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十八章 子母双煞

第十八章 子母双煞

“不可能!我孙子当时还会在踢他那个死娘的肚子,一鼓一鼓的,我看得真真的。”钱元生的老婆面红耳赤的反驳梅梁新,压根就不相信。
  
      “不但会踢,还会咯咯地笑吧?”梅梁新语不惊人不罢休,冷着脸接了一句,没想到,那老太太居然点头,一脸骄傲。
  
      “我孙子可是文曲星下凡,还没出生就会笑,要是他娘不做死,今后起码是个大官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妈,你别说了。”钱元生的小儿子钱成龙拦都拦不住他老母亲这张贱嘴,恨不得将她敲晕过去。他媳妇更是在一旁冷眼看着自家婆婆口出恶言,很是厌恶。
  
      其他人却惊骇的沉默了,一个还在肚子里的孩子就会笑出声?这已经不正常,可惜他们居然一直不知道,不然也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。
  
      “都是你们!”王亚男扑向老太太,泪流满面。
  
      其他人也都冷冷的看着钱家的几人,心里有些怨恨,但也无可奈何,毕竟冯丽已经不是钱家的人。
  
      “难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变成鬼胎,冯丽都不知道?我看她就是故意养鬼!”不想一向不靠谱的胖子,一语点醒梦中人。
  
      没错!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!
  
      子母双煞!
  
      我和梅梁新惊恐的对视一眼,脸色灰败。注:字符防过滤请用汉字输入неìУаПge擺渡壹下即可观看最新章節
  
      我记得,鬼道传承上记载过十种民间最恐怖的鬼怪,其中排在第十的就是‘子母双煞'。
  
      “卧槽,钱大哥有危险!”连胖子都反应过来。
  
      既然已经离婚,冯丽为何回来?为了报复?但钱成雄并不在家,跟他刚结婚的妻子住在镇里。
  
      兵分两路!
  
      我和梅梁新决定一人留在这里,另一人前往镇里。正当赵队派出十个警察,准备带我赶往镇里,赵队的电话划破夜空。
  
      “小赵,你那边的镇里死了两个人,一男一女,男的叫钱成雄,女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朱局的声音很大。
  
      我们在一边面如死灰,终究还是晚了。
  
      钱老太太晕了过去,伤心欲绝,但却没有人安慰她,毕竟今天的事,全因他们钱家而起。
  
      这下,我的去留成了两难。若是不去,说不准冯丽化成的厉鬼还会在镇里作乱,若是去,冯丽杀个回马枪,与他的鬼儿子汇合,到时候子母双煞合体后,梅梁新一人根本无法对付。
  
      一顿商议后,我和梅梁新还是觉得子母双煞合体的可能性最大,到时,对向阳村充满恨意的冯丽母子,必将掀起腥风血雨。
  
      最后,赵队亲自带人去处理钱成雄夫妻二人的案件,留下二十个警察由副队长孙磊带队,听候我们的调遣。
  
      此时已经九点,十六的夜空却没有一丝月光,闷热烦躁,三家人都躁动不安的在院子里呆着,没人敢回家休息。整个向阳村,甚至其他几个邻近的村子也都愁云惨淡,生怕那个鬼母子发疯乱伤无辜。
  
      我和梅梁新讨论了一阵子母双煞的特性,发现这种玩意真的极其恐怖,很难对付。
  
      子母双煞,乃是在孕妇腹中胎儿冤死后,魂魄滞留,继续吸取母体养分,一旦魂魄成熟,鬼婴便能与母亲交流说话,也能魂魄脱离母体吸收阴气和血肉精华。
  
      此时鬼婴还很弱,不敢吃人,只能吸取牲畜的精华。由于母子怨气都极重,鬼婴成长极快。到最后成熟之际,需要母体牺牲自己,以自己的血肉精华,完成子母双煞的最后一步。
  
      母亲死去后,魂魄直接成为具有大怨气的鬼煞,比鬼婴的实力还强……
  
      明白这一点后,我肯定这个冯丽和钱成雄离婚之事,并不简单。但我无论怎么问,老太太和钱成雄的弟弟钱成龙,都摇头表示不知。但我们倒是问出领完两个死者跟冯丽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钱元生自然不用说,王亚男他们家跟钱家一个大院子,大的矛盾也没有,好像就是两个女人吵过几次架,王亚男的母亲曾经在激动时,骂过冯丽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种,当时气得内向的冯丽关在家里好几天都不出门。
  
      转眼已经十一点过,温度不但没有下降,反倒更加燥热。赵队打来电话,说钱成雄那边已经处理完毕,两夫妻死得十分恐怖。
  
      钱成雄被阉掉不说,连两颗眼珠子也被挖掉,尸体坑坑洼洼,看起来很像被野兽撕咬过,面目全非。
  
      钱成雄的老婆也很惨,整个脑袋红白肆虐,肚子被掏空,浑身看不清皮色,彻底毁容。
  
      我有些痛恨,不管这钱成雄有多可恶,这冯丽母子的所作所为都为天地所不容,若是不灭掉这母子,我于心不安!
  
      连胖子也收起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,咬牙切齿。
  
      十二点已到,冯丽母子还是没有现身,赵队已经返回。
  
      其他村民也不傻,几乎都没有回家,全部聚集在村长家里,赵队回来后,孙磊带着大部分人,在村长家外,围成警戒圈,一个个身上都贴了符箓,被梅梁新涂上了牛眼泪,无论那鬼母子怎么变化,这些警察都能看见。
  
      “真冷,不会六月飞雪吧?”站在院门口的胖子突然打了一个寒噤,我和梅梁新也在同时感觉到一句阴寒之气,还有冲天怨气。
  
      冯丽回来了!
  
      不到十秒,阴冷之气越来越严重,甚至在空中凝结成一层淡淡的白雾。
  
      我冷汗直流,这才是刚刚成型的子母双煞,居然就有如此实力,若是几十年,甚至上百年的双煞,简直不敢想象,难怪这种鬼物能够力压群鬼,排在我鬼道记载的第十。
  
      此时,赵队的手机铃声突兀的想起,下的所有人都一哆嗦。
  
      “赵队,来了……来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那边没事吧?”赵队脸色一白,看来冯丽回来先经过了村长家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就感觉到一阵寒冷,结果回过神来,村长失踪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和梅梁新快气死了,这个冯丽还真是不按理出牌,她抓了村长干啥?
  
      “我去找!”
  
      我脸色一沉。
  
      “别冲动!”梅梁新冲过来拉住我。
  
      我有些为难,我也明白这里这么多人,面对子母双煞,梅梁新根本就顾不过来。但村长失踪,若是真的出事,我们怎么面对这些村民。
  
      “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阵凄惨的哭声若隐若现,飘忽不动,听的人毛骨悚然,心脏不受控制的疯狂跳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