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五十三章 甬道

第五十三章 甬道

大殿内一片狼藉,布满了蛛网和灰尘,一开门,一股呛人的灰尘味撞了我满脸满鼻。
  
      我被呛的咳嗽两声后,才睁开眼仔细查看,这大殿大厅就足足有两三百平,其中摆设跟普通大殿没啥区别,唯一令人意外的是,这里供奉的却是一位身穿铠甲的将军!
  
      “这是宋朝大将!是谁?怎么会被供奉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“没道理啊没道理,没听说过宋朝有什么名将落脚在我们县城啊?”
  
      我没心情理会任帅,我也没心思管这个将军到底是谁,我抓起门边一把扫帚,挥舞着掀开挡在前面的蛛网,结果经过了千多年,这扫帚早已粉了,被我一挥,顶端纷纷散落,搞得我狼狈不已。
  
      好在这扫帚的杆还没腐朽,我也顾不得满身灰尘,拼命挥舞着冲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若非是不愿奔雷剑的煞气惊扰了这位千古大将,我早他么的动手了。
  
      冲到塑像前,我彻底傻眼了。这塑像足足有三米多高,直径起码也得有一米,这么大一块铜像砸都能砸死我了,怎么才能弄开他,进入下面的通道?
  
      我能说我手心都急出汗了吗?我也想过或许不需要搬动塑像,从后座什么的进入,但状有了一圈,也没看到什么入口。
  
      现在一个小时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,若是再不抓紧,我和我‘媳妇'可真得死翘翘了!請用小寫字母輸入網址:Нёǐуапge.сОМ觀看最新最快章節
  
      怎么办?
  
      我越是心急,头脑越糊涂,紧张的满头冷汗,束手无策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大,你在干嘛?你不是想将这么大一个古董卖了换钱吧?”
  
      任帅不明所以,嘀嘀咕咕自说自话。
  
      我哭笑不得,这家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。
  
      我一边摸找着入口,一边将事情大概告诉他,这家伙被吓得久久未出声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为何这地方这么恐怖,原来居然还有这么多老不死的存在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早已经死透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没好气的道,看样子这家伙也没什么好主意,我也不再多话,心里默念净心咒,将惊慌的情绪压下去,然后凑到塑像脚下琢磨。
  
      还别说,这塑像脚底果然有古怪!双脚下的基座缝隙上,似乎有一个像是小鱼,又像小三角形箭头模样的雕刻,刻印很淡,不凑近实在是无法发现。
  
  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跳,有些兴奋,摸着那刻印缓缓向下……你妹,什么也没有!
  
      我又开始紧张起来,不明白这个刻印到底有什么用?这方向刚好指向通往后殿的玄关,难道……
  
      “老大,这颗鱼眼睛鼓得好难看!”任帅嫌弃的声音,却犹如惊雷般,震醒了我,我猛然回转身,将手使劲按向那颗鼓起来的鱼眼,但依旧没有按照我预料一般打开机关。
  
      此刻我浑身已经被汗湿透,体内之前被压制下去的纯阳之气,又开始躁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位将军,您应该就是老僵尸的上司吧?我是来救他们的,您就行行好,指点指点呗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已经急得开始口不择言了,一通胡乱发泄后,看了看时间,居然又是三分钟过去了。你妹,距离鬼阵发作,只剩不到四十分钟!
  
      “豁出去了!”
  
      我实在找不出头绪,那将军塑像显然也不可能真的显灵,我抱着最后一搏的心态,按照那刻印所指的方向,冲进了后殿。
  
      进去之后,是一个漆黑的廊道,但在天眼之下,我却看到几点异常,我激动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只见这廊道的青石地砖上,有一块地砖发出微光的地砖,距离我不到一米!
  
      我蹲下身仔细一看,果然又是一个小箭头一样的画,并且应该是用一种特殊的紫砂镶嵌其中,若非天眼,恐怕根本就看不到。
  
      我心里的疑窦越来越深,这一切就像是为了让我找来而量身定做的一般,但这荒废的古刹,明明是千年多以前的杰作……
  
  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将疑惑埋在心里,快步冲出廊道,居然直接离开了大殿,到了大殿后方,一座复杂的院落出现在我眼前。
  
      院落前,是一个花园,其中廊桥水池,样样齐全。好在现在是晚上,那隐隐微光在天眼下才格外醒目。很快,我就找到另一个指示,直接指向水上那座小桥。
  
      我踏上小桥,果然又有一个提示。
  
      我去,这跟捉迷藏一样。
  
      下了小桥,又是一条走廊出现,我按照标志七拐八拐,走到一扇陈旧的门前,
  
      门上什么标志也没有,我轻轻推了推门,推不开,便使劲一推,结果厚重的木门,却轻飘飘的打开了,我力道来不及收回,差点跌了个狗吃屎。
  
      屋子不大,大概也就三四十个平方,屋子正上方,离着一坐一人高的泥雕,雕像两侧,摆满了无字牌位,排位后面,用十字架子挂着一些铠甲和头盔,不仔细看,还以为有人站在那里,令人毛骨悚然。
  
      我嘴角狂抽,这地方,若是有人想拍恐怖片,连场地和布景都不用了,绝对能吓晕一大片人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大,肯定是这座塑像!”任帅比我还激动。若是我死了,凭他这个孤魂野鬼,根本无法从这老鬼汇聚的鬼窝逃走,到时候直接就得成为那些老鬼填牙缝的营养品。
  
      我点点头,也不拖泥带水,顶着头皮发麻的感觉,几个跨步,跑到塑像前。
  
      我用力一推,这你想居然应声而走,挪到了旁边,露出一块黑色的木板,木板上,也有一些古代的刻画,极其精美。
  
      我揭开木板,一个可以容纳一人出入的洞口出现在我眼前,洞口下,是一排干净的青石石阶。
  
      我根本没有丝毫犹豫,一脚跨进去,沿着石阶而下。
  
      石阶居然是螺旋状的,犹如无穷无尽一般,十来圈后,我已经开始有些晕头转向了,到了后来则根本记不清到底赚了多少圈。
  
      “卧槽,整整十八圈!咱们不是下了十八层地狱吧?老大,你不会坑我吧?”
  
      任帅突然出声,将我昏头转向的脑袋惊醒,我翻着白眼,骂道:“十八层地狱根本都不收你,你怕个毛啊!”
  
      “也是,我是被地府抛弃的野鬼!”
  
      任帅尴尬的干笑两声,自嘲道。
  
      我忍着想打人的冲动,心里抽搐,这种待遇是多少野鬼想的而得不到的,这家伙居然还在这抱怨。当然,这样对于任帅也有坏处,就是他不知道怎么去投胎啊!
  
      石阶终于到了尽头,一条明亮的甬道出现在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