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> 第六十八章 跟定我了

第六十八章 跟定我了

    一口青色的双龙戏珠棺材,在日光灯下,看起来阴森绝美。
  
      在这当头,我居然开始感叹起制作这口棺材之人的高超技艺,能把那双龙雕刻得活灵活现,珠子流光溢彩,简直就是一绝啊!
  
      “谁干的?”
  
      吕伟几人计入宿舍看见后,尖叫一声,冲出去哇哇乱叫,瞬间吸引了整个楼层的人,这两天被吓得心惊肉跳的宿管老师也冲了上来,看到我们宿舍的阴棺,都是面色大变,以为又撞邪了。
  
      “喂,110吗?咱么宿舍出现了一口棺材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冲出去想阻止吕伟这货报警,结果晚了,反倒吸引了老师和同学的注意。
  
      我脸色巨变,一时不知该怎么处理。虽然我猜测,这阴棺是来找我的,但你大爷的,我总不能当众这么说吧!
  
      大概十分钟后,两辆警车和辅导员几乎同时到达宿舍。我有些蛋疼,这些警察效率也太快了吧?在宿管老师的带领下,推门而入,我有些担忧。不知道张春生家这口阴棺将被如何处理。
  
      辅导员神色郑重,跟在警察后面,手在随身携带的斜挎皮包里掏呀掏,也不知在掏啥玩意。
  
      但没想到,进入宿舍后,哪里还有阴棺的影子!宿舍中间空空荡荡,仿佛之前都是我们的幻觉一般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警察们有些恼怒,以为我们报假警,宿管老师脸色变幻不定,嗫嚅道:“没错啊!我亲眼看到的。还有他们几个,也都看到!”
  
      围观的人中有几个也跟着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确定没看错?”辅导员神色怪异的转过身看向我们六人,询问道,结果突然双目暴睁,瞪着我犹如见鬼一般。
  
      其余人纷纷莫名其妙的看向我,有些张二金刚摸不着头脑。
  
      “方……方南……你身后……”
  
      秦守死死盯着我,都快哭了,但话还没说完,却被辅导员推了一把,截断了他的话。
  
      我能说,在这瞬间,我浑身毛孔都收紧了吗?结果,我僵硬着头转过身,结果什么都没看到。
  
      正纳闷间,警察们已经纷纷离去,被我们闹了一场乌龙,显然心情也不太好,宿管老师不断赔礼送了下去。其他人也散去,唯有辅导员和秦守站在原地,看着我神情诡异。
  
      你妹!我头皮发紧,被他们这一看,总觉着自己身后有什么,但每次转身都什么也看不见,这感觉,真他娘的憋屈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要转身,只回头。”辅导员突然幽幽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闻言猛然回头,差点被闪瞎了眼。
  
      只见,那阴棺,居然紧紧的贴在我身后半米处,呈树立状。棺盖上流华溢彩,散发出淡淡青光,很是耀眼。
  
      “秦守,你们在干嘛?方南身后明明什么也没有啊?”吕伟几人被我们搞得莫名其妙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都先回去!”
  
      辅导员沉声喝退几人,招呼我和秦守离开了宿舍。
  
      在路过怪老头宿舍时,我和辅导员默契的看过去,结果什么也没看到。
  
      离开宿舍区,辅导员居然带着我向教室宿舍走去。一路上,他脸色阴沉,目光闪烁,是不是的看向我们俩,目光充满探究。
  
      秦守的体质是个什么鬼,我不知道,但辅导员身上,却有一种同类的气息,若是我没猜错,咱们辅导员恐怕还有副职,起码也会会一些法术。
  
      果然,回到宿舍后,辅导员猛然转身,手中掏出两张蓝符,迎风而抖,呼啸着贴向我身后。
  
      可惜,让他失望的是,这两张符咒居然连一点波澜都未掀起,仿佛落入汪洋大海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  
      辅导员脸色漆黑,不敢置信的看着阴棺。
  
      他显然没想到,一具莫名其妙出现的棺材,居然会不惧他的蓝符。
  
      “没用的,就算是紫符也压制不住它!”我苦笑摇头,连我爷爷的功力都让这玩意给跑了,何况辅导员,看这家伙的势力,连梅梁新的师叔灵通都不如,能压制得住才有个鬼。
  
      “哼!多嘴!”
  
      辅导员被我呛声,有些尴尬,像是赌气一般,逞强的掏出不少家伙,对着我身后的阴棺就是一通胡来。
  
      最后彻底将阴棺激怒,一个甩尾,将这货扇到阳台栏杆上挂着,随风摇晃。那两张蓝符更是毫不留情的贴在张老师脸蛋上,耀武扬威。
  
      我草!
  
      我差点被吓出心脏病。这可是我们老师啊,要是刚才真给摔下去给摔死了,我时不时得付连带责任啊?
  
      好在张老师身手不错,我们还没靠近,就自己勉强爬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站住!”辅导员十分忌惮的看着我,不允许我靠近,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好不尴尬。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
  
      我和秦守对视一眼,强憋着笑,但眼神已经出卖了我们,气得张老师脸色涨红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这口阴棺为何要跟着你?”张老师纠结的看着我,充满怀疑。
  
  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思虑片刻,终于说了一具实话:“这口阴棺,是我老家邻居的祖传之物……至于为什么会跟着我,我他么的问谁去啊!”
  
      张老师根本不在意我爆粗口,而是更加怀疑的看着我,我无辜的看着他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有你,你怎么能看到这口棺材?”张老师将目光转向秦守,秦守更加无辜,愣愣的说自己从小都看得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。
  
      结果张老师上前上摸下看,最后喃喃自语道:“难道是先天灵体?”
  
      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  
      灵体,一种可以通过自己的身体和灵魂,跟那些存在沟通,一些传说中的灵媒,就是这种存在。先天灵体,更是牛逼,若是修道,必然又是一位奇才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先天灵体?”秦守迷茫的看着我们。
  
      我和张老师面面相觑,都没有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张老师,你之前用的,是不是僵尸片中的符咒?”
  
      “难道你是道士?”
  
      秦守像个好奇宝宝,问得张老师哑口无言,最后一番叮嘱我们,决不可将这件事宣扬出去,在我们再三保证之下,他才跟着我们回宿舍去。
  
      回到宿舍,张老师皱着眉让我上床睡觉。
  
      我提心吊胆的看了一眼阴棺,试着爬上床,躺上去,没想到,一切都毫无障碍。我正松了口气,却发现,自己上空半米处,悬浮着那口阴棺。依旧是棺盖对着我……