
      韦一笑回道:“他们若是服气,自无不可!”
  
      杨逍见得是王璟,大喜道:“王兄弟,原来是你,看来你功力又精进了!”
  
      彭和尚也反应过来了,回道:“原来是王兄弟,今日又蒙相救,感激不尽!”
  
      王璟拿出圣火令,给众人一看,说道:“众位可认得?”
  
      杨逍和五散人惊道:“圣火令?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明教有见圣火令如见教主的说法,众位今日这情形,怕是应付不了六大派的围攻,不若奉在下为教主,我便打了六大派,再一整明教,完成反元大业,不知众位意下如何?”王璟问道。
  
      杨逍思考了一会儿,他自己还欠王璟一个大人情,此番又被王璟所救,看王璟的能力,显然也适合当教主,便点头同意。韦一笑也自按之前的约定支持,彭和尚听王璟如此说,又有圣火令,也欠了人情,便同意了。
  
      五散人其他几人却是要王璟先退去六大派,保护明教的基业,才肯同意。王璟笑道:“这是自然!”
  
      不多时,七人各自恢复一点功力,商议着将圆真带出与六大派众人对质。王璟本待给众人疗伤,却被众人阻止,让他保存功力,好应对六大派的高手。
  
      王璟和明教七人一起出得厅堂,又去碧水寒潭唤来黛绮丝,七人见得黛绮丝出现,都大吃一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