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十三章 天师护体

第十三章 天师护体

    “砰!”
  
      我们刚好走出门口,还没走到广场,就见那棺盖被弹飞,远远地落在广场的石雕旁,一双干瘪的如鸡爪的手刹那攀上棺材边缘,那指甲足足有一尺长,漆黑坚硬,很是可怖。
  
      “快放下!”
  
      我和梅梁新担心几位警察出事,也顾不上这里距离博物馆太近,连声招呼。
  
      四位警察早就不想扛了,闻言,丢下棺材逃也似的跑出老远。
  
      我掏出奔雷剑,手握铜钱,跟梅梁新包抄上去。朱局等人纷纷退后,那馆长被吓得半死,他们将这具干尸放在博物馆十多年,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吃人的僵尸,现在他的背心全是冷汗。
  
      奈何胖子这货还没心没肺的调侃他,道:“李馆长,你养了他十几年,这可是你亲儿子啊。”
  
      李馆长气得要死,瞪了胖子一眼,躲得更远了。
  
      说话间,干尸整个上半身都坐起来,穿着一身明国时期的中山服,脸色黑黄,嘴巴张开,好像想要吃人一般,头上长发及腰,眼放幽光。此时,刚好一片月光铺洒下来,让这具干尸又多了一种恐怖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“不好,今天是月圆之夜。”梅梁新脸色剧变,抓着铜钱剑就冲上去,将手中的定尸符贴在了干尸的额头上。
  
      我也猛然想起这个问题,明白必须要速战速决,也不啰嗦,直接催动奔雷剑,冲了上去。但没想到定尸符根本就不管作用,那干尸从棺材内爬了出来。期间,梅梁新的铜钱剑劈在他身上,也只是让他微微一顿,出现一点伤痕,但干尸却根本就感受不到,动作反倒越加迅速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僵尸?怎么不太像啊?”胖子提着桃木剑站在一旁观望,有些好奇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荫尸。”梅梁新没好气的转过头,恨不得呸胖子一脸。
  
      “荫尸?什么玩意?比僵尸还厉害?”胖子看得直缩脖子,这什么荫尸确实太猛,连茅山弟子的定尸符都不管作用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当头,那荫尸吐出一口浊气,喷在梅梁新脸上,这货刚好转过头去,差点没一头栽倒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茅山弟子啊,这么不靠谱。”我骂了一句,手中奔雷剑剑芒闪烁,直逼荫尸的后心,口中招呼赵队道:“快去准备汽油。”
  
      这荫尸都快要开灵智了,居然知道危险,一个转身,想要避开我的剑芒,可惜,奔雷剑本就不凡,岂能这么轻易避开,剑芒将他后背硬生生的斩开一道贯穿左右的口子,还好他没血,不然此刻已经血流成柱了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见我一招得手,惊异于我的奔雷剑的同时,也有些羞怒,在自己的包里一阵倒腾,掏出一张八卦网,洒向背对着他的荫尸。
  
      荫尸正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,胸前再度被奔雷剑所伤,这次我下手极狠,伤口深度差点达到他身体的一半厚,荫尸似乎暴怒了,伸出爪子,长得恐怖的十根指甲,抓向奔雷剑,但却冷不防被八卦网笼罩,剧烈挣扎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博物馆广场上空的钟响了起来,不知不觉居然已经到了午夜十二点。
  
      “快。”我看见荫尸的肤色发生了变化,变得有些光滑起来,吓得心惊胆战,这是要进化的节奏吗?
  
      梅梁新也发现了这一点,脸色一变,有些肉痛的在自己的包袱里抓住一张紫符,念着咒语贴将紫符穿过八卦网,贴在荫尸额头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我有些意外,没想到这个杀马特居然还有这种好东西,看来他也不是最外围的茅山弟子嘛。
  
      紫符果然厉害,那荫尸慢慢变得手脚僵硬,渐渐地挣扎不动,并且八卦网越来越紧,荫尸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小。
  
      “汽油来了。”赵队的动作还算挺快,将汽油递给我。
  
      我看了梅梁新一眼,不确定这家伙的八卦网能经得住火烧不。
  
      “尽管泼,我这八卦网是我师祖用特殊材料制作的,稍微一点火力不怕,你们点火时我就抽出网子。”梅梁新催促。
  
      闻言,我也不罗嗦,将一大桶汽油从头到脚泼到干尸身上,但我不抽烟,没有打火机,赵队也没有,胖子倒是挺有眼色,掏出打火机冲上来,点燃了汽油,这时,梅梁新也抽出自己的宝贝八卦网。
  
      轰隆一声,一片火光冲天而起,但这荫尸的确厉害,没有了八卦网的束缚,紫符又被烧掉了,变得格外疯狂,在广场上到处乱窜。
  
      好在警察早就封锁了这断路,没有民众看到这恐怖的一幕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妈呀!”胖子发现荫尸向他的方向横冲直撞过来,吓得腿都软了。
  
      “没用。”我眼看胖子就要被荫尸山上的火焰烧到,催动奔雷剑扔了过去,直接洞穿了荫尸的腰,阻止了他的动作。朱局眼疾手快的拉开胖子,至于其他警察,早就被吓尿了,特别是之前那几个跟我们一起进入负一楼的几个人,之前还暗暗嘲笑朱局,现在眼前诡异的景象,吓得他们浑身发抖,打破了他们三十来年的唯物主义思想。
  
      “嗷呜……”火势减弱,但荫尸不但没有被烧毁,反而发出了一阵惊悚的嚎叫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要尸变了!”胖子咋咋呼呼的挥舞着桃木剑,但却根本不敢近身。
  
      “赫赫阳阳,日出东方,吾今祝咒,扫尽不祥,遇咒者灭,遇咒者亡,天师真人,护我身旁,斩邪灭精,体有灵光,急急如律令——”
  
      梅梁新手中掐印,念起了咒语。不到两秒,这货浑身气质一便,掏出一柄精致的长刀,纵身劈向荫尸,荫尸硬是被他砍下了一条燃烧的手臂。
  
      “卧槽,怎么突然变猛了。”胖子兴奋不已。
  
      我皱了皱眉,发现那荫尸似乎已经真的生出了些许灵智,刚才那一刀,本来可以劈中他的脑袋,但却被他躲过了,这绝不是巧合。
  
      不能再拖了。我急忙咬破中指,一口血喷在奔雷剑上,剑身煞气逼人,我毫不犹豫的出手,砍向荫尸。
  
      “天地星月,照吾之身,漫天奔雷,令我通真——,敇!”
  
      若是我鬼道一脉的老祖宗知道我将奔雷剑当刀砍,恐怕要被我气吐血。
  
      噗嗤!
  
      用我特殊的本命心血加持厚的奔雷剑,果然不同凡响,丝毫不比梅梁新的天师护体效果差多少。我二人你一刀我一剑,硬是在半分钟内,将这老不死的看成了碎片。
  
      赵队这时又取来一桶汽油,在胖子的胡乱指挥下,哗啦一声倒在了那些还在颤抖的额碎片上,胖子干错利落的点燃后,总算将干尸消灭。
  
      我和梅梁新累得气喘吁吁,相对苦笑,我们还是太弱了,这才七八十年的荫尸就差点制服不了。但我们不知道,我们这是妄自菲薄了,这种程度的怪物,六七成的道士都对付不了,别说才出山几个月的梅梁新和才学了半个月的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