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一章 我的媳妇是僵尸?

第一章 我的媳妇是僵尸?

我出生于西南一个名叫凤凰村的偏僻小山村,这里山秀水灵,延绵不绝的大山之中,常常会有一些不寻常的东西存在。
  
      我叫方南,在我五岁那年,清明时节,我和父亲爷爷三人来到村后凤凰山给老祖宗上坟。
  
      我们这里清明节十分热闹,坟山上,人也颇多,不少无所事事的小孩,就在山边嬉闹玩耍,偶尔被自家长辈叫去磕头。
  
      我家老祖宗们的墓有六个在此地,但却有些分散。跟着爷爷和父亲连续祭拜了两位先祖后,我就有些无聊了,恰好遇到胖子杜子腾,他家祖父的坟跟我家其中一个祖坟挨着不远,跟老爸打了声招呼后,我就跟他在一边玩耍起来。
  
      杜子腾今年也只有五岁,比我小一个月,他父亲在外做建筑,家里在村里还算富裕,他老妈一向宠他,天天胡吃海塞,才五岁就已经快六十斤了,爬个破走两步就得停下来喘口气。
  
      他老爸给他起名子腾,是希望自家儿子能够像龙一样腾飞翱翔,结果好死不死的,他家刚好姓杜,就变成了肚子疼。从小到大,这货都是被人笑话的对象。
  
      虽然清明细雨不断,但我们都不在意,两人捡了两根树枝装成大侠刷刷对招,渐渐地,吸引的小孩越来越多,杜子腾再度被嘲笑,他气呼呼的拉着我就走,我为了安慰他,也没注意他走的方向,等我回过神来,周围全是参天大树,一个坟墓也没有,不知道到了哪里。注:字符防过滤请用汉字输入неì岩ge擺渡壹下即可观看最新章節
  
      “方南,我有些害怕。”杜子腾脸色惨白的看着周围阴沉沉的雾气,完全分辨不出方向了。
  
      “往回走!”我定了定神,拖着紧紧拉着我手臂不放的杜子腾小心翼翼的向来时的方向走去。但不知为何,越往回走,山势居然越来越高,也就是说,我们距离坟山已经越来越远了,年少的我也察觉出不对劲,终于停下脚步,开始辨别方向。
  
      “方南,我们好像走错了,这边才是下山的路。”杜子腾从我身侧伸出一只胖乎乎的手,指着我们右手边的方向。
  
      我仔细看了下地形,那边的确看起来是下坡,终于心里大定,也顾不上思考为什么方向差距这么大,拖着杜子腾狂奔而去。
  
  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我脚下一踉跄,被一块石头绊倒了,骂骂咧咧的爬起来揉着膝盖,发现膝盖已经流血了,疼得我眼泪乱转。
  
      “方……方南……”杜子腾声音有些不对劲,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,直愣愣的指着前方,说到:“我们……我们……好像……还是走的上坡,没错,全是上坡,全部都是。”
  
      杜子腾这是已经被吓得语无伦次了,我不耐的白了他一眼,然后顺着他的手指看去。
  
      妈呀!看清楚眼前情况后,吓得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我们明明选了下坡的方向啊?”我的声音也有些颤抖,下意识的向杜子腾靠了靠。之前光顾着逃命了,根本没注意到底跑的是上坡还是下坡,难怪我说怎么跑着这么累呢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,我脸色也变了。我们一开始走的是上坡,然后回头走发现也是上坡,然后侧面还是上坡。而且,这片树林里的天色越来越暗,好像乌云全部聚拢在上空一样,有些阴嗖嗖的,空气里还充满了一种腐烂的霉尘之气,完全没有一般树林中的那种草木芬芳。
  
      我咬了咬牙,虽然才五岁,但骨子里的倔强驱使我拉着杜子腾再度向反方向奔跑。
  
      无奈还是上坡!
  
