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六十六章 去年的命案

第六十六章 去年的命案

从大三学长宿舍出来后,我直接来到B区宿舍大门处,一栋小两间的平房紧靠着B区四栋宿舍楼。
  
      平房门口摆放着昨晚那个编织袋,以及一些其他捆好的废书杂志。我上前敲了很久门,都没人开门,大门紧锁。
  
      我跑到窗户前,发现这老头居然用的那种避光窗帘,遮的严严实实,根本什么都看不到。
  
      无奈中,我上前扒拉了一下那个编织袋,最后吓得差点背过气去。
  
      头发!
  
      编织袋中全是头发!
  
      长长短短,应有尽有,仿佛无数脑袋正背对着我一样。饶是青天大白日,也让人背心发寒。
  
      “这怪老头难道打劫了理发店?”
  
      我满头黑线。
  
      我们学校门口有好几家理发店,几天下来,若是将这几家理发店剃掉的头发合起来,或许还真有这么多。
  
      我说昨晚那王军学长掉下去后,编织袋凹陷很深,原来如此。
  
      将编织袋还原后,我满腹心事的返回宿舍,心里对怪老头的怀疑越来越盛,心里按下决定,今后一定要暗地里观察这老头,说不好这家伙真不简单。
  
      刚刚走到宿舍门口,听到里面传来吕伟几人的谈笑音,我却突然犹如被晴天霹雳劈中一般。
  
      不对!请百度一下黑-岩+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,谢谢!
  
      之前那些头发中,似乎隐隐约约有不少黄褐色的东西……好像是泥土!
  
      我回想一下昨天在校门闲逛的情景。那些气派的理发店全都铺了瓷砖,根本就不可能有泥,那,那些泥,又是从哪里来的?
  
      我脑海飞转,回身再次向平房跑去,但令我惊讶的是,那个编织袋……不见了……
  
      四下查看一圈,依旧没有怪老头的身影。看着紧闭的大门,不知为何,一股凉气袭上心头。
  
      迷迷糊糊的回到宿舍,其他几人看到我精神不对,都上前问候,我无奈摇头,心里有些郁闷。
  
      此时,秦守兴奋地闯进来,气喘吁吁。
  
      “号外号外!”
  
      秦守首先兴奋的看向我,语气激动。
  
      “我刚才探访了十几个学长宿舍,打听到一些内幕,其中包括师大三怪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听到跟怪老头有关,也振作起来,紧张的看着秦守。
  
      “快说说,我就觉着昨晚那是邪乎。”
  
      朱林端着凳子坐到秦守书桌旁,催促道。
  
      秦守有些嘚瑟的看了一看我们几人,然后神神秘秘的将他打听到的消息缓缓道来。
  
      果然如我预料一般,这两年来,发生的怪事,并不止两次跳楼事件。
  
      期间,还有一件事被校方镇压下去,据说,影响比去年的跳楼事件大得多,整的学生人心惶惶的,就是去年暑假放假前的‘跳湖事件'。
  
      据说有一位大三的学姐,情感出问题,最后轻生,在三教和B区宿舍之间的莲花湖,跳了下去,并且听说打捞上来后,急救医生说那学姐怀孕了。
  
      听到这里,我们都不禁联想起昨晚那个诡异的‘娇笑'声。
  
      吕伟更是吓得往我身边一缩,一副小鸟依人的欠揍模样,害得我断了思绪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猜怎么着?”秦守看吕伟紧张,居然还凑到他耳边,低声一笑,道:“据传,那个学姐被打捞起来那晚,湖边出现了婴儿的嬉笑声,和女子的呜咽声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秦守的故事,成功拨动了我的神经。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跳起来,脸色变幻。
  
      若是这个故事是真的,那说不好昨天的鬼鞋,就跟这个学姐有关!
  
      并且最让我紧张的就是这类含愤而死的厉鬼,比如当初的那个子母双煞,现在我实力大降,比之当初遇到子母双煞时,也强不了多少,这是多有一些经验和手段,若是真的再次遇到这类似的玩意,还挺棘手。
  
      整整一上午,我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逛了个遍。令我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门窗紧锁的老图书馆,和一栋两层的老活动厅。另外就是花草芬芳、清凉舒适的生态园小山,在三十多度高温下,居然丝毫不觉得燥热。
  
      不过,在烈阳之下,校园一切正常,我毫无所获。直到肚子咕噜噜叫,我终于放弃搜索,决定傍晚集会之后,再行查看。
  
      奇怪的是,整整半天,胖子居然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,我心里一阵乱烦,摸出电话给胖子打去,结果没人接听。
  
      这死胖子,也不知到哪里鬼混去了!
  
      我有些无语,在校门口找了间小面馆吃了碗牛肉面,然后上了404公交,准备去胖子学校看看。
  
      去胖子学校,那个岔路口是必经之路,我不禁想起昨天上午那个出现在窗户中的美丽身影。
  
      还未到岔路口,我就全神贯注的打量着窗户和窗外,但令我失望的是,这一次,什么都没看到。
  
      “难道真的是我眼花?”
  
      我有些迷惘。
  
      十分钟后,我在建筑学院大门下了车,一路打听到胖子住的宿舍楼,今天依旧还在报名,监管不严,宿管没有询问,甚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。
  
      我摸了摸鼻子,走到胖子的1108宿舍。宿舍门半掩着,里面传来几位成年人的声音。我推门而入,看到一个傲娇的年轻脸庞,和满屋子的人。
  
      我去!
  
      胖子这舍友得多矫情,居然让全家人来送。你看看这满地的行李,还有满桌子的数码产品,啧啧啧!
  
      胖子这次装逼装过头了,住了学校最少也最贵的双人间,一年的住宿费就要两三千。关键是还遇到了一个比他还会装比的舍友。
  
      那家伙和他家长扫了一眼我,看我穿的普通,也懒得再注意我,自顾自的继续收拾起来。
  
      我这才看向躺在床上,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胖子。叫了几声,这货完全没有反应。
  
      我翻了个白眼,这小子昨晚不知多晚才睡,居然睡到现在,皱了皱眉,我用手推了推他,依旧没有反应。
  
      这下我有些紧张起来,加大了手上的力道。也不知推了几次,这家伙才迷迷糊糊的醒来。
  
      “别烦哥,哥正在选择呢!恩……是杨贵妃好呢?还是赵飞燕好呢?”
  
      尼玛!我脸色一黑,强迫自己忽视了满屋子怪异的视线,恼怒的在死胖子肚子上拍了一巴掌。
  
      “干啥?”胖子吃痛,一个激灵爬起来,看到是我,笑得跟个二逼似的,然后苦恼道:“哥们,我好烦恼!”
  
      
  
  公告: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,支持安卓,苹果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(按住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