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六章 女鬼诉苦

第六章 女鬼诉苦

“大师听我诉说!”
  
      女鬼凄然一笑,轻飘飘的跪在我面前,楚楚可怜的模样,令我握着桃木剑的手顿了顿,迟疑一下后,决定听一听这个女鬼的话,毕竟若非深仇大恨,她也不会闲得蛋疼将胡家整成这幅模样。
  
      “我杀了你!”村长看到自己老父母如此受折磨,失去控制,发起疯来,我爸和杜叔急忙阻拦,好半天村长才萎靡下来,但依旧狠狠的看着女鬼。而胡婶也突然清醒,看到自家老公等人的魂魄以及女鬼,被吓的晕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我喝退小鬼,张道长急忙放下胡家三人的魂魄,而这边女鬼娓娓道来一桩离奇的真相,我当时人就不好了,其他人也也一个个都惊疑不定。
  
      三年前,胡家老宅破旧,因此筹备修建楼房,当时选定了地址,手续齐备后,就找来工人开挖。
  
      挖到几米深时,就发现地下有坚硬的石头,当时工人们就反馈给胡家人,胡家人惊疑不定之下,暂停了工期。
  
      胡大爷年轻时就是浑人一个,做过不少混账事,胆子大得出奇。按照他的经验,他判断出,下面是一个规模还不错的古墓,在那天夜晚就偷偷带着胡叔开挖,几天后,他们竟然挖到了三座墓,其中之一就是找这个女鬼的坟墓。
  
      女鬼叫花秀兰,生于明国初期,是一个大家闺秀,因为被家里逼迫嫁于她不爱之人,她悲痛欲绝下上吊自尽,当时,她还有一个才两岁的妹妹。自尽后她不愿投胎,从鬼差手中逃脱,滞留人间,等待情郎,但一直无所获。跪求百独一下黑*岩*閣
  
      二十年后,她妹妹被夫家虐待身亡,甚至找借口遣送回娘家,娘家人伤心无奈之下,将她妹妹葬在她旁边。那时候她已经小有道行,布下一个鬼阵,保住了他妹妹的尸身不腐,但她妹妹的魂魄,却被收走。
  
      至于那个小鬼,则是几十年后被葬进来的,七八岁的孩子,单纯可爱,与花秀兰关系不错。
  
      胡家挖到他们三个的坟墓后,不但盗取了里面的金银财宝,并且胡大爷见到花容月貌的花小妹,居然胆子奇大的猥亵了花小妹的尸体,破坏了鬼阵,花小妹的尸体开始迅速腐烂。
  
      由于凤凰村中有我爷爷在,花秀兰和小鬼平日不敢在村里逗留,只有感觉到我爷爷离开后,才敢回来看一下。等她回来时,看到三座墓被填埋,里面早已破败不堪,所有花家陪葬的金玉器物,全部被盗一空,自己的妹妹已经腐烂得面目全非,蛆虫遍布……
  
      “难怪……难怪……”村长脸色惨变,有些心虚的看着花秀兰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胡家三年前突然发达,就是因为盗卖了花小姐几人的墓!”杜叔有些不齿,他杜伟一向堂堂正正,最多就是送点礼打点关系,但这个胡家太过分了。
  
      “后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花秀兰居然还没讲完。接下来的话,更加令人气愤。
  
      胡家在县城不知道哪里勾结道一个邪道,邪道连哄带骗,让胡家人带着他来到凤凰村,趁着我爷爷不在,在那三座墓布下一个聚阴阵,对胡家谎称是改变胡家风水的大阵,以花秀兰的骨骸和花小妹的腐尸为阵眼,偷天换日。
  
      胡家人在三年内快速崛起,在外投资做生意顺风顺水,直逼杜家的财势,更是令胡家得意忘形,央求邪道再布大阵,甚至为了用阴气十足的骨骸布阵,偷偷去坟山挖了胡叔老丈人的墓……
  
      “混账!”
  
      村长气得发抖,瞪了胡大爷三人飘飘欲散的魂魄,他是觉得这几年自己父母和弟弟一家有些奇怪,想不到私底下居然做出这种勾当,而他们早已经分家,这些事情父母兄弟都瞒着他这个‘外人'。
  
      胡大爷三人的魂魄早已经被小鬼折磨得恐惧不已,此时,也是一脸后悔,低着头不敢看女鬼和我们。
  
      “花小姐,我带我父母和弟弟向您道歉,只是,您仇也报了,我父亲他们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村长复杂的看着花秀兰,虽然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鬼,但是早就忘记了害怕,对于害死他父母兄弟一家的花秀兰二鬼,也痛恨不起来。人家存在一百年了,一直都没有做出过伤害凤凰村村民的事情,这次若非自己父亲等人触犯,又怎么会有这等报应!
  
      作孽啊!真是冤孽!
  
      我和胖子几人对视一眼,都是感叹不已。
  
      是是非非,谁能断得清楚。
  
      “你大仇已报,他三人也受尽折磨,以前之事,就此揭过。是非公断,若是真有地府,就让判官大人去评判吧!”看着目光楚楚的花秀兰,我无奈摇头,既然村长也不愿追究,也无法追究,他们也只有顺水推舟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花秀兰嫣然一笑,我没有将她劈得魂飞魄散令她十分感激。
  
      张道长微微点头,这种恩怨还是让地府去判断,他不想管了,直接通知鬼差将五鬼带走,这种罪孽深重的恶鬼,他也超度不了。
  
      完事后,村长带着我们和张道长感到凤凰坟山他弟弟老丈人的墓穴,果然阴气极重,令人毛骨悚然,张道长全力以赴才解除了阵法,但聚集的阴气却无法散去。如此一来,此地必定引来无数鬼物吸取阴气,到时候将为祸一方。
  
      我毫不迟疑的挥起桃木剑劈向阵眼之处,几次之下,阴气果然溃散。
  
      安顿好胡叔的尸体后,胡家总算恢复了正常,第二天平静的下了葬。
  
      张道长临别之际,将那柄桃木剑送与我,并且还跟我讲了一些神鬼一道之事,让我对于这些离奇之事,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  
      完事后,我并没有返回县城,而是回到老家等待爷爷的归来,我爸明白为什么,有些担忧的看了我一眼,最终摇头离去。
  
      但足足三天,爷爷都没有回来,令我有些忧虑。
  
      第四天,我见家里实在脏的不行,动手做大扫除,在爷爷的枕头底下发现一封信。
  
      孙儿方南亲启……
  
      很正式,令我心脏猛然一跳,有些不安。
  
      “南娃,当你看到这封信时爷爷还没回来的话,你不要着急,爷爷去了沿海办事……”
  
      信后面的内容,让我有些吃惊,爷爷说,若是我看到这封信时,天眼的封印已经被打开的话,就用天眼打开他床底下的阵法,里面有个暗格……
  
      我搬开爷爷的床,果真见到地面上有一个奇怪的圆圈,圆圈只有一尺方圆,画满符文。
  
      按照爷爷所说,集中精神在眉心,死死地看着那个圆圈的中心,一分钟后,一股热流再度传出,地面上那个圆圈黯淡下来,啪嗒一声,圆圈下,弹出一个暗格。
  
      我在暗格里翻出一个古朴的木盒子盒子古色古香,上面也有一些符文和雕刻,一看就是个古董。
  
      我狐疑的打开盒子,里面居然是一本线装的锦布书和一柄特殊的短剑,以及一对手镯。
  
      书上龙飞凤舞的两个字,摄人心魄。
  
      鬼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