      我不信邪,再转向狂奔,依旧还是上坡,如此折腾了几个小时,我终于精疲力竭,瘫倒下来。
  
      杜子腾这家伙被吓得尿了裤子,一股子骚、味反倒令空气中霉尘的气味少了一点。尿骚味和我膝盖上的血腥味,与空气中的霉尘味交杂在一起,令人作呕。
  
      我俩现在又累又饿,但雨却下得大起来,天色也更加昏暗了,在树影憧憧遮挡下,看起来就像黄昏时那般黑暗,一股股凉飕飕的冷风,令人不寒而栗。
  
      “快跑,我不想死在这里!”杜子腾这死胖子打了一激灵,突然拉着我就开始狂奔起来,状若疯狂,完全不顾方向。
  
      我被杜子腾吓了一跳,懵懵懂懂的被他拉着跑。雨越来越大,山路也越来越滑,视线开始模糊不清。在经过一个斜坡的时候,我脚下一滑,整个身体都向斜坡下滚去,杜子腾一把没拉住我,站在斜坡上又哭又嚎。
  
      在滚落中,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不清,恍惚间发现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黑漆漆且无比阴寒的窟窿之中。我努力的睁开眼,却只看见一片漆黑。在彻骨的寒气侵袭中我全身都变得越来越僵硬,似乎看到一些黑乎乎的影子,不管怎么努力却看不清楚,最后昏昏沉沉的晕睡过去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突然膝盖痛了一下,好像那干涸的伤口被人撕开一般,然后身体开始变得犹如僵尸一般僵硬冰冷,但眉心处出现一股暖流,身体也渐渐变得缓和起来。
  
      然后我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,似梦似幻间,洞窟里居然变得亮堂起来,我被晃得有些睁不开眼。
  
      定了定神,我发现眼前是一条无比明亮的甬道,甬道两壁每隔一米,就有一个骷髅头挂在墙上,散发出幽幽绿火。
  
      “来……来……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恍惚间,甬道深处,一个身着灰褐色长袍、头发枯乱、浑身干瘪恐怖的老头向我咧嘴一笑,我直接吓晕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当我惊醒时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家里的小木床上,爷爷和父母正担忧的看着我。
  
      我身边摆放着七根桃树枝,每两根桃树枝中间,贴着一张黄色的纸,懂事后我才知道,那些黄纸叫做符纸。
  
      后来我和杜子腾都大病了一场,但他两天就好了,而我却整整躺了半个月。这半个月,每晚都会做着同样的一个梦。
  
      “她是你媳妇,快去把她挖出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在梦里,那个恐怖的老头站在一个水晶棺材旁,指着他身边棺材内那个沉睡的僵尸,告诉我,那是我的媳妇,让我去将我媳妇给挖出来然后拜堂成亲……
  
      一次两次我都没在意,才五岁的我,也不知道媳妇是个啥玩意,但每天都出现这样的梦境,最终还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。
  
      年少无知的我缠着爷爷,要他去将我的千年僵尸媳妇给挖出来。我爷爷听到后脸色大变,严厉制止了我胡说八道。
  
      那个梦依旧每天困扰着我,惧于爷爷的威严,我不敢再提那件事情,但每夜的梦境依旧困扰着我,甚至画面越来越清晰。我已经看清,我‘媳妇'穿着一条素白长裙,一双精美的粉色锦布鞋……
  
      渐渐地,白日里我开始傻笑,这可把爸妈和爷爷都急坏了,似乎老爸还和爷爷大吵了一架。
  
      爷爷亲自为我做了一场简单的法事,却依旧压制不住那个梦境,爷爷的脸色彻底变了,虽然他什么都没说,但才五岁的我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爷爷的恐惧。
  
      “狗蛋,这是我们方家祖传的长命锁,你千万不要弄丢了,要随时戴在身上,就算洗澡都不要取下来。”
  
      爷爷很凝重然后给了我一个十分古朴的纯金长命锁,让我带着寸步不离。
  
      长命锁不大,只有大拇指大小,但却很精致,或许是因为年代太久远,金色的光泽有些暗淡。
  
      从那之后,我不再梦到我媳妇了,不知为何,我居然有些失落,悄悄的找到杜子腾,让他陪我去挖我的媳妇,结果把这货给吓晕过去,又躺了两天。
  
      小村子人多口杂,不知怎的,我有一个千年僵尸媳妇的事情,在小村庄甚至方圆几个村落都传遍了,爷爷气得脸色白了,拿起棍子却终究没舍得打我。
  
      自那之后,爷爷天天在家里作法,足足七七四十九天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是作法的效果,还是小孩善忘,渐渐地,我也就忘掉了这件事,但村民并没忘,每次见到我,都要问我一句,‘南娃,你的千年僵尸媳妇呢?挖回来没有?'。
  
      但是我已经记不清那个梦境,每次听到别人问起这件事都觉得莫名其妙,时间一久,开我玩笑的也少了许多,只有杜子腾这小子最喜欢咋咋呼呼的说:“小南,我们去挖你媳妇吧。”不过,回答他的都是一顿暴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