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三十九章 霓裳月色长裙

第三十九章 霓裳月色长裙

看到那三个警察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脚下步子不由加快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赵队虽然在我们面前谦逊的像个小弟,但在他部下面前,还是很有威严的。
  
      岂料那三个警察已经快被吓傻了,结结巴巴的根本说不清楚,赵队不耐,直接跟在我们身后,进入了我家从来不锁的偏房。
  
      里面一具青色棺木赫然放在一堆干材旁,棺盖被打开了,看样子应该是这几个警察干的。
  
      “这就是我家的九龙戏珠阴棺!”张春生激动的冲上去,这可是他们张家的命根子,他命都可以不要,但这个阴棺却不能不要,这是他们张家世代木匠最杰出的作品!
  
      我有些语塞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有硬着头皮上前查看阴棺,只要没有被损坏,完璧归赵后,张春生应该不会跟我计较。
  
      我们先看了一眼旁边的棺盖,完整无缺,我正欲松口气,胖子这货却尖叫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卧槽,好美的戏服!”
  
      这句话不亚于一枚炸雷,在我脑海中响起。我心脏狂跳的转过身,向阴棺里看去,果然看到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一条长裙,看款式,应该是宋朝服装,霓裳月色长裙,布料精美,保存之完好,犹如新衣一般。
  
      服装的下面,摆放着一双用金线绣花的粉色布鞋,极其精美。最\\快\\更\\新\\就\\在黑\\岩\\阁
  
      所有人都看呆了,我更是神情复杂。这裙子和鞋子,如此熟悉,在梦中见过无数次……
  
      这是我‘媳妇'的衣物啊!
  
      我勒个去!
  
      我现在说不清自己的心情,一直以来,没有人相信我的这个梦,我自己也不信,直到遇到那个总是骚扰我的老僵尸,我才开始正视起这个从小做到大的梦境,但对于我来说,有个僵尸媳妇,也仅仅是平日里开开玩笑罢了。
  
      现在,这是什么情况?
  
      “好奇怪?这套衣物没有丝毫鬼气和尸气,不像是死人的东西啊?”梅梁新围着阴棺团团乱转,眉头都打结了,根本看不出门道。这家伙摇了摇头,伸手去拿那套衣物。
  
      我微微皱眉,不知为何,我心里非常不愿意别人碰这条裙子,我甚至有一种只有我能碰的潜意识。
  
      我一定是疯了!我有些烦躁,似乎看见这条裙子后,我整个人都不正常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令人想不到的是,梅梁新居然怎么也拿不起来这条裙子,就犹如裙子跟阴棺棺底本身就是一体的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张春生脸色发白,眼底全是恐惧,他是看着看着这口棺材长大的,却从未见过这棺材如此诡异的一面。
  
      “这条裙子有问题!”我叹息一声,忐忑的走上前,摸向那条裙子,裙子触感很软,但依旧拉不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办?”赵队和我们大眼瞪小眼,都有些手足无措,半晌后,赵队转头皱眉看向那三个警察,问道:“你们一打开棺材,就有这条裙子?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!”警察们惊恐摇头,结结巴巴的道:“这裙子……是我们打开棺盖后,自己飘进来掉进去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饶是在大夏天,所有人都还是觉得背上凉飕飕的,额头不断冒着冷汗。
  
      “我真是见了鬼了!”梅梁新最惊讶,他退出偏房,抬头望了望天空刺眼的阳光,心里冒起一股寒意。
  
      他当道士这么多年,还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事。
  
      最后大家征求了张春生的意见,虽然对于这件长裙和布鞋,这个老实巴交的木匠也很恐惧,但对于家传之宝的在意,最终还是让他强行压制住心里的担忧,亲自跟几个警察扛着这口棺材回去了。
  
      半里路,一行人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,张春生和三个警察扛着阴棺,几乎是挪着走的,那种泰山压顶的感觉,差点压垮他们的肩膀。
  
      我压住心里的躁动和莫名其妙的不舍,亲眼看着张春生将阴棺锁在了自家的房间里,总算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上午受伤现在还没恢复,需要好好调养,胖子不放心我,跟着回到我家老屋休息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回到了杜大爷家里坐镇,赵队留下几个警察协助。那双红鞋不处理,始终是一根刺。
  
      赵队则带着一部分警察,驻扎在张春生家里。
  
      当我推开我家桃屋大门时,脸上闪过一片惊愕。
  
      “南……南娃,这是脚印?”胖子看着地上那厚厚的灰尘上一排排印记,有些发憷。
  
      “是他。”我无语至极,难怪我家大门都没锁,原来那老僵尸早就跑到我家溜达了不止一圈。
  
      “他不会晚上睡在你家了吧?”胖子脸色抽搐,气得我踢了他一脚。
  
      半天无话,简单吃了点东西后,天已大黑,我们忙了一天,都很累了,迷迷糊糊睡着,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家大门被人拍得咚咚作响,胖子骂骂咧咧的爬起床,开门一看,居然是张春生和赵队一群人。
  
      此时,天才蒙蒙亮,他们也不多说,赵队直接将我拉去了偏房,你妹的,那破阴棺,居然又四平八稳的摆放在材堆里。
  
      “你又抬来做什么?”我有些蛋疼,不会是这件裙子作怪,张春生咽不下这口气,要找我麻烦吧?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张春生哆哆嗦嗦的看着我,嘴皮直颤抖,惊恐的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我一看就知道坏了,很显然这棺材不是张春生弄来的。难道又是那个老僵尸?
  
      我吓了一跳,冲回屋内抓起奔雷剑和一沓符咒就开始四处寻找,却连根毛都没找到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僵尸……”
  
      赵队说话都不利索了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啥?”
  
      胖子跳到我身后,警惕的看着四周。
  
      “它自己飞过来的!”
  
      我去!棺材自己都能飞了!我欲哭无泪,肯定是那条裙子作怪。
  
      正在我们一筹莫展之际,天色大亮,梅梁新火烧屁股的冲了过来,脸色煞白。
  
      “尼玛,昨晚小爷差点晚节不保!”
  
      这货脸上居然好几个红印子,有些像鞋拔子扇的。
  
      胖子嘴欠,嘲笑道:“你这是被鬼打脸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打你妹!要是被鬼打老子还能报仇,妈的,老子居然被一双鞋给欺负了!”
  
      梅梁新要多憋屈就多憋屈,想想他堂堂茅山嫡传弟子,居然被一双布鞋给戏弄了,以后怎么子啊江湖上混啊!
  
      “鞋?”
  
      我们几人脑海中,一道闪电划过,然后不约而同的看向阴棺,打开棺盖后,果然只剩下一条亮瞎人眼的裙子,那双绣花布鞋呢?
  
      
  
  公告: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,支持安卓,苹果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(按住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