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五十五章 阴婚

第五十五章 阴婚

我回过神,想将那个木盒挪出来,却发现木盒居然跟玉石祭台连成一体,根本就无法移动。
  
      我心脏猛跳,犹如看到希望一般,将头盔放到一边,绕到祭台的上方。
  
      木盒没有锁,但却有一张大拇指大小的圆形符纸封印。任由我怎么使劲,都无法揭开,直到我浑身大汗,木盒仍旧纹丝不动……
  
      “用你的天眼打开墓门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僵尸的话,突然萦绕在耳边,虽然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墓门,但我还是抱着尝试的心态,见天眼死死地盯着那张符纸。
  
      哗!
  
      那符纸突然自燃而尽,木盒啪嗒一声自动打开,我激动的向内探去,旋即被震得目瞪口呆,下巴都快掉了。
  
      谁能料到,我经历这么多波折,打开的千年前的木盒子里,居然放着一个小一些的紫色木盒,木盒盖上,赫然雕刻着四个大字——
  
      鬼道传承!
  
      你妹!鬼道传承怎么在这里?那我家那本锦书难道是假的?
  
      不!不可能!我摇了摇头,虽然家里那本锦书我只学会了皮毛,但我能确定,这就是正宗的传承,难道说这木盒里的是原本?
  
      我有些激动,捧起紫木盒,准备一探究竟,结果脚下突然发生轰隆的震动声,刚刚还在身边的碧绿祭台,居然开始缓缓移动,渐渐露出一个洞口。擺渡壹下:黑||岩||閣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
  
      我激动地脸色发红,同时也很无语。当初这个古墓的设计者是有多喜欢洞穴啊,一环接一环。
  
      瞄了眼时间,还有九分钟,我猴急的捂住鼻子跳进了洞穴,掏出火柴点了火,发现燃烧良好后,才放胆下去。
  
      石阶不算太长,大概下了十来米,就到了尽头,我进入到一间方方正正的墓室当中。
  
      墓室不大,只有不到百个平方,水晶铺地,四壁全是古色古香的刻画,向我展示着一千多年前的风土人情,让人着迷。
  
      若非时间不允许,我还真像好好看一看这些壁画,但现在,我的目光,完全放在墓室中央上。
  
      那里,一口晶莹剔透的水晶棺露出边缘,正静静地的散发出特有的光华。水晶棺上面盖着一块红色的丝绸,绸缎上,绣着一朵清新脱俗的莲花。
  
      我机械的向前走去,随着距离靠近,我的心脏越跳越烈。
  
      深吸口气,我果断的一把扯开丝绸,一口美轮美奂,晶莹完美的水晶棺出现在我眼前。
  
      水晶棺中,躺着一具纤细的身躯,身着一身素白长裙,脚穿粉色布鞋,白皙细腻的脸庞透露出一股淡淡的红润,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已经死了一千多年的人!
  
      我忘记了呼吸,目光呆滞的看着水晶棺内,那张清丽绝伦的美丽脸庞,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之外。
  
      足足一分钟后,我才猛然清醒,仍旧觉得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“这就是你媳妇?”
  
      任帅实在憋不住了,顶着千年阴寒的压力,声若细蚊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我媳妇?对!我媳妇!我到这来就是来救她,也救我自己的!
  
      我急得跳了起来,连忙开始动手推开棺盖。不得不说,今天一路走来,任帅差不多是我的福星了,每次我在关键时刻走神时,都是这家伙惊醒了我。
  
      水晶棺棺盖不轻,我咬着牙将这玩意放到地上,生怕破坏了如此美好的事物。
  
      此刻,我‘媳妇'总算真真正正的出现在我眼前,我颤抖着手伸下去,本能的想要抚摸她精致的小脸。但却徒然停止。
  
      我勒个去!我该怎么救?
  
      用血?怎么用?老僵尸那老家伙也没说清楚啊!
  
      怎么办?我不记得今天我是第几次急得团团转了,现在还剩下不到六分钟,我到底怎么整?
  
      我灵光一闪,咬破了舌尖,伸手想要掰开她的嘴唇,但她的脸虽然光滑洁白,但却冰冷僵硬,根本就掰不开。我急得下巴下一汗水,绽放在她美丽的脸庞上,我一紧张,同时,一口舌尖血直接喷在她的脸上……
  
      “……老大,你没救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任帅哀嚎一声,对于我的笨手笨脚无语凝噎。
  
      我干笑两声,有些不知所措。但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些血居然全部自动汇聚到她唇边,然后浸透进去。
  
      我抹了把冷汗,心情七上八下的趴在水晶棺边缘瞪着她。
  
      时间入流水,一分钟……两分钟……
  
      她始终没有反应,我趴在边缘,却感觉眼皮越来越重,渐渐变得变得昏昏沉沉,意识不清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似乎又‘清醒'过来,但却换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,好像是一件很大的黑色大殿内部,大殿上方,坐着一个中年人,他身边,站着一黑一白两个长舌鬼,其中一个,赫然就是当初将任帅给送回去的白无常!
  
      我去!这是阴间?
  
      我头皮发麻,难道时间已到,我已经死了?不然怎么会来到了这里?
  
      另外两位鬼仙很严肃,白无常悄悄冲我笑了笑,那根舌头不断晃悠,晃得我眼花。我却完全笑不出来,伸手指着白无常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恩?不对?我怎么穿着红袖子?我脑袋嗡的一声,然后低头一看,果然,我身上居然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长袍,这模样,很像是古代的新郎官啊!
  
      我总算琢磨出味来,感情好,这间大殿中,居然全是大红喜庆的装饰。之前太过震惊,我居然没有发现。
  
      此刻,又进来了一个方脸威武的中年汉子,穿着一声黑色长袍,抚着他下巴那把大胡子,笑眯眯的走了进来,冲我点头,似乎说了两个字——“恭喜!”。
  
      此人走到大殿上方最中间的位置上问问坐下,笑看着我,似乎在当代什么。
  
      我脑袋要炸开了,一团浆糊,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只是呆滞的看着上面的四个家伙。
  
      此时,殿外响起了锣鼓声,我回头一看,殿外一片黑漆漆的,唯有一些阴冷的灯火闪烁。正当我纳闷时,黑白无常退了出去,将一个穿着红色喜服的女子搀扶了进来,走到我身边,跟我并肩而立。
  
      “婚礼正式开始!”
  
      白无常的声音,将我吓得一激灵,惊愕得看着对面的新娘,脑袋里冒出了无数疑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