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二章 老村怪事

第二章 老村怪事

十二年后,我十七岁,刚好高中毕业。
  
      高考完第二天,老家村长的弟弟胡叔一家出了事,全村人都赶到胡叔家,我也跟着我爸回到老家。
  
      当年,我爸跟爷爷大吵一架后,去了县城做建材生意,家里条件也好起来,我跟着父母住到了县城,只有爷爷坚持要留在小村子老家,说什么也不肯离开。我爸没办法,现在爷爷还硬朗只有由着他,等身体不好了,就接到县城去养老。
  
      但每个长假,父亲都会把我送回老家,爷爷每天都会强迫我学习一些古籍和拳脚功夫,无论我怎么反对,还是这样过了十二年。
  
      杜子腾的父亲也到了县城发展,他从包工头做起,现在开着一间中等规模的房地产公司,家里条件比我家还要好得多。我们两家一向关系不错,也有生意来往,因此,杜子腾这小子就成了我从小到大的死党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,回到老家后,我和爸经过自家却没有看到爷爷,家里的桌子上都有了一层薄薄的灰尘,昭示着这里已经有几天没有住人了。我和爸也不意外,我爷爷常常会接到一些看风水之类的活,走得远的话一去要好几天,家里常常都没人。
  
      胡叔家在村子东头,是一栋四层楼高的小洋楼,房子很漂亮,外墙全贴砖,院墙都贴了大理石,还带着一个大大的院子,比不远处村长家的小二层好看多了。亲手动輸入字母網址:неìУаПge。Сом即可觀看新章
  
      我们还没走到胡叔家,村长就急切的迎接过来,脸色慌张的问道:“小方,你爸呢?我想找他看一看地,可是大家都说有好几天没见着他了,你能联系上他吗?”
  
      我爸摇头,我爷爷从来都不用手机电视这种高科技的。
  
      村长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,方圆几个村子,就我爷爷一个资深阴阳先生,其他一两个,都只会一些皮毛,口碑不好,我爷爷的本事,全村人都非常信得过的。
  
      我爸一番打听,才知道这胡叔家出了怪事。
  
      一个月前,胡叔和村长的八旬老父亲就过世了,当时我正在备战高考,我爸也没给我说。想不到,老人才过世半个月,胡叔的老母亲也去世了。这就罢了,三天前,胡叔家的女儿才十三岁,居然莫名其妙的疯了,昨晚,胡叔也突然心肌梗死去世。
  
      现在整个胡家,就剩下胡婶一个正常人,但却也被打击得有些神志不清,连葬礼都是村长一家在帮忙操办,胡婶一直躺在床上胡言乱语,泪流满面。
  
      我听到这里,心脏狂跳一下,隐隐的有一种不安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爸苦笑不跌,他之前就听说过胡叔家的怪事,但没想到居然怪异到这种程度。
  
      就在此时,杜子腾和他父亲杜伟开着他家那辆奥迪赶到了,当听说胡家的诡异事件后,也是心惊肉跳。
  
      “南娃,你说会不会是……闹鬼?”杜子腾低声嘀咕,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我,这货自从小时候在凤凰山迷路后,深信这个世界有鬼。
  
      “鬼你个头!”杜叔耳尖听到了,脸色一黑,一巴掌拍在杜子腾后背上,警告的看着他,不准他胡说八道。
  
      但我却发现,我爸脸色彻底变了,目光深邃的看着杜家大院直皱眉。
  
      “有没有鬼我不知道,但是这间院子阴气极重,应该不简单。”我迟疑片刻,说出了自己的判断。
  
      我爸有些意外地看着我,眼底有一丝担忧。
  
      我心底一沉,我太了解我爸了,他和爷爷一定有事瞒着我,但现在也不是追问这些的时候,我和胖子跟着长辈们进入杜家大院门口处。
  
      院子足足好几百个平方,现在撑起一个大棚,里面在做道场,杜家人丁单薄,因此道场比较冷清,倒是帮忙的人不少,在院子和屋子里来来往往,但奇怪的是,这些人一个个居然都穿着两件衣服。
  
      “村长大叔,这些做道场的人有些眼生啊?”我有些意外,我们这几个村就有一个做道场的,虽然水平一般,但价格很公道,加上是同村,一般都会照顾。
  
      “别提了。”村长郁闷的叹了口气,道:“昨晚出事后,我就赶紧联系道场的人,二狗叔那一拨人最先来,但场地都还没支好,他们就面色大变推掉了,接着,我又找了向阳村的道师门,他们也是如此,来到这里不到十分钟,就拒绝走掉。眼看都快凌晨了,我找到张道长,才总算确定下来这摊子事。”
  
      我听得暗暗皱眉,一般来说,道师门接到活后,没有重大事故,是不会出尔反尔推辞的,胡家连续遭到两拨拒绝,事情绝不简单。
  
      “还好张道长出马,不然可就不像话了,连个做道场的人都没有。”村长摇摇头,忙去了。我爸和杜叔也被村长安排去帮忙,留下我和胖子面面相觑,苦笑一声后,我二人也跟着进了院子,顿时一股寒意袭来。
  
      我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,不知是不是错觉,我抬头看了一眼清晨耀眼的旭光,不但没有一丝温暖,反倒更加阴冷。
  
      “卧槽,这院子怎么这么冷?这已经五月天气,搞什么鬼!”胖子虽然阳气重,但也挨不住这种刺骨的阴冷,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然后向我靠了靠。
  
      此时,我眉心处似乎出现一股微弱的暖流,全身便再也不感觉冷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熟悉的感觉。”我皱眉寻思,却也先不起到底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情况,只是觉得脑袋有些恍惚。
  
      “走,南娃,咱去屋子里暖和暖和,外面风大,真他娘的冷!”胖子推着我想屋子里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风大你妹啊,这里一点风都没有好吗。”我瞪了胖子一眼,觉着这小子太不靠谱了。
  
      “谁说没风啊,你看院门口那颗黄葛树,不是被吹得哗哗响吗。”胖子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。
  
      我身体一僵,停下脚步,看了看院门口,果然,黄葛树茂密的树枝随风飘动,我再度心惊肉跳的仔细打量院子,脸色终于彻底变了。
  
      胖子没注意我的表情,不由分说的将我推进了洋楼大厅,顿时一股更加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,胖子在没防备之下,狠狠地颤了颤。
  
      “怪了!”
  
      我心里更加确定,这个胡家的事情青不简单,虽然我一直接受科学教育,但我我爷爷却是全村有名的阴阳先生,而且还会一些奇门道术,临近几个村庄,若是有什么灵异事件或是需要看风水,都会找我爷爷。
  
      只是,不知为何,从我五岁过后,我爷爷每次做这些事都故意避开我,连我爸也不让我接触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“小南,你进来做什么,这里面冷,你和子腾去院子外面玩去。”我爸发现我们进来,眼睛里掠过一抹慌张,连忙支使我离开,我心里的疑窦越来越深。
  
      
  
 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