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七十八章 力战 上

第七十八章 力战 上

    六大派和明教双方定下比试,少林、武当、峨眉、崆峒、华山、昆仑皆可以出动高手,明教一方,就白眉鹰王、紫衫龙王黛绮丝和王璟三人尚有战力。?  燃?文小??说  ?w?ww?.?
  
      武当张松溪拱手道:“我刚才已经跟鹰王比试过,输了半招,武当就不再上场了。”
  
      其他几派虽然心有不满,碍于武当威名,也不敢作。
  
      少林空闻大师说道:“王少侠,武当张真人大寿上你我战过一场,贫僧甘拜下风,自问不是你的对手。不过今天既然来了,不上场也说不过去,便让空性师弟领教一下鹰王的鹰抓功吧!”他言下之意是,王璟凭借少林龙抓手胜他,只是王璟个人天赋高,悟性好,却不是龙抓手不行,这才存心想跟鹰王的鹰抓功较量一番。
  
      白眉鹰王殷天正出列道:“空性大师肯赐教再好不过了,殷某也正有此意,请!”
  
      空性大师却是个急性子,踏前几步,道了一声“请”,右手并成爪状,径自从白眉鹰王头顶自下而来,凌厉之极,白眉鹰王也是擅长爪功之人,迅闪身避过。空性大师一抓不中,第二爪,第三爪接踵而至,迅无比,白眉鹰王老而不衰,身形急闪,一一避开了来。
  
      三招一过,白眉鹰王道了一声“好”,双手五指紧扣,赫然是鹰爪状,突然分抓空性大师双肩,这一招乃是模仿老鹰撕裂猎物,以强大的劲道撕开猎物身体。空性大师大吃一惊,他的龙爪手也是进攻的功夫,大可在白眉鹰王攻击他的时候,也使出龙抓手攻击白眉鹰王左肩,只是如此一来,未免两败俱伤,白眉鹰王大不了左肩受伤,他自己却是要被撕裂。空性大师岂会如此选择,当即一个驴打滚,使出龙爪手抓白眉鹰王下盘。
  
      白眉鹰王没想到空性大师会使出如此不美观的姿势,没奈何,只好提起脚来躲避,空性大师一抓不中,再次抓白眉鹰王另一只脚,白眉鹰王又急忙提起另一只脚,如此交替反复,空性大师半蹲着已经抓了十几下,白眉鹰王连退十几步。
  
      群豪见此情形,有大声喝彩的,也不知为谁喝彩;也有大骂空性大师不要面皮的;明教众人也是皱眉,如此打法分明是欺负白眉鹰王不会跟他一般。
  
      白眉鹰王连退十几步,暗自皱眉,他的功夫都在手上,再如此下去,久守必失,当机立断,纵身一跃,从空性大师头顶飞掠而过。空性大师急忙转身,白眉鹰王的鹰抓早已向他后衣领而来,这一击却是模仿老鹰从空中飞而下,既准又狠,空性大师正转身中,哪来得及反应,后衣领被抓,白眉鹰王一用力,便将空性大师提至半空,空性大师无从着力,尴尬无比。
  
      全场哗然,这一下转变的太快,前一瞬间空性大师还在进攻,后一秒就被人凌空提起,显然已经败了。
  
      白眉鹰王放下空性大师,拱手道:“承让了!”空性大师涨红了脸,满是羞色,退了回去。
  
      白眉鹰王又拱手道:“还有哪位英雄愿意上来赐教?”
  
      崆峒宗维侠朗声道:“白眉鹰王果然老当益壮,我来会一会你!”他自恃七伤拳有所成就,急于表现一番,上前道:“鹰王请!”
  
      白眉鹰王也是回了一句“请”,宗维侠已经跃身前来,大喝一声,拳风如风雷,打向白眉鹰王前胸,白眉鹰王竟不闪避,两手成爪,欺身上前,欲擒拿宗维侠双手。宗维侠哪能让白眉鹰王擒住,收拳回避,白眉鹰王一抓不中,第二爪迅出,仍然是抓宗维侠双手,宗维侠挥拳相迎,拳抓相交,吭的一声,只见得白眉鹰王没有后退,宗维侠却是后退一步。
  
      宗维侠赞道:“鹰王好深厚的内力!”当下迅聚集拳劲,须皆张,催动“七伤拳”总诀,此拳劲刚中有柔,柔中有刚,最擅长以弱胜强,对方若是防御不够,必然被会被震伤,当初空见大师就是这样被谢逊打死的。崆峒派中年轻弟子见到宗维侠出“七伤拳”,都是大声喝彩。
  
      白眉鹰王也是见识不凡之辈,这一击明显包含“七伤拳”精要,不敢大意,双手并拳,以几十年的内力灌注其上,四拳相碰,两人都被震退,这回却是鹰王退了一步,宗维侠退了两步。只见得白眉鹰王面上气血翻腾,宗维侠却是面无异色,也不进攻。
  
      群雄见此,只以为宗维侠得胜,齐声欢呼。然而等了半天,白眉鹰王的面色已经恢复,却不见宗维侠继续进攻,不少人高声喊道:“打他啊,你楞着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却是看的分明,七伤拳乃是先伤己后伤人,宗维侠内力不够,七伤拳没有建功,自己已经受伤了,此番却是动弹不得。旁人却没有如此眼力,宗维侠也是有苦难言,他自己肺腑原本已经因为修炼七伤拳而伤,此番又强行催动反噬之下,伤上加伤。
  
      空闻大师看了一会儿,像是看出来什么了,朗声道:“鹰王好功力!此战却是我方输了。”又吩咐道:“圆音,你去把宗老扶下来。”圆音闻言上前去,现宗维侠已经气息不稳,便将他背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六大派一看,尽皆傻眼。明教众人则是欢欣无比,鹰王果然不愧护教法王之名,端的了得。
  
      空闻大师见连败两场,斜眼向鲜于通看去,使了一个眼色。鲜于通足智多谋,是这次围攻明教的军师,见空智大师使眼色向自己求救,当即折扇轻挥,缓步而出。
  
      鲜于通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文士,眉目清秀,俊雅潇洒,但是白眉鹰王却是知道此人武功平常,诡计多端,暗自提防。只见得鲜于通拿着一把扇子,拱手道:“鹰王的鹰抓功果然不凡,正好我华山有一门‘鹰蛇生死搏’,与鹰王较量一下。”鲜于通自知内力比不过白眉鹰王,便说出此言,激得白眉鹰王答应他各自使用招式比斗,果然是居心叵测。
  
      白眉鹰王对自己的鹰抓功很是自信,便拱手道:“鲜于掌门既有此兴致,殷某自当奉陪!”
  
      恰在此时,王璟出声道:“鹰王且慢,此战让我来吧,我与鲜于通有些私事要解决,还请成全!”
  
      白眉鹰王看了看王璟,又看了看杨逍,杨逍点头示意,鹰王便退了回来,拱手道:“那就麻烦小兄弟了!”武当众人听得王璟曾经说过自己是华山派的,但是没见过,暗道:“王兄弟上场,莫不是拿住了鲜于通的什么把柄,想要夺权。”其他一众人却是不明白王璟跟鲜于通有何恩怨,都是疑惑不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