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> 第八十二章 战后事宜

第八十二章 战后事宜

话分两头,却说杨逍和韦一笑撤离之后,传王璟的命令,撤回守御各处的教众,命洪水、烈火二旗断后,其余各人,退入秘道。明教是主,天鹰教是客,当下命天鹰教教众先退,跟着是天地风雷四门,光明顶上诸般职事人员,锐金、巨木、厚土三旗,五散人和韦一笑等先后撤退。杨逍却是在接应王璟。
  
      王璟听得杨逍的长啸声,迅速后撤,两人一合计,又命令烈火旗烧屋,以造成逃走的假象。烈火旗人众手执喷筒,不断喷射西域特产的石油。外边陈友谅也放起火来,一时间火越烧越旺。烈火旗人众进入秘道后关上闸门。不久房舍倒塌,将秘道的人口掩在火焰之下。
  
      这场大火直烧了两日两夜,兀自未媳,光明顶是明教总坛所在,百余年的经营,数百间美轮美奂的厅堂屋宇尽成焦土。来攻敌人待火势略熄,到火场中翻寻时,见到不少明教徒战死者的尸首,皆已烧成焦炭,面目不可辨认,只道明教教众都已经葬身火海。
  
      天鹰教与明教人众按着秘道地图,分别入住一间间石室。此时已然深入地底,上面虽然烈火熊熊,在秘道中却听不到半点声音,也丝毫不觉炎热。
  
      好在王璟早已经让黛绮丝率人准备好清水和食物,就是待上十天半月也坚持的住。明教和天鹰教人众各旗归旗、各坛归坛,肃静无声。众人均知这秘道是向来不许擅入的圣地,承蒙教主恩典,才得入来避难,因此谁也不敢任意走动。
  
      王璟到来之后,杨逍、韦一笑、黛绮丝、五散人、白眉鹰王齐聚一室,杨逍将明教的教义宗旨、教中历代相传的规矩、明教在各地支坛的势力、教中首要人物才能性格,一一向王璟详为禀告。
  
      白眉鹰王率天鹰教众人回归明教,王璟自是同意,众人又恭贺一番。
  
      王璟朗声道:“众人先就地疗伤,这是当务之急。待众人伤好之后,杨左使坐镇光明顶,主持大火后重建事宜;五散人分别去各地支坛,组织义军,集体反攻元廷;白眉鹰王联系武林中志同道合之辈,不论黑白两道,有志于反抗暴元皆可;韦法王轻功好,前去大都探听消息,以作耳目。
  
      ”
  
      明教众教众一一领命,心里暗自佩服。又过得几日,大部分人伤势已经好转。王璟吩咐道:“咱们在地牢中关了这么多日,也该出去散散心了,伤势未愈的,无论如何不可动手,要立功也不忙在一时。其余的便都出去。”
  
      杨逍出去传令,秘道中登时欢声雷动。
  
      众人进秘道时是从杨不悔闺房的通道而入,这次出去,走的却是侧门,以便通往后山。王璟推开阻门巨石,当先出去,待众人走尽,又将巨石推上。那厚土旗的掌旗使颜垣是明教中第一神力之士,他试着运劲一推那块小山般的巨石,竟如蜻蜓撼石柱,全没动静,不禁伸出了舌头缩不回去,心中对这位青年教主更是敬佩无已。
  
      众人出得秘道,生怕惊动了敌人,连咳嗽之声也是半点全无。
  
      王璟当先而立,身后天鹰教人众排在西首宾位,天微、紫微、天市三堂,神蛇、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。玄武五坛,各有统率,整整齐齐的排着。东首是明教五旗:锐金、巨木、洪水、烈火、厚土,各旗正副掌旗使率领本旗弟兄,分五行方位站定。中间是杨逍属下天、地、风、雷四门门主所统的光明顶众教。那天字门所属是中原男子教众;地字门所属是女子教众:风字门是释家道家等出家人;雷字门则是西域番邦人氏的教众。虽然连日激战,五旗四门无不伤残甚众,但此刻人人精神振奋。青翼蝠王韦一笑及冷谦等五散人站在王璟身后卫护。人人肃静,只候教主令下。
  
      王璟吩咐道:“这些小门派为丐帮陈友谅所利用,若肯投降,便放他们一条生路。负隅顽抗者,便统统剿灭,以儆效尤。天鹰教由殷教主率领,自西攻击。五行旗由巨木旗掌旗使闻苍松总领,自东攻击。杨左使率领天字门、地字门,启北攻击。五散人率领风字门、雷字门,自南攻击。韦蝠王与本人居中策应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一齐躬身应命。四队教众分从东南西北四方包围光明顶。
  
      过不多时,说不得和周颠两人并肩先至,已从南方攻到,冲入人群之中,砍瓜切菜般杀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跟着殷天正、杨逍、五行旗人众齐到,大呼酣斗,犹似虎入羊群一般。
  
      夺得光明顶的本有丐帮、巫山帮、海沙帮等十余个大小帮会,眼见光明顶烧成一片白地,明教人众没一个漏网,只道已然大获全胜。丐帮、巨鲸帮等一大半帮会这几日都已纷纷下山,光明顶上只剩下神拳帮、三江帮、巫山帮、五凤刀四个帮会门派。明教教众突然间杀将出来,这四个门派中虽然也有若干好手,却怎是杨逍、殷天正这些人的对手,不到一顿饭功夫,已死伤大半。
  
      王璟现身道:“抗拒从严,投降不杀,尔等受了陈友谅的蛊惑,勿要再负隅顽抗!”
  
      神拳门、三江帮、巫山帮、五凤刀中的好手已死伤大半,余下的眼见敌人大集,均无斗志,纷纷抛下兵刃投降。二十余名悍勇之徒兀自顽抗,片刻间便己尸横就地。
  
      这十余日中,巫山帮等人众已在山顶搭了若干茅棚暂行栖身,当下巨木旗下教众又再砍伐树木,搭盖茅舍。地字门下的女教众忙着烧水煮饭。
  
      光明顶上烧起熊熊大火,感谢明尊火圣佑护。
  
      王璟朗声道:“今日起,我明教可以算的上是浴火新生。自今而后,从本人以下,人人须得严守教规,为善去恶、行侠仗义。本教兄弟之间,务须亲爱互助,有如手足,切戒自相争斗。”向周颠看了一眼,说道:“吵嘴相骂则可,动手万万不行。本人请冷谦冷先生担任刑堂执法,凡违犯教规,和本教兄弟斗殴砍杀,一律处以重刑,绝不姑息!”
  
      众人躬身说道:“正该如此。”冷谦跨上一步,说道:“奉令!”他不喜多话,这两个字,便是说应自当竭尽所能,奉行教主命令。
  
      王璟示意众人免礼,又说道:“光明顶发生如此大事,朝廷竟然毫无动静,必然有蹊跷。韦法王还请下山去探一探,其他众人安排人手在各处关隘巡逻,不可懈怠!”
  
      韦一笑领命当即飞驰而去,杨逍又安排一众人手负责巡逻事宜,明教众人见王璟武功高强,又指挥有度,都是信服不已。
  
      黛绮丝此时跟王璟在一起,并未办什么婚礼,一干教众瞧在眼里,又想起之前黛绮丝与明教决裂之事,都深埋心里,并不多话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