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七十九章 力战 中

第七十九章 力战 中

鲜于通见王璟上场,便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  
      “王璟,鲜于掌门想必听说过!”王璟回道。
  
      鲜于通心里暗骂:“这个硬茬子找我做什么!硬来估计不是对手,得分散他注意力,好偷袭他。”面上却是不动声色,拱手道:“原来是王少侠,我听说王少侠是武当张五侠的兄弟,当是我名门正派人士才对,为何要帮明教出头?”
  
      王璟似笑非笑的看着鲜于通:“鲜于掌门,你莫不是想分散我注意力,好偷袭我,我劝你别这么做,凡是敢偷袭我的人,不管他偷袭有没有成功,我都不会放过他!”
  
      鲜于通讪笑道:“王少侠何出此言,我华山乃是名门正派,岂会偷袭!”心里却是暗骂:“真奸诈,他是怎么知道我的想法的?奇怪!”
  
      王璟笑道:“我华山是名门正派不假,不过鲜于掌门就不怎么光彩了,不知胡青牛你可听过?”
  
      鲜于通干笑道:“胡青牛外号‘见死不救’,江湖中人谁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王璟又笑道:“那他这外号怎么来的,鲜于掌门想必也知道,不妨说说看!”
  
      鲜于通怒道:“我怎么知道,你说这些不相干的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鲜于掌门,你当年身中剧毒,己是九死一生,胡青牛拚着三日三夜不睡,竭尽心力的给你治好了,又和你义结金兰、待你情若兄弟。你为了当上华山掌门,反而去害死了他的妹子。导致胡青牛对名门正派人士痛恨无比,这才有了见死不救的外号,鲜于掌门你这恩将仇报,见利忘义的作风,简直丢尽了我华山的脸面!”王璟斥道。
  
      鲜于通无言可答,张口骂道:“胡说八道!”正待欺身进攻,王璟又阻止道:“且慢!”
  
      旁观众人素知鲜于通口若悬河,最擅雄辩,此刻见他脸有愧色,在对方严词诘责之下竟然无言以对,而且想抢先进攻,不让对方说话,便对王璟的话又多相信了几分。
  
      鲜于通气愤道:“你又拖拖拉拉的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鲜于掌门手持兵器,在下却是手无寸铁,不知哪位朋友愿意借剑一用?”王璟回道。说完又扫视了一周,最后目光又落在纪晓芙身上。
  
      众人皆怪异无比的看着纪晓芙,灭绝师太也是一脸的不善,杨逍则是一脸苦笑。纪晓芙无奈,抛过佩剑,王璟稳稳的接住,示意鲜于通可以开始了。
  
      鲜于通早已经怒不可遏,立即扑上贴身疾攻,使的是华山派绝技之一的七十二路“鹰蛇生死搏”。他收拢折扇,握在右手,露出铸作蛇头之形的尖利扇柄,左手使的则是鹰爪功路子;右手蛇头点打刺戳,左手则是擒拿扭勾,双手招数截然不同。这路“鹰蛇牛死搏”乃华山派已传之百余年的绝技,鹰蛇双式齐施,苍鹰矫矢之姿,毒蛇灵动之势,于一式中同时现出,迅捷狠辣,兼而有之。可是力分则弱,这路武功用以对付常人,原能使人左支右绌,顾得东来顾不得西。
  
      但王璟本身是华山弟子,虽然在笑傲世界拜入华山之时,这招已经失传,但是华山的武功招式,道理却是相通的,以华山基础剑法一一格挡,王璟此时剑法已经是无招之境,虽是使的华山基础剑法,威力也是不凡,对付鲜于通绰绰有余。
  
      于是旁人便看到奇异的一幕,鲜于通的招式似乎精妙无比,王璟的剑法平平无奇,众人也认得是华山剑法,这分明是两个华山派弟子门内相斗,一个使出精妙武功,另一个使出基础武功,但奇怪的是,使出精妙武功的那个竟然处在下风。
  
      鲜于通久战不下,暗暗心惊:“这小子竟然会使我华山剑法,使的比我还好,真是见鬼了!”大声问道:“王少侠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,你我都使的华山武功,何必自相残杀,叫外人看了笑话?”
  
