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五十章 去你妹的以身相许

第五十章 去你妹的以身相许

我去,我白了老僵尸一眼,这货每次不吓我好像都不舒坦似的。
  
      “多管闲事!”
  
      血棺开始疯狂晃动起来,沙哑阴森的怒吼,在空中诡异的回荡反复,听的人心生恐惧。
  
      老僵尸回过头,脸色恢复冰冷僵硬,完全看不出之前那对我和煦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的指甲瞬间长长到半米,身体猛然一跃蹦出十来米远,直接挥着双手,抓向那血棺,血棺闪避不及,棺盖上被老僵尸的指甲划出十道深深的印子,最后直接洞穿棺盖,陷在里面。
  
      这老头约莫一米六的,浑身干瘪,但他却力大无穷,这令我闻之色变的血棺,居然被他的十根指甲掐住狠狠的在空中震荡。
  
      “我草你妹,太上老君速速来救,急急如律令……”
  
      血棺受不受得了我不清楚,但你妹的,梅梁新那货绝逼受不了啊,这跟坐云霄飞车一样,最关键是还得被撞得七晕八素,受得了才有个鬼!
  
      这货已经气得开始胡言乱语了,茅山有这个咒语吗?
  
      “老先生,救救我朋友,他在棺材里!”
  
      我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,急吼吼的叫道。
  
      老僵尸双手一顿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听到棺材内传出一阵呕吐声,梅梁新这货果然被撞吐了……摆渡一下黑阁看新节
  
      “该死的家伙!”
  
      棺材发出一声又惊又怒的嘶吼,然后自己居然开始摇摇晃晃,老僵尸双手一抖,将棺材震落在地,但血管却依旧摇摆不定,最后一阵红光闪烁,一道鬼影飘了出来,棺材恢复平静。
  
      我去,这家伙也长得太丑了吧!
  
      老鬼终于现了原形,却差点将我逗乐了。
  
      这货最多也就一米四的身高,双眼像青蛙眼一样鼓出老远,手臂略长,两腿粗短,血盆大口……
  
      尼玛,这活脱脱就是进化不完全啊!这家伙穿着一身汉服,看样子有些像是王公贵族,就是不知道怎么会葬在凤凰山。
  
      “嗷嗷,你敢坏我的棺椁!”老鬼发怒了,老僵尸依旧张嘴一喷,一股子尸气差点将我掀晕,实在是太臭了。
  
      那老鬼似乎也受不了这股子臭味,被尸气一冲,两眼狂翻,摇摇欲坠。
  
      我真是服了这老头了,连打个架都这么有个性!
  
      我最后抽了抽,捂着鼻子跑到血棺旁,正欲打开棺盖,梅梁新这家伙就自己撞开棺盖爬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这么臭?”
  
      这家伙刚刚站起身,就双脚一软,又一屁股坐了下去,脸色发黑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不是当初博物馆失踪的老僵尸吗?他怎么会来救我们?尼玛,我堂堂茅山嫡传弟子,居然被一个僵尸给救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梅梁新又伸出脑袋,看清老僵尸的真面目,惊得下巴都快掉了。当了这么多年茅山弟子,他这还是第一次受到死物的恩惠,也难怪这货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。
  
      “南娃!”
  
      正当我将梅梁新扶出棺材时,一阵激动的叫声远远传来,我脸色一僵,胖子这货居然又回来了?难道他真的碰到茅山道长了?
  
      思忖间,空中一个漩涡出现,又是一道黑影闪烁而出,与那老鬼魂魄汇合在一起,顿时空气更加阴冷。
  
      “三魂七魄凑全了,不知道谁更厉害?”
  
      梅梁新之前吐得七晕八素,此刻手脚发软。
  
      “咯咯咯咯……”
  
      祸不单行,那漩涡还没完没了了,又是一道白影飘出,顿时强得令人窒息的怨气压迫而来,充斥在天地之间。
  
      白影飘忽间出现在我们身边,我转头一看,居然是一个长发的无脸女子。
  
      “千年冤死鬼,快退!”梅梁新急得跳脚,强撑着拉着我猛然后退。
  
      “我草!”
  
      我现在自开天眼,随时都能看到所有鬼怪的本相。这女鬼虽然在普通人看来根本就没有五官,但我却看到了那白皮下真实的一面。
  
      这女人居然是被剥皮而死,一张脸血肉模糊,血管肌肉交错,极度狰狞。饶是最近见惯鬼怪的我,也被吓得瞳孔一缩。
  
      实在是死的太惨烈了,古人有时真是令人愤恨,居然发明了这么多惨无人道的行刑,难怪这女鬼的怨气遮天蔽日。
  
      但下一刻,我就没心情痛恨古人了,这冤死的女鬼,居然娇柔的扑向我乎想要环住我的腰,奈何我却动弹不得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鬼调戏我:
  
      “咯咯咯咯……好俊俏的小公子,奴家愿意以身相许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了个日,去你妹的以身相许。
  
      老子还有个僵尸媳妇没挖出来呢,就又来一个千年女鬼倒追?难道我跟阎罗王是亲戚?这么受欢迎?
  
      当然,我吐槽归吐槽,还是反应很快的踢开梅梁新,现在脆弱的他根本经不得千年鬼气的侵袭。
  
      更出乎意料的是,这女鬼居然并没有向我想象一样攻击我们,而是真的环住了我的腰,将她那颗阴寒至极的脑袋搁在我肩上。
  
      我擦,哥是真的欲哭无泪了。我居然被她强悍的怨气锁定,根本挣脱不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颗血肉模糊的脑袋杵在我眼前,想吐吐不出,想晕脑袋却偏偏无比清醒……这感觉,真他么的酸爽。
  
      “嗷!”
  
      令人意外的是,我还没怎么样呢,一向淡定如顽石的老僵尸,居然暴怒了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将那老鬼弃之于不顾,愤怒的扑向我……身上吊着的女鬼!
  
      “咯咯……嫉妒了?”女鬼得以无比,用她那颗脑袋在我脸上蹭着,爱的火花是没摩擦出来,倒是将我的怨气也给激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我真是要被气死了!难道哥就这么好欺负,连个女鬼都来调戏我?卧槽卧槽,是可忍孰不可忍,老子真的忍不住了。
  
      我也发现自己有些异常,浑身发烫,但我就是控制不住,明明脑袋很庆幸,但却无端端的生气了一股子冲天怨气。
  
      那女鬼似乎也感觉到我体内暴动的阳气,脸色一变,却又舍不得放手,本就狰狞的脸,完全扭曲了……
  
      “小南!”
  
      一声沉喝,却突然犹如一盆冷水,将我体内的怨气浇灭,我他么的差点哭出来了,这声音,我真是朝思暮想啊!
  
  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口中无声的叫出两个字,激动地热泪盈眶。
  
      不错,东侧丛林里出来的,除了一脸震惊的胖子,还有两个人,其中那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我没见过,应该是梅梁新的师叔。另一个不是我爷爷有是谁!
  
      他老人家失踪这么久,总算回来了!
  
      “卧槽,南娃,你怎么老是整出这么多鬼媳妇?你那个僵尸媳妇不要了?”
  
      胖子看到眼前的情景,吓得结结巴巴,躲在我爷爷身后偷偷打量我身上的女鬼,之前的豪气早就见鬼去了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,想当我方家的孙儿媳妇,得过了我这关才行。”爷爷目光一闪,煞有介事的含笑点头,看得我直翻白眼,这还是我亲爷爷吗?没见我正难受呢,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