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十一章 胖子不见了

第十一章 胖子不见了

我和胖子不熟悉负一楼的环境,进去后找不着灯,黑漆漆的一片,加上阴冷的感觉,令胖子浑身发抖,刷的一下躲到我身后。
  
      我踢了他一脚,骂他活该。自己作死冲下来,现在知道怕了。好在梅梁新和馆长他们很快就跟了下来,打开了这层楼昏暗的照明灯。
  
      “哐当。”
  
      我手里的罗盘又开始乱转,最后直愣愣的指向廊道尽头,我心里一跳,和梅梁新对视一眼,同时走向尽头的房间,胖子紧紧跟在我们身后。
  
      馆长脸色一变,哆哆嗦嗦的跟着朱局和赵队长。
  
      走廊灯光或许是很少用的缘故,一闪一闪的,更加渗人。别说胖子了,就算是我,也是第一次这样主动寻鬼,心里都有些发毛。倒是梅梁新一脸慎重,正气浩荡,若非那一身杀马特的打扮,很难让人将他和之前的那个吊丝联系起来。
  
      唯一轻松的就是赵队身后的警察,这次带下来的都是年轻力壮的,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灵异事件,都是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,根本不相信这些,对于朱局和赵队的神神叨叨,心里很不以为然。
  
      随着越来越接近走廊尽头,我和梅梁新手上的罗盘指针居然变得混乱起来,向没头苍蝇一样旋转。
  
      “哼,这是哪个白痴的布局?怎么将这个房间的门口直冲走廊?”梅梁新脸色一沉,转头瞪了馆长一眼。нéíуапGě最新章节已更新
  
      馆长有气出不得,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呵斥过?别说这个一身破烂的年轻人,就算是身边的朱局长也得对他客客气气的。
  
      “梅道长,这个房间的布局有问题?”朱局长却有些紧张,四下打量。
  
      “问题?问题大了!”梅梁新语气不善,边解释边继续走向尽头道:“风水学中有一种说法,叫做穿心箭,说的就是门口直冲走廊或通道,其形犹如利剑穿心欲入,若是房间内部的进深小于走廊的长度,祸害更大。”
  
      我们听到梅梁新的话,都有些紧张起来。本来干尸就恐怖,现在放置干尸的房间也有问题,更加不知道会不会产生变故。
  
      说话间,我们已经走到了廊道的尽头,这里的光线更加昏暗,气氛徒然紧张起来。
  
      尽头的房间门很大,两扇门页虚掩着一半,另一半大大敞开,但却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“南娃,这里面不会有僵尸吧?”胖子缩了缩脖子,乌鸦嘴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闭嘴。”
  
  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叮嘱他拿好桃木剑,另外还给了他两张定尸符,教他用法,以防万一。
  
      “咦?怎么灯坏了?”馆长在门口摸来摸去,汗水都急出来了,都打不开开关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皱了皱眉,走上一步进入了尽头这个房间,在馆长的指点下,伸手按开关,果然没有反应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这间屋子一年都没人来一次,灯坏了都没人发现。”馆长尴尬一笑。
  
      朱局长等人都不在意,毕竟一个停放干尸的房间,谁没事会来,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。
  
      “啪嗒。”胖子这货不声不响的点燃打火机,房间内的情况隐隐约约的能看清楚,朱局等人也纷纷点亮打火机,凑上来看情况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一声不吭的走进房间,警惕的拿着铜钱剑四下打量。我在他身后无声无息的打开天眼,顿时,房间内犹如白昼一般清晰。
  
      这个房间的确很大,足足有两三百个平方,但里面却很空旷,零零散散的摆着几个石雕,以及……两具棺材。
  
      青光!
  
      我心脏狂跳,右手方的那具古老棺材上方,一束青光若隐若现,正和之前在博物馆外那道光一模一样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有法力,应该也看见了那道光,惊诧的转头看了我一眼,我点头示意,梅梁新有有些意外的盯着我,显然没想到我也能看到那道光,这下,他才算真的开始承认我的身份。
  
      他便将罗盘收好,掏出几张符咒和八卦镜,小心翼翼的向右手方的棺材走去,我也紧随其后。至于左手方的棺材没有丝毫异样,都被我们暂时抛在脑后。
  
      棺材通体漆黑,但油漆却有些破败,看来起码有一百年的历史。梅梁新挥了挥手,赵队招呼手下的人上来,想要打开棺材盖。
  
      “嘿!”
  
      两个人一起用力,棺材盖居然纹丝不动,所有人都紧张起来,赵队皱眉,亲自带着一个壮实的刑警走上前,四人分别站在棺材四个角上,同时用力,但棺盖依旧没有反应。
  
      “邪门了,这个棺盖不重啊。”馆长毛骨悚然的嘀咕道。
  
      当初这个干尸送来时,他们就打开过棺盖的,除了考古价值外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因此之前朱局说要来查看干尸,他还有些不以为然。
  
      在我的天眼下,亲眼看见那股青光迅速三开,犹如闪电般,分别飘向赵队几人。
  
      “快散开!”我冲上去一把拉开赵队,风疾电掣般的掏出一张定魂符,口中念着咒语,贴在棺盖上。
  
  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——”梅梁新眼眸暴睁,几乎跟我同时反应过来,一把丢出三张符咒,几个闪身,贴在了那三个警察身上,总算逼出了那股子青光。
  
      除了我们二人外,其余人都看不到那股青光,因此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让开。”我懒得解释,有些事情不知道也是一种幸福,劝退了赵队四人,我掏出一张破邪咒,贴在了棺盖上,但却不料,符咒贴了不到一秒,居然棺盖就开始震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皱眉瞥了我一眼,嘀咕道:“你小子应该不是我茅山派的人吧?怎么对我们的符咒运用的这么熟练?”
  
      我嘿嘿干笑两声,指着棺盖招呼梅梁新上前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见我不解释,也没时间纠缠。我乐得轻松,不然我该怎么解释?说我是鬼道传人,但是尼玛我不会画鬼道一脉的符咒,所以用用你们茅山的低级玩意?
  
      恐怕我真这么说,‘没良心'这货得跟我拼命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这棺材里的干尸,已经尸变了,不能让他出来。”梅梁新眼中全是冷芒,哗啦啦的掏出一叠符咒,口中咒语不断,将整个棺材给贴了个遍,然后招呼赵队的人,让他们将这口棺材小心的抬出去烧掉。
  
      有梅梁新在,我也乐得轻松,但我转头看了一圈,却一下子呆住了。
  
      胖子不见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