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六十章 阴棺再现

第六十章 阴棺再现

    我腾出一只手,使劲揉了揉眼,生怕自己看错。但那月色霓裳群内,的确有一个十分模糊的影子,依旧如此倾国倾城,甚至,在月色群的存托下,更是梦幻绝伦。
  
      “别去,那边危险!”
  
      我的心顿时揪了起来,除了担心还未下来的爷爷,更加担心情况不对的她。
  
      “哼,臭小子,自己命都还未保住,还有闲工夫关心别人。”爷爷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,在哪阴棺和月色长裙从我视线中消失之时,爷爷几人从坡上滚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快走,要塌陷了!”爷爷控制方向,一个翻身,来到我身边,对着我脑门就狠狠来了一下,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  
      “爷爷,她呢?”
  
      我看不到那个清纯如水的身影,心里焦急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被埋进古墓了!”
  
      爷爷脸色微变,迟疑一下,终究叹息一声,梅梁新二人也来到我身边,一个个都纷纷摇头。
  
      虽然凌通前辈和梅梁新都是茅山高人,从不与死物为伍,但今次是真的被老僵尸和她震动,对于鬼物的看法也悄然发生了些微改变,不再将所有死物一竿子否定,对于一向固执的茅山弟子,很是难得。
  
  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  
      我如遭雷击,呆愣当场,失魂落魄的想要爬上去一探究竟,气得爷爷暴怒不已,跟凌通前辈一人一边夹着我就向外跑。
  
      爷爷和凌通前辈二人年纪不小,力气也不弱,愣是在我神智不甚清醒时,夹着我狂奔了好几里。由于不能确定古墓的波及范围,他们继续跑出半里后,背后传来一声剧烈的轰鸣声。
  
      我被他们驾着转过身,也总算恢复理智,看到远处空中尘烟四起,心痛如绞。
  
      我不明白,虽然我也是一个喜爱美女的正常人,但,为何会对她特别在意?难道……
  
      那个跟我阴婚的乔雨薇,就是她?
  
      我心里七上八下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  
      爷爷发现我的一场,不断怒骂道:“你个不成器的小子,好不容易解除尸毒,改了命数,居然还想去送死,难道那个死了一千多年的僵尸丫头,比我和你父母还重要?”
  
      “对!”我突然醒悟过来。之前老僵尸说,我和她早在十二年前就已经性命相连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……只是不知,我的尸毒接触后,我二人还有没有这种关联?若是有,或许,她还真的没死!
  
      不!她已经死过一次了。
  
      足足半夜,山林深处才彻底平静下来,在我的坚持下,我们一行人再度折回古墓所在。
  
      我们走出不到一里,赵队居然再次出现,带着好几十警力,看到我和梅梁新后,一脸惊喜。此刻,天色也微微泛出鱼肚白,我抬眼看了眼时间,五点半了。
  
      此番星辰乾坤大阵的破坏力实在恐怖,在距离锁魂潭半里处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,粗略目测,应该有五十米深。
  
      “这怎么像被外星人攻击了?”胖子激动的声音,打破平静。
  
      我心如死灰,此刻,别说古墓,就连锁魂潭和那座小山都彻底消失于茫茫山林之中,仿若从未存在过一般。
  
      她还好吗?
  
      我有些心痛。
  
      我下了深坑,足足找了一天,才在爷爷的鞭策下,失魂落魄的返回老家。赵队见没有什么收获,通知了上边,撤队而去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的师叔,凌通,跟着赵队回了县城,他是编制内的,需要回去作报告。
  
      梅梁新也受到打击,说完回茅山再学点真本事,胖子依旧跟着我和爷爷回到老家。
  
      回到家,我有些虚脱的倒头就睡,之前消耗了不少纯阴纯阳之气,损伤不小。爷爷和胖子也没打扰我,我睡得天昏地暗,但在梦里。却也不断回放着那张清纯小脸。
  
      最后,我是被胖子的尖叫声吵醒的。我有些恼怒,这家伙现在越来越咋呼,一点小事就能闹得天翻地覆。
  
      我翻了个身,没有理会这货,但我想的太天真了,这家伙居然冲进来,将我使劲拽起来,口里嘀嘀咕咕,道:“南娃,不得了了,那个阴棺不是进了古墓吗,怎么又跑你家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不会是那条裙子有回来了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它到底从哪冒出来了的?”
  
      胖子碎碎念,我迷迷糊糊的头都疼了,正欲抬脚踹他一脚,却被那‘裙子’两字惊醒。
  
      “阴棺?”
  
      我一个激灵,走出大门,就看见张春生一家人和村长,又用那无比怪异的目光看着我,看得我蛋疼。
  
      “哼!阴魂不散,小心老头子我劈碎你!”我爷爷站在阴棺前,脸色阴郁。
  
      “别!方叔!这可是我张家祖传之宝,您可不能乱来啊,不然我张春生就算死,也无颜面对张家列祖列宗!”
  
      张春生激动的上前抓住我爷爷,我爷爷脸色更加难看,冷哼一声,也不知该怎么处理。
  
      “南娃,难道那条裙子真的还在里面?”胖子拉着我走上前,爷爷脸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,摇了摇头,什么都没说。
  
      胖子告诉我,今天一早,天还没亮,就有村民看到这口阴棺从凤凰山飞向我家,张春生闻讯赶来,但怪异的是,这一次,阴棺棺盖却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了,并且更加沉重。张春生纠结了村里七八个壮汉,都没能搬动阴棺。
  
      村里这下可闹开了,都说我家闹鬼,爷爷的名声也一下子直剧下降,说我爷爷连一口棺材都处理不好,说我家邪门。
  
      我全神贯注的运用天眼查看阴棺,居然也没看出任何名堂。无论是用奔雷剑还是其他工具,也都无法打开棺盖,犹如这棺盖和棺材本就是一体。
  
      “会不会是那条裙子真的又回来了?”
  
      胖子悄悄问我,一脸迟疑。
  
      我苦笑摇头,就算是那条裙子又如何?也只是依附了她一些残缺的魂魄罢了,跟水晶棺中的她,性质完全不同。
  
      家里热闹了一天后,张春生等人最后跟我爷爷达成协议,他家阴棺就暂时存放在我家偏房,等有一天阴棺恢复正常,他再来抬回去。
  
      我和胖子对视一眼,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无语。谁见过帮别人保存棺材的?谁见过一口棺材自己认了地,不愿意主人搬他走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