      王璟回道:“我华山武功,绝不输于其他门派,我是要告诉你,耍阴谋诡计,忘恩负义是我华山大忌,你不懂,我便教你懂!”
  
      鲜于通大怒道:“你少胡、、、”
  
      王璟见他死性不改,又要骂人,左手一掌拍去,掌力沉重之极,逼在他的胸口,鲜于通喉头气息一沉,下面那“……说八道”三个字便咽回了肚中,霎时之间,只觉肺中的气息便要被对方掌力挤逼出来,急忙潜运内功,苦苦撑持。
  
      王璟喝到:“你杀害胡青牛的妹妹,讨好掌门人的女儿,你承认不承认?”
  
      鲜于通窒闷难当,呼吸便要断绝,急急连攻三招。王璟掌力一松,鲜于通只感胸口轻了,忙吸了口长气,喝道:“你胡……”但只说了个“你胡”两字,对方掌力又逼到胸前,话声立断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又说道:“你敢做不敢认,简直丢尽我华山脸面!”
  
      华山派中的诸名宿、门人眼见掌门人如此当众出丑,被王璟羞辱得狗血淋头,却无一句辩解,人人均感羞愧无地。另有一干人知道鲜于通诡计多端,却以为他暂且隐忍,稍停便有极厉害的报复之计。
  
      又过得几招,王璟见鲜于通死不承认,便放缓攻击,故意说道:“你既自知羞愧,那便暂且先放你一马。”
  
      鲜于通突然间呼吸畅爽,喝道:“简直一派胡言!”折扇柄向着王璟面门一点,立即向旁跃开,似是有什么东西向王璟飘去。
  
      王璟早有防备,轻吹一口气,那东西倒返而回,鲜于通陡然闻到一股甜香,头脑立时昏晕,这一下当真是吓得魂飞魄散,张口待欲呼唤。王璟一脚踢中鲜于通膝盖,鲜于通便扑倒在地,似磕拜求饶一般。
  
      王璟弯下腰去,从鲜于通手中取过折扇,朗声说道:“华山派脸面被你丢尽了,好好的华山武功不学,专门搞歪门邪道。”说着轻轻一挥,打开折扇,走到一棵花树之前,以扇柄对着鲜花挥了几下,片刻之间,花瓣纷纷萎谢,树叶也渐转淡黄。
  
      众人无不骇然,均想:“鲜于通在这把扇中藏的不知是甚么毒药,竟这等厉害?”
  
      此时鲜于通中了自己的毒,如杀猪般惨叫,声音凄厉,撼人心弦,边捶地还叫喊:“杀了我,快,啊、、、”
  
      王璟说道:“老实交代吧!你为什么杀了胡青牛的妹妹?我便帮你一把。
  
      ”
  
      鲜于通无奈,叫道:“我不杀她,师父就不会把女儿许配给我,如何能继承掌门之位!”
  
      王璟记得原著中张无忌点在鲜于通腰眼中,开孔放药,便可以治疗。但他看鲜于通此人丢尽华山颜面,便冷声道:“我封住你周身大穴,你自己自求多福吧!”说完迅速在鲜于通身上点了几下。
  
      王璟又对华山另外几人说道:“鲜于通丢尽我华山颜面,你们自己商量换个掌门吧!以后切记不可堕了我华山威风!”鲜于通几个弟子上前来把鲜于通抬了下去,鉴于王璟威名,又使得是华山剑法,也不敢多言,只当是门内相斗。
  
      至此,就剩下峨眉派灭绝师太和昆仑派何太冲,班淑娴没有上场了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