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四十章 变装癖

第四十章 变装癖

所有人都沉默了,梅梁新更是额头飙汗,完全停不下来。
  
      警察昨晚已经确认,杜大爷的小女儿鞋码的确是三十九码,但杜大爷却死活也不肯承认,赵队那他没法,又不能直接抓人。
  
      之后我们才知道,昨晚,那双高跟鞋居然幻化成一个大美女,来魅惑杜大爷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没想到的是,这双高跟鞋的主人,居然道行如此之高,连他都难以拿下,更令人没想到的是,之后居然来了一双布鞋,十分熟悉,然后,尼玛……两双鞋居然打起来了!
  
      梅梁新不但没能降服这两双鞋,更是连手都插不上,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机会,想要制服那红色高跟鞋,结果也不知怎的,或许是那双布鞋嫌梅梁新碍事,居然啪啪两下,给了他两耳光,当然,用的就是鞋拔子……
  
      我和胖子很不厚道的笑了,郁闷得梅梁新脸色扭曲,特别是我十分些惊讶,心中暗道:那双绣花布鞋够性格啊。
  
      我们在梅梁新绘声绘色的描述下,自动脑补着两双鞋PK的全过程,果然既搞笑又恐怖。
  
      之后一天,过得居然无比平静,但直到天黑,我们也没有再看见那双布鞋和红色高跟鞋,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一天都闷闷不乐,他出道几个月,虽然在行动中,遇到不少棘手的东西,但却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,狠狠地打击了他的自信。导致夜黑后,他不愿再去杜家,黑し岩し阁最新章节已更新
  
      而阴棺再度被搬回了张春生家,张叔又强烈要求下我们留下,最后一番商议,觉得还是阴棺的事更诡异。梅梁新硬着头皮,跟孙磊带着大部分警察驻守在杜家,而我们三人则带着那三个警察,留在了张家。
  
      转眼半夜过去,老家的夜,十分平静,在这种氛围中,我们几人都快撑不住了,双眼直眨巴。
  
      凌晨一点,赵队跟孙磊通了电话,那边也十分正常,两双鞋都没有出现。张家这边也很安静,那阴棺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,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我在张家的原因,但却没人能给我答案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昨晚肯定是眼花了!”赵队苦笑一声,伸了一个懒腰。
  
      “啊!”
  
      张春生说要去看看阴棺,才能放心睡觉,结果一进去就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,吓得我们所有人瞬间清醒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血!好多血!”
  
      我们进入內间后,看到张春生站在阴棺面前颤抖,裤裆都湿了,瞳孔涣散。
  
      我走上前,重重的在张春生后背一拍,他才悠悠的吐了口气,尴尬的抓过一只斗笠,挡住裤裆。
  
      我没有心情笑他掩耳盗铃,而是看着阴棺内的景象久久回不过神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胖子冲上来,看见棺底那条长裙不断涌出鲜血,犹如见鬼一般。
  
      没错!那条裙子犹如活人一样,在不断地向外溢出鲜血,渐渐地,整条霓裳月色长裙,变成一片鲜红。
  
      “咚咚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听见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,但我并不害怕,而是心痛!
  
      对!就是心痛!
  
      我也不明白,只是脑海之中渐渐浮现出那个看不清楚脸庞的苗条身体,那优雅高贵的月色长裙,粉红娇羞的小布鞋。
  
      我‘媳妇'出事了,我要进凤凰山查看!
  
      我疯了一样的跑出去,抄起自己的背包,头脑发热的就要向后山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站住!”
  
      胖子急冲冲的拦住我,见我一脸紧张,然后愕然不已,低声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认识这条裙子的主人?”
  
      我冷静下来,苦笑摇头。胖子很无语,但除了我家人,他是最了解我的,立即想起什么,然后震惊的看着我,支支吾吾道:“难道你真的有个僵尸媳妇?”
  
      我皱眉摇头,正欲否认,却听见屋内赵队咦的一声,然后大喊大叫。
  
      “方大师,快来看啊,血在消失!”
  
      果真,那长裙本来已经染得血红的布料,居然渐渐恢复了本来的颜色,那些血水,开始缓缓消退……
  
      我本能的松了口气,跟赵队几人观察了足足一个小时,确定没事后,联系了梅梁新,那边也安然无恙。
  
      天还没亮,我又被胖子和赵队几人叫醒,正欲劈头盖脸的骂胖子一顿,结果发现伸出的手居然穿着一件女式袖子,低头一看,妈呀,吓得我差点将隔夜饭都给喷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那霓裳月色长裙怎么穿在我身上,恩,脚上也很紧绷,我去,老子居然穿着那双会打人的绣花鞋!
  
      “兄……兄弟……”胖子干笑两声:“认识你十几年了,没想到你还有变装癖,太丧心病狂了!”
  
      赵队几人也都认同的点头,看我的目光怪怪的。
  
      “变你妹!”
  
      我欲哭无泪,也不知道自己昨晚是怎么稀里糊涂的穿上这玩意的。
  
      “兄弟,哥!啥感觉啊?”胖子的思维果然跳跃,害怕了一会后,便好奇的看着我。
  
      “感觉?”我摸着下巴低头打量,然后抬起头,严肃的道:“小了点。”
  
      “卧槽!”胖子几人被雷得里嫩外焦,看着我的目光佩服不已。
  
      “哥!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亲哥了!太牛逼了!”胖子竖着大拇指,看得我很蛋疼。
  
      牛逼个屁,老子怎么穿进去的都不知道。这玩意,细胳膊细腰的,居然没被我给撑破,这质量,真是杠杠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来张家时,看到的正是胖子和赵队几人齐心协力,帮我脱裙子的一幕。当看到我脚上踩着的居然就是前晚扇他耳光的布鞋,整个人都不好了,看着我的目光,充满了仇视……
  
      赤裸裸的打脸啊,揍了他的鞋拔子,居然被我踩在脚下,让这个一向骄傲的茅山弟子脸上无光。
  
      最令人郁闷的是,我没有脱掉这破裙子,整整一天,我都只能蜷缩在张家,崩溃不已。
  
      说来也怪,自从我穿上这条裙子后,村子居然风平浪静起来,赵队带着警队在坚守了整整三天后,撤离了凤凰村,而梅梁新决定一洗前辱,在我家住了下来,至于那口阴棺,张春生完全没撤,这玩意似乎有灵性,就认准了我家偏房,搞得现在整个村子的村民看我的目光都怪怪的。
  
      第四天上午,我正在研究阵法,村长跑到我家告诉我们一个大新闻:省城某公司居然决定承包凤凰山栽树,这会儿已经由镇长亲自带领,去了凤凰山。
  
      
  
  公告: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,支持安卓,苹果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(按住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